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嘖嘖……原來,恭王府的人都是強盜,這麼多人,圍殺一個,還真是夠不要臉的啊!”

突然,一個冷淡的聲音,傳開了來。

眾人聞言,臉色紛紛一變,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誰?

段驚魂眉頭一皺,臉上猛地露出一抹殺氣。

隻見,那虛無一震,從中走來一個白衣少年。

這少年嘴角掛著笑容,一臉雲淡風輕,身上氣勢雖然不強,可目中卻充滿了強烈自信。

“蘇辰?”

金蟬子看清楚來人的麵孔後,臉上頓時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個傢夥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嗯……他,他隻是半步嬰境的修為?”

金蟬子臉色一變,原本燃起的希望之火,又重新熄滅了下去。

“金兄,上次不告而彆,在下甚是想念,冇想到今日,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相逢了啊!”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回憶之色,淡笑道。

“哎……說了都是淚,我也是不想連累蘇兄。”

金蟬子搖了搖頭,苦聲道。

“金兄,還記得上次在九重堂,我們做的交易嗎?”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道。

“九重堂,交易?”

金蟬子目光一閃,立刻想起來了。

上一次,他被水家騙去九重堂參與拍賣會,身險囹圄。

關鍵時刻,還是蘇辰出手相助。

不對!

那也不算是相助!

隻能算是一場交易!

自己以三十億靈石,外加一塊血淚天晶,換得蘇辰的幫忙。

難不成,今天又要大出血,請動這個年輕人出手?

可是——

蘇辰會是段驚魂的對手嗎?

金蟬子腦海內,打了一個打打的問號。

“金兄,我們再做一次交易如何?我出手幫你趕走他們,你欠我一個人情,怎麼樣?”

蘇辰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道。

聞言,金蟬子冇有說話,苦笑一聲。

“蘇兄,這些人可不是善茬,他們是恭王府的高手。”

“我知道!”

蘇辰一臉無所謂。

“哼……蘇辰,你個小雜碎,真是好大的口氣,還想趕走我們,簡直是在找死!”

秦無道目光死死盯著蘇辰,寒聲道。

關於沈蒼生被蘇辰斬殺的事,秦無道心中憤怒得很,一直想要報仇,始終冇有找到機會。

可冇想到,蘇辰今日竟然主動跳出來。

真是應了那一句古話——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另外一邊。

段驚魂聽到‘蘇辰’二字的時候,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異芒。

那種眼神,彷彿是在看著獵物一般。

“聽說你想替沈蒼生報仇,那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出手吧!”

蘇辰一臉淡然的看著秦無道。

“哼……小子,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是吧!”

秦無道目中充滿了憤怒,冇想到,蘇辰竟然敢如此挑釁自己,真是罪該萬死。

“來人,將這小雜碎給我碎屍萬段,剁成肉醬,拿回去喂狗!”

轟!

刹那間,一個冷衣青年走了出來。

此人身子枯瘦,目光陰冷如毒蛇,雖然隻是半步人玄境初期的修為,可散發出來的寒氣,卻讓人不寒而栗。

“小子,我恭王府的人,你也敢招惹,真是活膩了!”

枯瘦男子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踏步間,衝了出來。

“今天,就讓我侯三教你,做事要長眼睛,無腦亂出頭就得死!”

“聒噪!”

蘇辰淡淡掃了枯瘦男子,抬手間,地上泥沙飛起,猛地化作一個沙包饅頭,飛了出去。

幾乎在對方還冇反應過來時。

這個沙包饅頭,已經擊中他的嘴巴,徑直插進去。

侯三他接下來所有的話,都卡在喉嚨裡,一句也說不出來。

“啊……小雜碎,我要殺了你!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侯三將沙包饅頭從自己嘴裡取下,臉上充滿了憤怒,咆哮道。

轟!

刹那間,一股無法形容的可怕煞氣,席捲開來,毀滅一切。

“死!”

侯三抬手一抓,猛地有道閃電凝聚,呼嘯落下,速度奇快,恐怖無比。

“蘇兄,小心,這是恭王府的奪命雷霆,尋常武者,觸之必死!”

金蟬子臉色猛變,驚呼道。

蘇辰隻不過是半步嬰境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是侯三的對手?

要知道,侯三可是半步陰玄境的強者,且還是掌控了奪命雷霆的存在,可怕至極。

轟!

黑色閃電,破碎虛空,擊潰一切,轟然落下。

“雕蟲小技!”

蘇辰嗤笑一聲,彈指一揮,立刻有一朵掌心雷花凝聚。

這朵掌心雷花所蘊含的力量,比起那道黑色閃電,要恐怖得多。

轟的一聲!

二者,碰撞到了一起。

巨響傳出,那道黑色閃電直接崩潰開來了。

掌心雷花,威勢無雙,繼續直奔侯三而去。

“不好!”

侯三臉上露出一抹驚駭之色,冇有遲疑,張嘴間,吐出一口黑色盾牌。

這黑色盾牌,一出現,立刻迎風暴漲,吸收了無儘的天地之力,化作一麵巨無霸的光牆,擋在身前。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碰撞聲,傳了出來。

掌心雷花,赫然直接擊穿了巨無霸的光牆,轟轟向前,撕裂開了虛無,朝著侯三眉心轟去。

“不……”

侯三目中充滿了駭然,驚慌倒退,使出全部手段,瘋狂抵擋。

轟!轟!轟!

掌心雷花,一往無前,氣勢滔天,擊碎了對方層層防禦。

到最後,直接轟在侯三的右腿上麵。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侯三倒飛開去,落地時,鮮血狂噴,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恭王府的奪命雷霆,再厲害,也比不過蘇辰所修煉的掌心雷。

如今,他的掌心雷早已達到圓滿之境,一舉一動,天威皆現。

張侯三這種貨色的人,無論來多少,都不是蘇辰一擊之敵。

“這……”

金蟬子睜大了眼,目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就算是他,也做不到,隨手一擊,重傷侯三這個半步人玄境。

“蘇兄,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強悍!”

金蟬子反應過來後,喜聲道。

如今,他跟蘇辰是同一個戰壕的隊友。

蘇辰越強,那麼,他脫困的機會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