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幾乎就在這日月玄武甲恢複原型之時,葉無顏背上的魔翅,猛地一震。

刹那間,整個人光芒變化,赫然成為一頭玄武。

‘紫晶光羽變’乃是頂級的變身功法,幻化成玄武,自然不是問題。

“什麼?這樣也行?”

禿毛鸚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轟!

這時候,葉無顏化身的玄武,體態龐大,渾身充滿厚重氣息,抬手間,朝著日月玄武甲抓去。

嗡的一聲!

整個日月玄武甲絲毫冇有反抗,浮現出日月之光。

“這件日月玄武甲是我的了!”

葉無顏低喝一聲,心神運轉,開始煉化日月玄武甲。

“不行,我必須想個辦法阻止!”

蘇辰目光一閃,腦海內,閃過一個個念頭。

葉無顏的實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而且手段詭異,所以動手的話,必須直接重創對方。

否則,一個不慎,很可能會被葉無顏反殺。

“有了!”

蘇辰心底之內,靈光一閃,揮手間,日月封印,擴散開去。

悄無聲息間,便是融入到玄武甲上的日月圖案之中。

因為蘇辰的日月封印,與日月玄武甲的氣息有**分相似,

葉無顏根本冇有發現端倪。

這時候,她還在全力煉化日月玄武甲。

畢竟,她是藉助了‘紫晶光羽變’這門逆天功法,改變自身氣息,使得她短暫能夠被玄武之甲認可。

所以她必須抓緊時間。

‘紫晶光羽變’雖然逆天,可每次施展的時間是有限的。

玄武之甲,防禦雖強,可想要徹底煉化,也是困難重重。

“今天,這玄武之甲我要定了!”

蘇辰目光一閃,隱藏起來。

他在等一個機會。

等一個可以一擊必殺的機會!

時間流逝。

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了。

“哈哈……這件玄武之甲是我的了!”

葉無顏大笑一聲,心神運轉,不斷推算玄武之陣的核心。

隨後,她那磅礴到了極致的心神之力,呼嘯而出。

落下間,立刻形成兩個心神烙印。

這兩個心神烙印,齊齊飛出,直奔玄武之甲上麵的日月圖案而去。

隻要將自己的心神烙印在上麵,那麼,她就可以初步掌控這件玄武之甲。

誰也冇有注意到。

那龍斷崖之巔入口處的兩塊巨石。

隨著葉無顏對玄武之甲的煉化,正在快速崩潰。

“終於要成了!”

葉無顏目中充滿了火熱之色,揮手間,一個更強的心神之力爆發開來,直奔日月玄武甲而去。

“就是這個時候!”

隱藏在暗處的蘇辰,目中猛地露出一抹冷光,伸手一抓。

轟!

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隻青色巨手,朝著那玄武之甲上麵的日月圖案拍去。

“不……”

葉無顏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之色,怒吼道。

可惜,她的聲音傳出時,那青色巨手已然落下,輕輕一捏。

砰!

葉無顏的心神之力,立刻崩潰。

“噗……”

葉無顏心神受了重創,吐出大口鮮血,臉上充滿前所未有的憤怒。

“日月封印,給我封!”

蘇辰速度奇快,一指點出,落下時,欲要立刻引動日月封印,封住玄武之甲的力量。

可誰知,這個時候,他體內始終沉寂的祭壇,猛地爆發出耀眼光芒。

飛了出來。

“什麼?湖心祭壇被引動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錯愕之色,驚聲道。

這座突然出現的祭壇,一直以來,都是蘇辰的心病。

當初,他把‘夢魘獸骨’收走之後,湖心祭壇也跟著進入了體內。

可是,一直以來,蘇辰都無法掌控這座祭壇。

可冇想到,這件日月玄武甲竟然將祭壇給引了出來。

轟!

一座通體散發著冰冷氣息的祭壇,飛了出來,穩穩落在玄武之甲上麵。

轟隆隆聲傳出。

玄武之甲,正在快速縮小。

轟!

祭壇上本來有四尊光芒黯淡的青銅神像,可這時候,其中一尊神像,竟然亮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玄武之甲一動,飛了出去,與這尊亮起來的神像進行融合。

轟隆隆聲傳出。

青銅神像與玄武之甲,各自散發出神聖光輝,交相變化,萬物無疆。

“什麼?這是四聖祭壇!”

葉無顏反應了過來,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是四聖祭壇?”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道。

“是你!蘇辰!”

葉無顏臉色立刻陰沉下去,狠狠瞪了蘇辰一眼,怒聲道。

“小子,上次折我魔翅之仇,奪我魔刀之恨,搶我族聖物之怨,我都冇找你算賬,今日你還敢來壞我大事!”

轟!

葉無顏渾身紫魔光芒湧動,踏步間,露出一種毀滅星空亙古的氣息。

尤其是她目中灼灼燃燒的怒火,擴散開來,更是能夠焚燒蒼穹。

“這力量,恐怕最少也得是人玄境!”

蘇辰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不敢有絲毫大意。

雖然潮汐秘境的規則,限製住了人玄境的力量,可對方畢竟是紫魔一族的聖女,手段非同一般。

蘇辰一邊思量著對策,一邊想要將四聖祭壇收入體內。

可他發現,這時候四聖祭壇上麵的青銅神像,正在與玄武之甲融合,根本無法收走。

“小子,你想動用四聖祭壇的力量?”

葉無顏目光一閃,察覺到了蘇辰的想法,冷笑一聲。

“四聖祭壇,與玄武之甲的融合,至少需要半個時辰,這段時間,足夠讓我殺你千百次了!”

轟!

龍斷崖上,四方風暴,滾滾而起,鎮壓一切。

“嗬……一個手下敗將,也敢在我麵前猖狂?”

蘇辰冷笑一聲,臉上寒光閃爍,冇有絲毫懼色。

半個時辰!

殺我千百次!

這純粹就是個笑話!

“小子,上次要不是我疏忽了,你的陰謀能夠得逞?”

葉無顏目中閃過一抹陰冷之芒,又道。

“不過,這一切都無所謂了,今日,這龍斷崖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轟!

天地八方,一個又一個紫煞風暴,轟轟轉動,快速來臨。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冷芒,嗤笑道。

“可笑,讓這裡成為我的葬身之地,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