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

這棋子,落下時,直接炸開了來,化作一個身穿鎧甲的古兵士。

古兵士臉上帶著麵具,黑髮飄搖,出現時,冇有散發出任何的修為波動,可卻讓蘇辰心神一震。

從對方身上,他感受到一股磅礴的氣血之力。

“一階古兵士,混元煉體武者?”

蘇辰目光一閃,頓時認出了這名古兵士的來曆。

上古時期,一些偉大的存在,通常會蒐集天地靈物,煉製出一些強大的兵士,給門下弟子保命之用。

甚至,許多戰爭的廝殺,也是古兵士之間的廝殺。

當初,蘇辰在九潭秘境內,曾得到一具殘破的古兵士,與眼前這尊完整的古兵士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眼前這尊古兵士,雖然隻是一階古兵士,可渾身氣血,恐怖至極,足以震散諸多靈氣攻擊。

傳說之中,有大能煉製出的九階兵士,擁有超凡之力,一拳能打爆一座大陸。

轟!

這名一階古兵士,出現時,冇有絲毫停頓,踏步間,立刻朝著蘇辰殺去。

那股磅礴氣血,轟然爆發,化作驚天威壓,席捲開來,鎮壓一切。

“真是冇想到,這所謂的‘戰皇棋盤’試煉,竟然是與古兵士交鋒!”

蘇辰輕笑一聲,目中露出滔天戰意,整個人,不退反進,朝著眼前的古兵士殺去。

二人,刹那臨近。

同時出拳,強強碰撞,一擊必殺!

轟!

蘇辰皇象之體,徹底爆發。

一拳轟出。

與那一階古兵士碰撞的一瞬。

頓時,有股巨力從二人之間掀起。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身子,儼然不動。

而那尊一階古兵士,卻是體內傳出哢哢聲。

整個身體在顫抖中,倒退開去。

“給我滅!”

蘇辰低吼一聲,再次衝出,揮手一拳,打在虛無中。

龍象罡氣,咆哮而動,化作狂暴衝擊。

狠狠轟在了那尊一階古兵士身上。

砰!

這尊一階古兵士身體顫抖,頓時崩潰,四分五裂。

可就在他身子破碎的刹那。

虛無之內,又飛出兩枚棋子,落下時,變成兩尊一階古兵士,依舊是氣血之力滔天。

轟!

兩尊古兵士,齊齊邁步衝出,直奔蘇辰而去。

“戰!”

蘇辰仰天一笑,豪氣沖天,冇有絲毫懼色,主動迎戰。

與這些古兵士廝殺,不僅可以激發自己的龍象罡氣,還能提升氣血之力,使得自己的太古龍象訣變得更加完善。

轟!轟!

兩拳落下,擊潰了那來臨的兩個一階古兵士。

可很快的,虛無之內,出現了四枚棋子,變化之時,成為四尊一階古兵士,力量更加恐怖。

轟!轟!轟!

蘇辰不斷出拳,體內五行靈氣,轟鳴運轉,修為爆發。

一次次主動迎戰。

蘇辰身上,凝聚出一股無上霸道之勢。

那是一往無前的瘋狂!

一拳之後,又是一拳。

轟!轟!轟!

碰撞之聲,驚天動地。

彷彿整個世界都在顫抖。

四尊一階古兵士,崩潰!

八尊一階古兵士,滅亡!

十六尊一階古兵士,碎滅!

三十二尊一階古兵士!

六十四尊一階古兵士!

一百二十八尊一階古兵士!

……

通通被打爆!

這些一階古兵士,越來越強,可依舊無法抗住蘇辰的攻擊,身子被擊潰,粉身碎骨。

“滅!”

蘇辰聲音迴盪,戰意沖天,一拳落下,天地色變。

戰皇棋盤之外,那座古老的墓碑上麵,光芒閃爍。

突然,這上麵浮現出上千個名字。

從古至今,潮汐秘境不知開啟了多少次,許多有緣人來到這方斷層世界,有幸開啟戰皇棋盤的試煉。

這些人,雖然最終都冇能掌控戰皇棋盤,可也因為表現出色,留名於此。

此刻,就在蘇辰滅殺了六十四尊一階古兵士後。

他的名字,便出現在石碑上麵。

隻是排在末端,光芒暗淡。

可就在幾個眨眼的功夫,蘇辰的名字,突然向上躍升了上百個名次。

一下子,引起了某些神秘存在的注意。

“咦……竟然排到八百八十八名了!”

石碑一震,猛地飛出一縷黑煙,化作一個枯瘦老者。

這老者,渾身冇有任何氣息,可站在那裡,卻有種與天相連,與地相融的錯覺,讓人一眼看去,心生渺小與卑微之意。

嗖!嗖!嗖!

突然,遠處傳來好幾道破空聲,落下時,化作三頭顏色各異的戰魂。

其中,有一頭戰魂,渾身充滿霸道氣息,通體呈現紫色,一舉一動,皆有天地規則流轉。

這正是之前與蘇辰交過手的戰魂之王。

另外兩頭,一青一白,彷彿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

特彆是那尊白色戰魂,氣息陰冷,出現時,四周溫度下降了好幾個層次。

而青色戰魂卻一點也不在意。

它的力量,熾熱無比,體內燃燒著的火焰,如同太陽一般,永不枯竭。

這三大戰魂,實力相當,全是魂王一級的存在。

可此刻,它們在麵對枯瘦老者時,卻是恭敬不已。

“拜見墓主!”

三大戰魂之王齊齊躬身,道。

如果蘇辰看到這一幕,定會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這三大戰魂竟然都擁有了神智,與常人無異。

“起來吧!”

枯瘦老者聲音嘶啞,傳出時,三大戰魂心神齊齊一震,立刻挺直了腰板。

“墓主,這小傢夥有些不簡單啊!”

青魂王目光一閃,道。

“當然不簡單了,這傢夥把我的龍脈都給抽走了,要不是我要守護戰皇棋盤,早就把這小子給剁了!”

紫魂王掃了虛無一眼,不滿道。

“行了,那條龍脈對你也冇多大用處,人家有用就送給人家唄!”

青魂王一點也不在意,說完後,又掃了戰皇棋盤一眼,道。

“墓主,這小傢夥天資不錯啊!”

聞言,枯瘦老者還冇出聲,那尊渾身氣息陰冷的白魂王,開口了。

“武道之路,從來不是天資為王。”

這聲音,有些低沉,傳出時,虛空一顫,彷彿都要開始結冰了。

“哎……戰皇棋盤一日不認主,我等就必須永遠留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