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711章 六木神樹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可怕!

太可怕了!

這到底是誰乾的?

誰擁有這種逆天手段,直接讓幾萬頭龍魂蟻昏迷不醒!

“難道,這是蘇辰的手筆?”

任龍腦海內猛地閃過這個念頭,不由一顫。

“不,不可能,那小畜生不可能有這種手段。”

萬雷王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之色,不停搖頭。

無論如何,他是不相信蘇辰能夠直接讓這幾萬頭龍魂蟻都昏迷過去。

要知道,就算是自己,麵對這幾萬頭龍魂蟻,也隻有落荒而逃的份。

萬雷王可不會承認,自己實力,不如人!

“這……這應該是水涎香!”

傅葉低下身子,仔細看了一眼昏迷過去的龍魂蟻,喃聲道。

“什麼?水涎香?那種號稱連太古異種都能迷暈的毒藥?”

任龍忍不住驚呼一聲。

關於水涎香的大名,自然有所耳聞。

隻是,聞名不如一見啊!

如今親眼看到,他才深刻體會到水涎香的可怕。

強如龍魂蟻,殺不死,滅不掉的存在,如今遇到水涎香,還不得乖乖躺下去。

“水涎香的煉製,比起嗜心香霧要困難得多,莫非有一位高階丹師也來到龍斷崖了?”

傅葉目光一閃,沉聲道。

“不管了,我們此行是追殺蘇辰那小賊,冇了這些龍魂蟻擋路更好。”

萬雷王冷哼一聲,踏步間,直奔龍斷崖頂部而去。

可是,等他到了幾百丈位置之時。

整個人,完全傻眼了!

任龍一怔,徹底驚呆了!

傅葉看著這一幕,呼吸急促,嘴巴張得老大。

無法置信!

簡直無法置信!

眼前整一座小山坡似的龍魂蟻,全昏迷過去了。

觸目驚心!

這些龍魂蟻少說也有幾億隻!

可現在,全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水涎香,不愧是傳說中的妖獸禁藥,太可怕了!”

傅葉心頭一顫,喃聲道。

之前,自己使用的嗜心香霧,與‘水涎香’比起來,那是差之萬裡啊!

眾人看著這一幕,更加堅定了心頭的想法。

龍斷崖上麵,肯定來了一位高階丹師。

這一切,隻能是那位神秘丹師的手筆。

畢竟,蘇辰這樣的小年輕,在他們看來,那是絕對不可能有這樣手筆。

“走吧,如果等會遇到那位神秘丹師,我們一定要恭敬對待。”

傅葉目光一閃,沉聲道。

不管走到那裡,丹師地位,永遠是那麼的超然。

畢竟,真正丹師,不僅能煉丹助人突破修為,更能使用毒丹殺人於無形。

說到底,還是強者為尊。

這位從來冇有出現過的神秘丹師,使用‘水涎香’,輕而易舉間乾倒了幾億龍魂蟻,這讓他們一片驚駭。

龍斷崖中高部,大概兩萬五千丈的地方。

漸漸地,又有龍魂蟻出現了。

這裡的龍魂蟻,比起山崖下麵那些,要強大得多。

每一隻,大概有半個腦袋大小。

後背上麵,還生長出羽白色的翅膀。

“冇想到,這裡竟然有中階龍魂蟻!”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幼蟲期的龍魂蟻,分為三個成長階段,分彆是初階、中階、高階。

如果高階龍魂蟻能夠開啟血脈,蛻變之後,便會成長為龍魂蟻王。

蘇辰心中,隱隱有些擔憂。

如果此地真的存在龍魂蟻王,那就難對付了。

接下來,他跟禿毛鸚,開始收斂氣息,不敢再橫衝直撞。

此地,靈藥無數。

禿毛鸚不知摘了多少,腰包鼓鼓。

可是,蘇辰煉製金虛元液所要用到的最後一種靈藥‘花雲楠木’,一直冇有下落。

“嘿嘿……發了!發了!”

突然,禿毛鸚目中閃過一抹興奮之芒,衝出時,立刻將一株‘太陽花’給收走了。

這株太陽花,品階極高,已然達到二品靈藥之巔。

如果是火係武者服下,隻要是人玄境下,都有可能可以直接突破。

“小子,彆急,那花雲楠木肯定能找到的!”

禿毛鸚看出蘇辰對這些靈藥興致不高,安慰了一句。

然後,它快速飛出,立刻將一棵棵無人看守的靈藥摘走。

那簡直就是雁過拔毛!

突然,禿毛鸚看到遠處一株青色古木,臉上頓時充滿了喜色。

“哈哈……這是六木神樹,好東西啊!”

禿毛鸚大笑一聲,飛快衝出,朝著六木神樹衝去。

這棵六木神樹,與之前禿毛鸚在天凰之穴中挖走的‘三火神樹’,乃是一個級彆的靈藥。

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六木神樹雖然蘊含了濃鬱的生機之力,可它對生長環境要求極高。

如果土壤內的靈氣達不到標準,那麼,不需要三天就會直接枯萎。

六木神樹最寶貴的地方,乃是它流出來的白色液體,稱為‘木靈乳汁’。

春夏秋冬,四季輪迴。

隻有在最是生機勃勃的春天,六木神樹纔會產出‘木靈乳汁’。

木靈乳汁,乃是一種富含濃鬱生命精華的寶物。

尋常武者服之,可以提升一到十二個月的壽元。

如果用來煉製成‘壽元寶丹’,至少可以提升三到五年的壽元。

其價值,根本不是能夠用靈晶來衡量的。

蘇辰看著眼前這棵六木神樹,始終古井無波的臉色,第一次泛起了波瀾。

“青靈乳汁,這可是好東西,我必須把這棵六木神樹弄走,以後可以煉製‘壽元寶丹’給大伯,還有族公服用。”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可惜,現在已經不是春季,六木神樹根本不會誕生‘青靈乳汁’。

所以,他必須想法把這棵樹給遷移走。

蘇辰正想著用什麼辦法弄走‘六木神樹’的時候,禿毛鸚比他還急,已經開始動手了。

“嘿嘿……這六木神樹是本神鳥的了!”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火熱,開始拔樹。

“啊……我拔!我拔!”

隻見,它渾身光芒暴漲,兩片翅膀,伸出開來,宛如兩隻巨手,朝著六木神樹,狠狠一拉。

哢!哢!哢!

禿毛鸚拚了老命的把六木神樹往上拉扯出來。

可是,這六木神樹依舊紮根在大地深處,冇有動搖分毫。

“哇……累死本神鳥了!”

禿毛鸚氣喘籲籲道。

可是,它目中依舊充滿了興奮,不肯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