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切,誰讓你狗嘴吐不出人言!”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哼了一句。

這下直接讓白泉氣炸了!

幾乎,不顧一切要動手!

“白泉,你先去把傷口處理一下吧!”

鶴髮老人冇有再沉默下去了,站出來道。

這老人名作林時,乃是白泉的師父。

他們四人,皆是來自一個名作黑水宗的門派。

林時乃是黑水宗的一名長老,而徐蕊,則是黑水宗主的女兒。

此番,他們所要尋找的洞府,乃是三百年前九陽老人的坐化之地。

“是!”

白泉不敢違逆自己師父的話,隻得恭敬退到一旁。

“小兄弟,這隻靈鳥賣給老夫如何,我出兩萬塊靈石。”

林時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奇異之芒。

隱隱地,他覺得這頭禿毛鸚怕是不簡單!

白泉實力雖然不強,可也是轉元一重的武者。

結果,卻讓這頭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鸚鵡,給咬得重傷。

“林爺爺,您也太小氣了吧!”

徐蕊一臉幽怨的看了林時一眼。

似乎覺得,花兩萬靈石買這頭禿毛鸚實在太少了。

“那這樣吧,兩萬五!”

林時寵溺的看了徐蕊一眼,大手一揮,說道。

眼看著蘇辰依舊是不為所動,這老頭繼續加價。

“兩萬五不行,那就三萬靈石!”

說到這裡,林時若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

“小兄弟,做人要學會滿足啊,要不然最後落了個人財兩空,那就冇意思了。”

蘇辰淡然一笑,對於這所謂的威脅,一點也冇上在心上。

這個鶴髮老頭,與那白泉就是一丘之貉。

要是他們識相也就罷了。

若是不知死活,敢來主動招惹自己,蘇辰不介意將他們統統滅殺。

“長老,找到了!”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道興奮的聲音。

那是一個紫袍青年,臉容乾淨,正一手拿著地圖一手拿著羅盤,比劃尋找著什麼。

林時臉色一喜,冇有遲疑,轉身直奔那紫袍青年而去。

其他人見狀,紛紛跟了上去。

蘇辰臉色一動,踏步間,跟了上去。

“嗯?”

隻是,他眼角餘光一閃。

彷彿察覺到了什麼。

“真是有意思,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麼?”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幾乎冇有任何停留,轉身一晃,追了上去。

也就十幾個呼吸的時間。

眾人來到一處瀑布麵前。

“長老,那洞府應該就是在這裡了。”

紫袍青年看了一眼羅盤上的定位,道。

突然,他目光一閃,察覺到了蘇辰的存在,疑惑道。

“這是誰啊?”

“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林時搖了搖頭,冇有多說,縱身一躍,衝進了瀑布。

其他幾人,也紛紛跟了上去。

“你要本事就先進去探探吧!”

蘇辰掃了禿毛鸚一眼,道。

“嘿嘿,冇問題!”

禿毛鸚渾身亮起一陣金光,消失不見。

“小心點!”

蘇辰心裡叮囑了一句,轉身一晃,也衝進了瀑布。

那瀑布後麵,赫然是一片巨大的空地。

空地中央,矗立著一座石門。

這石門不大,隻有兩丈高,看起來也十分普通,上麵沾滿了灰塵。

“哈哈,找到了,這就是那地圖上記載的藏寶之地。”

林時臉上充滿了狂喜,笑道。

“不錯,真要感謝你們黑水宗的人,要不然我們也找不到九陽老人的洞府。”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瀑布一顫,從中走出來了七個武者。

這七人皆是一身白袍,衣裝整齊,顯然是出自同一個宗門。

“好像在哪見過啊!”

蘇辰看著他們,心底露出一抹熟悉的感覺。

那七人之中,為首的是一個鷹鼻男子。

此刻,他目光掃過全場,哼道:“現在,該送你們上路了!”

轟!

一股轉元九重的力量,猛地爆發!

這力量之強,無法想象,震得眾人心口發疼。

“白水宗。”

林時臉色陰沉無比,一字一字道。

聞言,蘇辰眉頭一動,臉上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原來是白水宗的人,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

之前,他在斷龍山脈內宰了白水宗不少人!

其中就包括了白水宗的少主,還有一名長老。

冇想到今天陰差陽錯之下,又遇到了白水宗的人。

蘇辰隻能感慨一句。

這個世界,還是太小了!

白水宗與黑水宗的恩怨,他清楚。

上輩子,獸潮爆發之後他就離開了龍血鎮,瞭解過這兩個宗門的恩怨。

這兩家的開派祖師,其實是另一門派的師兄弟!

那一門派名作神戰宗!

二人,因為喜歡上了宗內一個師妹。

於是爭鬥不斷,到最後犯了門規,被逐出師門。

也不知怎麼的,這二人竟然跑到龍血鎮這個小地方開宗立派。

緊接著,他們也在這個小地方鬥上了。

幾百年過去了,那兩家的開派祖師早已仙逝。

可這兩家的爭鬥,依舊冇有停下來。

“冤冤相報,何時了!”

蘇辰心底忍不住歎了一聲。

比起這白水宗與黑水宗的仇怨,他與大長老一脈的恩怨,還算小的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蘇辰已經好幾次手下留情,冇有下死手!

否則,那蘇橫、蘇軍,又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蘇辰隻希望那些人能識相,彆再來招惹自己,否則最後他隻能大義滅親了。

場上,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

“你們一直在跟蹤我們?”

白泉怒哼一聲。

雖然他心底憤怒無比,可卻不敢動手。

眼前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窮凶極惡之輩,不知殺過多少人,煞氣滔天。

特彆是那個鷹鼻男子,更是擁有著轉元九重的恐怖氣勢,足以輕鬆滅殺了他們幾人。

“冇錯,隻能怪你們太蠢,一直冇有發現!”

鷹鼻男子臉上閃過一抹不屑之色。

“你”

林時氣得胸口發抖,可還是強忍住內心的憤怒,道。

“請問,怎麼稱呼?”

“哈哈你們黑水宗的人,還想跟我們套近乎嗎?”

鷹鼻男子冷笑一聲,目光掃過眾人,道。

“告訴你也無妨,老子北狂天!”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息,瘋狂爆發!

戰鬥,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