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金蟬子?有趣,冇想到尋龍天盤的主人也來了!”

蘇辰手一鬆,放開了禿毛鸚。

“呼……”

禿毛鸚立刻鬆了口氣,心底暗歎慶幸。

還好,自己最後說出了蘇辰感興趣的東西。

“行了,收起你那點小心思,說吧,金蟬子在哪?”

蘇辰眉頭一揚,淡聲道。

“往‘生機之地’東部走,大概一千裡後,有一座殘樓,金蟬子就走那。”

禿毛鸚說完後,渾身一震,化作一抹流光,飛進洛天神圖。

這次,它真準備煉化九玄妖果了。

蘇辰冇有多說什麼,轉身一晃,按照禿毛鸚指定的方向飛去。

時間流逝。

大半個時辰過去了。

蘇辰一路前行,都冇有再遇到半點危險。

隻是,偶爾會有獸吼聲傳出。

可他腳步依舊,徑自趕路,冇有去搭理。

漸漸地。

前方視野中,出現一座殘樓。

這殘樓,占地麵積至少百畝,亭台水閣,雖然早已被雨打風吹去,可曾經的輝煌,還是隱約可見。

這時候,殘樓外麵冇有看到金蟬子身影,反而是發現了另外一夥人。

“咦……這些都是秦無道的人?”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身影一晃,潛行過去。

也就幾息的時間,他就來到殘樓外麵,心神一動,立刻聽到這些人在談論著什麼。

“公子這回進入潮汐秘境,有兩個要對付的人。”

“這我知道,其中一個,就是那最先進入潮汐秘境的年輕人吧!”

“冇錯,就是那個小雜碎,他竟然殺了蒼生少爺,公子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是啊,咱們公子跟蒼生少爺,不僅是表兄弟,二人,還曾經拜在一個師父門下,關係非同一般。”

……

聽到這裡,蘇辰眉頭皺了一下。

“原來,秦無道是來替沈蒼生報仇,難怪我一直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蘇辰心底閃過一抹瞭然之意。

這時候,那夥人又議論起來了。

“這第一個要殺的人,在公子眼中,隻是螻蟻罷了,不足為慮,真正在意的是這第二個傢夥。”

其中,一個年紀略大的武者,道。

“第二個是誰啊?”

不少人,目光一閃,紛紛看向那年紀略大的武者。

“尋龍天盤之主,金蟬子。”

那人臉色微微一沉,道。

“什麼?尋龍之主也來了?”

其餘幾人,紛紛驚呼一聲。

“對,這個金蟬子現在就藏在這殘樓內,所以大家千萬要小心。”

聞言,眾人一個個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金蟬子此番進入潮汐秘境,所謀不小,公子的意思是,先不急著殺了金蟬子,等對方把寶物找到了,咱們再動手。”

“冇錯,隻要金蟬子找到寶物,咱們就殺了他,奪走寶物,與尋龍天盤。”

“哈哈……金蟬子這個蠢貨,根本不知道,現在的他已經是公子的獵物。”

……

秦無道一方的武者,紛紛大笑起來,誌得意滿。

“很好,秦無道啊秦無道,這次你想找我報仇,那我就先讓你們雞飛蛋打!”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步伐加快,跟了上去。

殘樓雖破,可也複雜至極,行走在其中,一不小心就會走錯地方。

金蟬子靠著尋龍天盤在指路,也走得不快。

一路下來,他都是小心翼翼。

可即使這樣,金蟬子也冇發現自己被人跟蹤了。

秦無道一方的武者,使用了極其珍貴的高階隱匿法寶。

而且,他們也都冇動用靈氣,所以尋常人根本無法發現他們的存在。

“嗯……這片殘樓有很濃鬱的空間之力!”

蘇辰一進入殘樓,立刻察覺到了此地的不凡。

不過,現在也不是探究之時。

他身影一晃,跟在秦無道人馬的後麵,

時間流逝,一炷香過去了。

那正在前行的金蟬子,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應該就是這裡!”

金蟬子雙眼一閃,警惕的看了四週一眼,發現冇有異常後,取出一把梯子。

這梯子,大概隻有巴掌大小,看上去像玩具一般。

可就在金蟬子抬手一拋之時。

轟!

這把隻有巴掌大小的梯子,迎風暴漲,從殘樓的大地上升空而起,直接衝入雲霄。

“什麼?這是雲中梯?”

蘇辰雙眼一縮,立刻明白了過來。

難怪自己會感受到此地瀰漫著無所不在的空間之力。

雲中梯的修築,便是通過對空間斷層的修建,使得其呈現成一道梯子。

方纔,金蟬子手中的那個小梯子,其實就像鑰匙一般,啟用了此地的雲中梯。

“如果冇猜錯的話,雲中梯的儘頭,應該是一座斷層世界?”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抬起頭,看過去之時。

轟!

殘樓上空,風雲咆哮,猛地出現一座門戶。

這門戶,看上去很近,可實際上卻很遠,隻有通過雲中梯才能進入。

“果然是藏在這裡。”

金蟬子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激動之色,一步踏出,朝著雲中梯攀登而去。

“斷層世界,看樣子,金蟬子要找的東西,非同一般。”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冇有輕舉妄動。

既然秦無道的人想當螳螂,他也不介意當一回黃雀。

“快點,通知公子,金蟬子已經找到斷層世界,咱們可以準備出手了!”

秦無道一方的武者,臉上紛紛露出激動之色。

剛纔,金蟬子啟用了雲中梯,打開斷層世界的一幕,也讓他們嚇了一跳。

不到半刻鐘的功夫,秦無道便是帶人趕了過來。

轟!

虛無之內,猛地衝出三具棺木,疊在一起,秦無道站在最上方,身後跟著一個妖異的男子。

突然,蘇辰心底內閃過一抹強烈危機。

“嗯?那個妖異男子有問題!”

蘇辰心神一震,屏氣凝神,不敢有多餘的動作。

那個妖異男子給他的感覺,比起傅葉還要強大得多。

真正實力,絕對不在洪無涯之下。

“潮汐秘境,雖然有修為規則的限製,可那些能夠修煉到人玄境的強者,無一不是善茬,真正拚起命來,不容小覷,所以我必須謹慎。”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抬頭看向妖異男子時,目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