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桀桀……”

突然,一道陰冷至極的聲音,傳了開來。

“小子,不用掙紮了,這是專門對付人玄境的天雲鎖鏈,你掙脫不了的。”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立刻見到,一個身穿華袍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這……這是大秦染神坊的傅家主!”

“冇想到,想要對付蘇辰的人竟然是傅葉。”

“難怪,天雲鎖鏈乃是仙階下品法寶,價值連城,尋常武者根本弄不到。”

“傅葉乃是人玄九重的無上強者,雖然在潮汐秘境內,冇辦法爆發全力,可想要滅殺蘇辰,問題不大。”

“是啊,蘇辰這回怕是在劫難逃了!”

……

眾人臉色一陣變化,紛紛議論起來。

“原來是你!”

蘇辰眉頭一挑,冷聲道。

“哼……小子,之前在龍斷崖上,那個所謂的丹道大師是你假扮的吧?”

傅葉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可還是問道。

“冇錯,那就是我,還得感謝你們幫我把葉無顏攔住了!”

蘇辰想起這事,忍不住一笑。

昨日,龍斷崖上。

傅葉三人,誤以為自己是什麼傳說中的丹道宗師,畢恭畢敬。

那模樣,一想起來就想笑。

“小王八蛋!”

聞言,傅葉氣得直咬牙,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哼……你再狡猾,還不是落到老夫手中了!”

“老東西,要不是你耍詐,能困住我?”

蘇辰眉頭一揚,冷笑道。

“哈哈,無毒不丈夫,隻要能殺了你,耍詐又如何?”

傅葉看著蘇辰憋屈憤怒的樣子,格外解氣。

“小子,自己乖乖把水仙王交出來,我可以讓你死得好看一些,要不然,老夫將你剁碎了喂狗!”

“水仙王?原來你還在想著那株靈藥啊,可惜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惋惜之色,道。

“可惜什麼?”

傅葉心底猛地生出一抹不好的預感。

“可惜被我吃了啊!”

蘇辰抿嘴一笑,絲毫冇有那種落入險境的慌亂,依舊一臉雲淡風輕。

“啊……小雜碎,我要殺了你!我要將你抽魂放血!”

傅葉氣炸了,渾身煞氣,轟轟爆發,滅殺八方。

水仙王乃是自己必得的靈藥。

想要恢複自己兒子體內受損的武脈,那就必須用到。

可如今,水仙王已經被蘇辰煉化了,如何不讓他憤怒?

轟!

虛無之內,猛地爆發出一道黑色洪流,呼嘯衝出。

眼下,蘇辰已經被他的天雲鎖鏈困住,成為砧板上的魚肉,無法動彈。

隻能眼睜睜看著那道黑色洪流,破空轟落。

周圍的武者,紛紛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從那道轟鳴而來的黑色洪流中,他們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毀滅之力。

這力量,可怕到了極致,足以將他們輕易抹殺。

“哎……蘇辰,這回要死在這了。”

“當初,他在潮汐秘境外還挺牛逼,可冇想到,還是不堪一擊啊!”

“區區一個半步嬰境,膽敢去挑釁傅家這尊龐然大物,死了也是活該。”

眾人看向蘇辰的目光,彷彿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給我死!”

傅葉發出歇斯底裡的怒吼,咆哮一聲,殺向蘇辰。

轟!

虛無一震,黑色洪流,貫穿虛空,狠狠轟向蘇辰。

可是,從始至終,蘇辰臉上都充滿了淡然的表情。

“嗯?這小子……有點不對勁?”

傅葉臉色微微一變,可來不及多想,衝出時,激發修為,化作一道狂穿天地的洪流,狠狠砸了過去。

可是——

這一切攻擊,落下時,竟然在蘇辰跟前停了下來。

詭異!

這簡直太詭異了!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

因為,這個時候,蘇辰跟前,猛地出現一座祭壇。

那祭壇上麵,赫然浮現出一道玄武之影,輕而易舉間,便是擋住了傅葉的必殺一擊。

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匪夷所思。

又是這般理所應當。

四聖祭壇的玄武之甲,已經啟用,攔住傅葉的攻擊,完全不是問題。

“本來,還想看你傅葉有什麼套路的,可惜,你太讓我失望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嘲諷之色,看著傅葉逼近,臉上殺機陡然一閃。

“龍象罡氣,破!”

轟!

一道貫穿亙古的龍吟之聲,傳了開來。

蘇辰周身之間,龍象罡氣,轟然爆發。

哢嚓一聲!

天雲鎖鏈發出劇烈顫抖,立刻崩潰。

這還冇有完,蘇辰崩潰了天雲鎖鏈之後,抬手一按。

“日月封天界,落!”

隨著蘇辰話音傳出,體內靈氣,轟轟爆發,日月之力,擴散開來,化作兩道陰陽光柱。

這光柱,落下之時,橫穿蒼穹,鎮壓一切,演化天地大陣。

日月之力,凝封天之界!

刹那間,整片天地,立刻變成日月封印天。

天地之內,也隻剩下蘇辰一個的力量。

其餘人,紛紛遭到壓製。

傅葉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瘋狂倒退。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像是陷入到了泥潭之中。

越是掙紮,體內力量消耗得越快。

這種壓製,太恐怖了。

日月封天界,乃是蘇辰將封靈訣第一重第二重修煉到大圓滿之境,感悟出來的神通。

以日月之力凝聚成的封印之界,除非敵人力量是自己的十倍,否則將會被徹底壓製。

日月封天界,運轉開來。

唯我獨尊之意,爆發!

蘇辰衣袍翻滾,淩空而立,頭髮飛揚,宛如一位絕世天驕。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五行之力,陡然擴散。

“哼……”

蘇辰殺機淩厲,目光閃爍,掃了傅葉一眼。

這一眼看去,傅葉腦海轟鳴,心神顫抖。

彷彿有兩道無法形容的利芒,透過他的雙眼,刺進了心臟中去。

“小子,你敢耍詐!”

傅葉強忍住內心的憤怒與驚駭,怒聲道。

“剛纔誰跟我說,無毒不丈夫,隻要能殺了你,耍詐又如何?”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笑,原句奉還。

“哼……小雜碎,你以為用這個所謂的日月封印界就能打敗我?真是太天真了!”

傅葉冷笑一聲,揮手間,八方轟鳴,天地震盪,猛地出現無數死火。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