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什麼,你就是北狂天?”

林時臉上露出一抹無法形容的震驚。

北狂天,白水宗十大長老之中名列第二!

其實力之強,無法形容!

“哈哈冇想到本尊的名氣這麼大!”

北狂天大笑一聲,目光閃過黑水宗幾人時,突然一亮。

“這樣正好,既然你們知道我北狂天的大名,那麼就知道我的喜好,你們今日要想活命也行,隻要將這小妞送給老子爽一番就行!”

北狂天伸手指路指徐蕊道。

刹那間,徐蕊臉色蒼白到了極致。

其餘幾人,臉上紛紛露出怒色。

“前輩,我們黑水宗的人,雖然少,可要是拚命起來,你們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

徐蕊壓下心中的恐懼,強裝鎮定道。

“而且這九陽老人的洞府,也是處處充滿危機,倒不如大家先一起聯手探寶再說!”

聞言,北狂天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沉默片刻,他點了點頭。

“哼你們最好給我老實一點,否則,老子第一時間滅了你們!”

北狂天哼了一聲,目光轉動,落在徐蕊身上,充滿了貪婪。

這一幕,完全落在白泉眼中。

整個人氣得發抖,可卻是敢怒不敢言。

眼下,雖然黑水宗一行人看起來冇事,可實際上依舊身在險境。

那白水宗的人,怎會輕易放過他們!

北狂天之所以不殺他們,也是因為,這洞府內充滿了諸多未知的凶險,正需要這些人去給他探路。

倒是蘇辰,彷彿被人無視了一般。

“白水宗嘿嘿,到時候免不了又要坑你們一把了!”

蘇辰心底暗笑一聲。

反正,他就是看著白水宗的人不爽!

不論是上輩子,還是這一世,白水宗給他的印象實在太壞了!

北狂天幾人,齊齊上前一步,來到這石門前,用力一推。

哢!哢!哢!

一陣石門轉動的聲音傳出。

大門之後,露出一條幽暗的通道。

北狂天目光掃過眾人,最後,落在白泉身上。

“你,給我進去!”

北狂天指著白泉,大喝道。

白泉一愣,“我?為什麼是我?”

“冇有為什麼,還不快進去,先給老子探路,要不然老子滅了你。”

北狂天一臉殺機,哼道。

白泉敢怒不敢言,隻得往前走去。

可是,就在他經過蘇辰身邊時,突然眼珠子一轉,哼道。

“小廢物,你去給大人探路!”

白泉停了下來,指著蘇辰,獰笑一聲。

“嗬嗬人家叫的是你!”

蘇辰嗤笑一聲。

“還不快點,磨蹭什麼,想死是吧?”

北狂天目露凶光,吼道。

白泉隻能狠狠瞪了蘇辰一眼,硬著頭皮,走上前去。

所有人目光齊齊一閃,朝著白泉看去。

白泉臉色蒼白,額頭上,冷汗直冒。

一步、兩步、三步慢慢地,他走了進去。

白水宗幾人見到冇出問題,這才放心走了過去。

“滾開!”

北狂天進去之後,一把將白泉推開了。

轉元九重的力量,何其強大。

白泉根本無法抵擋。

砰!

整個人撞到一旁堅硬的石壁上。

那俊俏的小臉直接磕破了好幾處,血肉模糊。

蘇辰跟隨在人群中,走了進去,路過白泉身旁時,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小畜生,你敢笑我,我要殺了你!”

白泉心底正憋著一股怒火,無從發泄,隻得挑這裡麵最弱的人捏了。

白水宗的人,一個不是善茬,他對付不了,隻能認慫當奴才!

可是,蘇辰就不一樣了。

在他看來,蘇辰就是軟柿子一個,可以任意拿捏。

可白泉又怎知,這個他認為可以任意拿捏的人,纔是場上最可怕的人!

“殺我,就憑你嗎?”

蘇辰嗤笑一聲,目中露出一抹不屑。

這個白泉,在他看來就是可憐蟲一個。

實力不行,還囂張得不行。

“你”

白泉氣得發抖,忍不住就要出手,可卻被一旁的林時給攔住了。

“泉兒,有什麼事,等找到寶物再說!”

林時意味深長的掃了蘇辰一眼,道。

聞言,白泉這才收了手,壓下心底的殺機,冷冷向前走去。

蘇辰跟著人群後麵,十分低調。

誰也不知道,這個時候的蘇家,一片雞飛狗跳。

此刻,蘇家大堂。

大長老坐在首位上麵,臉色陰沉無比,目光冰冷,掃過四周。

“廢物,你們都是廢物,我讓你們找個人,結果到現在連個人影都找到!”

大長老抓起手中的茶杯,狠狠摔了出去。

四周眾人,一個個靜若寒蟬,不敢出聲。

半響後,還是二長老站出來說道。

“大哥,那小廢物自大比第二天就離開,應該是進入斷龍山脈了,我們正在全力尋找!”

“哼不用找了,既然是進入了斷龍山脈,那你們就去進山入口給我堵他!”

大長老臉上殺機一閃,冷聲道。

蘇辰敢當著眾人的麵掌捆他,這仇,大了!

幾乎是不死不休!

“可是,藏經閣那位”

二長老雙眼之內閃過一抹遲疑之色。

“不用管他!我快要摸清楚那個老傢夥的底細了,他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大長老目中閃過一抹冷芒,哼道。

這個世上冇有密不透風的牆!

七天前,老族公雖然出手震懾住了眾人。

可是,紙終究包不住火。

大長老已經查清楚!

藏經閣內那個老人,根本冇有想象中那般強大,可以對付。

“好,那我親自動手,這次一定要殺了那小畜生!”

二長老臉上殺機森寒,道。

“二爺爺,我也要去!”

蘇軍突然站了出來,冷聲道。

“行,你們一起去,那小子成長太快了,必須儘早除去!”

大長老點了點頭,道。

幾乎在二長老要離開的時候,他又交代了一句。

“記住,必須把家主令帶回來!”

“好!”

二長老臉上雖然閃過一抹疑惑,可卻冇有多問。

等到眾人退去之後,大長老目光閃爍。

“家主令,這可是關係到傳說中那個寶藏,我必須要拿到手!”

大長老雙眼微眯,目中閃過一抹火熱之芒。“隻要能夠得到那個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