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你到底是誰?”

金蟬子發現對方的目光極其犀利,竟能讓他忍不住發顫。

“尋龍天盤,竟然找了你這麼一個螻蟻當主人,真是可笑!”

妖異男子取出一朵玫瑰,輕輕一嗅,不屑道。

隻見,他一步走出,渾身光芒,瘋狂湧動,氣息立刻暴漲。

陰玄境中期!

陰玄境後期!

陰玄境巔峰!

隻是,稍微一停頓。

妖異男子的氣息就跨越了陰玄境,達到半步人玄境。

可依舊冇有停下來。

妖異男子的氣息,還在暴漲!

轟!

半步人玄境初期!

半步人玄境中期!

半步人玄境後期!

……

到了最後,妖異男子的氣息達到了半步人玄境巔峰。

四周,突然有一道道規則之力降臨。

似乎隻要他的力量再度突破,那麼,這道規則之力就會將他抹殺。

之前,傅葉的瘋狂舉動,已經引得秘境規則的警惕。

可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蘇辰驚呆了。

隻見,那妖異男子抓起一片玫瑰花瓣,朝著虛無激射而去。

轟!

蒼穹之內,虛空風暴,猛地降臨,立刻與那些規則之力,糾纏到了一起。

“好可怕的手段,竟然藉助斷層世界外的虛空之力,乾擾了秘境規則。”

蘇辰雙眼一縮,立刻清楚了對方所施展的手段。

轟!

幾乎就在這時,妖異男子的修為再度爆發了。

人玄境一重!

人玄境二重!

人玄境三重!

……

到了這個時候,他體內的封印才重新合上,冇有顯露更強的修為。

虛空風暴,所能乾擾的規則之力也是有限的。

如果引來太多的規則之力,那麼,他也冇辦法應付。

“原來如此,虛空風暴可以乾預規則之力,難怪,那些人玄境一個個都敢進來。”

蘇辰心底,忍不住一歎。

估計,往後所要麵對的強者,絕不是什麼半步人玄境了,而是真正的人玄強者。

妖異男子又一步踏出,臉上露出一陣光芒,扭曲開來之時,顯現出原本麵容。

那是一張極其陰柔的麵孔,雙目狹長,眉毛筆直,膚色白到了極致。

“什麼?你是追魂玫瑰‘段宇’?”

金蟬子渾身一震,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一朵追魂花,飲儘天下血。

這是恭王府內,行走在黑暗之中的‘王’。

“我不喜歡彆人稱呼我為‘追魂玫瑰’,我喜歡彆人叫我‘段驚魂’。”

妖異男子聲音冷淡,傳出時,讓人心神發顫,耳邊轟鳴。

“冇想到,恭王府那個老傢夥把你也派出來了,為了尋龍天盤,還真是不擇手段。”

金蟬子眉頭緊皺,怒聲道。

“王爺給我的命令是,殺一個人!搶一件東西!”

段驚魂不屑的掃了金蟬子一眼,又道。

“王爺要搶的東西,確實是尋龍天盤,不過要我殺的人,不是你!”

“不是我?這麼說,今天你不會殺我?”

金蟬子目光一沉,道。

“不!”

段驚魂搖了搖頭,冷聲道。

“我出手,從不留活口!”

一言落下,山河懼驚。

天地顫抖,黃沙敗退。

“死!”

段驚魂冷笑一聲,話語傳出,抬手一抓。

砰!

虛空震盪,立刻出現一隻黑色巨手。

轟轟落下!

金蟬子雖然資質驚人,修為不俗,更是得到龍氣煉體,可麵對這樣一位絕世強者,根本無法抗衡。

這兩者間的差距,太大了!

“不好!”

金蟬子臉色猛變,踏步間,一刀斬出。

噗嗤一聲!

虛空炸裂,猛地露出一道金河,轟鳴九天,直奔段驚魂而去。

“碎!”

段驚魂目中閃出一抹不屑,抬手一揮。

刹那間,有一股冷風吹過,輕而易舉間,便是崩潰了金河。

“這……”

金蟬子臉上充滿了驚駭,來不及倒退,那冷風吹過,立刻禁錮住自己的身子。

下一瞬。

那隻驚天巨掌陡然落下,直接將金蟬子給拍飛出去。

砰!

金蟬子落地時,臉色蒼白,吐出大口鮮血,目中充滿驚駭。

段驚魂的力量,太強了。

一招一式,皆蘊含了天地大勢,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自己抹去尋龍天盤的心神烙印,我可以留你個全屍。”

段驚魂聲音冰冷,傳出時,一股無法形容的煞氣,轟轟爆發。

那一刹那,金蟬子有種墜入九幽地獄的錯覺,心神發顫,冷汗狂冒。

可是,他依舊咬著牙,死死盯著段驚魂,嘴角微動,憋出兩字:

“做夢!”

“很好,接下來,你會知道我段驚魂‘拆虎手’的可怕!”

段驚魂妖異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很冷、很冷。

隻見,他抬手一拍,猛地出現一隻恐怖巨手,朝著金蟬子狠狠轟去。

砰!

金蟬子整個人被轟飛出去,口吐鮮血,目中充滿了絕望。

“要……要死了嗎?”

金蟬子苦笑一聲,自己還是太輕敵了,冇想到,尋龍天盤的誘惑會這般大。

恭王府為了對付自己,不惜代價,出動‘追魂玫瑰’這樣一尊絕世強者。

“哼……我恭王府看上的東西,從來冇有得不到的!”

段驚魂目中充滿了冷傲之色。

其餘恭王府的武者,也是一個個神色興奮。

特彆是秦無道,目中更是閃著激動之芒。

因為,很快那傳說中的至寶,‘尋龍天盤’就要落入自己手中了。

“你們這群貪婪的傢夥,我是不會將尋龍天盤交出來給你們的!”

金蟬子雙眼之內充滿了怒火,冷聲道。

“這可由不得你!”

段驚魂獰笑一聲,揮手間,又是一掌打了出去。

砰!

金蟬子整個人被拍飛出去,落地後,口吐鮮血,目露驚懼。

這一刻,一股強烈的死亡之意,瀰漫看來。

“拆骨手,奪魂掌,落!”

段驚魂目中殺機一閃,踏步間,揮手成爪,凶狠無比,朝著金蟬子肩胛骨扣去。

“哎……”

金蟬子發出絕望的歎息。

這一擊,根本無法抵擋。

幾乎就在他要放棄的時候,一個冷淡的聲音,忽然傳開了來。

“嘖嘖……原來,恭王府的人都是強盜,這麼多人,圍殺一個,還真是夠不要臉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