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具白水宗屍骨停了下來,渾身燃起了火焰。

火焰之內,出現了無數拇指大小的蟲子。

這些蟲子渾身血紅,口器鋒利,正在發出急切的嗡叫聲。

“什麼,這是蟲子?”

眾人紛紛一怔,臉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

“這是滅靈蟲,以吞噬血肉為生,擅長操控各種屍骨!”

蘇辰聲音淡淡,傳了開來。

上輩子,他曾進入過一座蟲靈秘境,也是在那個時候才接觸到滅靈蟲這種東西。

“以後,或許可以去一趟蟲靈秘境,那裡的幾件寶物,還不錯!”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

如今他重生歸來,那座蟲靈秘境自然還冇有被人發現。

這時候,眾人忍不住高看了蘇辰一眼。

“哼,小子,你明明知道這是滅靈蟲,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

白泉一臉不善的盯著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怨毒,道。

“就因為你不早點說出來,這才讓北大人損失了一名師弟。”

蘇辰冷冷看了他一眼,“傻逼!”

說完之後,他就冇有再理會白泉的叫囂,揮手一拍,又是一道火焰手飛出,擊殺了後方趕來的完整屍骨。

滅靈蟲雖然詭異,可卻天生懼怕火焰,遇火必死。

做完這一切後,蘇辰踏步向前,朝著幽暗的通道深處走去。

既然這地方出現了滅靈蟲,那麼接下來的一路,恐怕不會太平!

“你”

白泉見到蘇辰理都不理自己,頓時臉色陰沉下來,憤怒無比。

其餘幾人,也都冇有理會白泉,紛紛跟在蘇辰身後,繼續深入。

白泉無奈,隻能壓下心底的怒火,也跟了上去。

接下來的一路,果然走得不平靜!

那些滅靈蟲,不僅擅長操控各種屍骨,還能隱匿在黑暗之中,如同毒蛇一般,冷不丁的冒出來,給予致命一擊。

“啊”

突然,那走在最後方的一名白水宗武者,發出一聲慘叫。

整個人跌落在地,化作一具屍骨。

這屍骨,剛要有所動作的時候。

蘇辰彈指一揮,頓時有道火光飛出,落在屍骨上麵,直接將那些冒出來的滅靈蟲全給焚燒了。

“滅靈蟲,悄無聲息,屬於專門行走於黑暗的怪物,就算是我提前說了,你們也躲避不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令得眾人心頭髮顫。

這個時候,已經冇有人敢去質疑蘇辰話語的真實性!

也冇有人去理會那名死掉的白水宗武者。

所有人,不敢有絲毫停留,快速向前衝去。

他們隻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可是,跑著跑著。

那前麵的人,突然停了下來。

“停下來乾嘛,走啊!”

北狂天躲在隊伍中間,看到前麵的人停下,頓時氣急敗壞吼道。

可是,冇有人理會他。

北狂天心裡露出一股強烈不安,推開身旁一名白水宗弟子,徑自走上前去。

等看清楚前麵情況時,他傻眼了。

“這,這是”

北狂天倒吸口冷氣,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之色。

其他人看著這一幕,也都是目瞪口呆。

那通道前方,出現了一個深坑。

深坑內,充滿了濃鬱的血光。

那是成千上萬的滅靈蟲,聚集到一起,散發出來的體光。

“這這些都是滅靈蟲?”

林時也走了上來,睜大了雙眼,駭然道。

所有人頭皮發麻,心神顫抖。

這至少也得有千萬隻控屍蟲吧!

他們要如何躲啊!

“不我可不想死在這。”

白泉臉上充滿了絕望,慘嚎一聲。

“快,我們原路返回,往回跑!”

“馬上走,離開這裡,必須要離開這裡!”

“快走啊”

其餘幾人,也是紛紛露出恐懼之色,駭然而逃。

“遲了。”

蘇辰聲音很輕,傳出時,令得眾人臉色狂變。

隻見,那深坑內的滅靈蟲蜂蛹而出。

彷彿聞到了鮮美的食物,瘋狂撲來。

“拚了,衝啊!”

眾人咬緊牙關,修為爆發,拚儘全力,猛然一躍,衝了過去。

“啊!”

“滾開,給我滾開!”

“我不想死,彆咬我!彆咬我!”

刹那間,響起了三四道慘叫聲。

其中有一人,赫然是那個手持羅盤的紫袍青年。

此刻,他體表的靈氣護罩崩潰了。

滅靈蟲直接撲了上來,瘋狂啃食他的血肉。

幾乎就是眨眼的功夫就隻剩下一具枯骨,讓人心寒。

剩餘幾人,紛紛不敢停留,拚儘全力,殺了出去。

場上,隻有蘇辰是一臉平靜。

太古龍象訣,運轉開來,周身之間,凝聚出一個氣血風暴。

隻要是臨近的滅靈蟲,紛紛被這風暴吞噬,死得不能再死。

北狂天等人衝過了深坑,一刻也不敢停留,瘋狂而逃。

大約半炷香後,那些滅靈蟲如潮水般退去了。

看到這一幕,大家才鬆了口氣。

可這時候,場上隻剩下不到九人。

黑水宗死了一個,還剩下三個。

白水宗死了五個,隻剩下四個。

再加上蘇辰,也就隻有八人了!

還真的是損失慘重,寶物冇看到,可是已經死掉差不多一半。

時間流逝,又一個時辰過去了。

前方,突然傳來一陣光亮。

眾人臉色一喜,不由地加快速度,頓時看到一個土黃色的池子。

這池子很是渾濁,散發出濃鬱的大地氣息。

幾乎就在大家還冇反應過來之時,蘇辰一步邁出,跳進了池子。

“這”

眾人一臉迷糊,不明所以。

“蠢貨,這是在找死!”

白泉臉上露出一抹怨毒,詛咒道。

此地處處透露著詭異,誰也不知道,那池水是不是充滿了劇毒,可蘇辰就直接跳進去,這不是在找死嗎?

“咦”

徐蕊目光一掃,頓時看到池邊一塊石碑,上麵寫著這樣一排字。

“土元靈池,可錘,可破武脈,可凝靈氣!”

眾人一陣恍然,立刻行動起來,直奔靈池而去。

砰!砰!砰!

接二連三的傳出了跳水的聲音。

白泉臉上露出一陣尷尬,冇有遲疑,也是轉身跳入了靈池。

不一會兒,靈池之內傳來了眾人驚喜的聲音。

“哈哈,我的瓶頸鬆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