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也許,今天他能通過考驗,成為戰皇棋盤之主。”

青魂王與白魂王彼此對視了一眼。

皆從各自目中看到了期待。

唯有紫魂王,還是依舊不看好蘇辰,搖了搖頭道。

“或許,他是激發了什麼秘術,才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力量。”

聞言,枯瘦老者嘴角微微一挑,含笑道:“也不一定!”

戰皇棋盤的空間世界中,蘇辰已經戰得忘我了。

甚至,他都不去在意這所謂的試煉,隻是想著,自己能否打破肉身桎梏,使得龍象罡氣再度突破。

轟!轟!轟!

那尊二階古兵士臉上冷光一閃,往前走出三步。

每一步落下,都如同有驚雷炸開,讓天地轟鳴,讓山河顫抖,讓人心生畏懼。

可是,蘇辰卻臉色不變,踏步間,戰意爆發。

轟轟飛出,直奔那尊二階古兵士而去。

二人,刹那臨近。

伸手、握拳,轟然一擊!

一拳之後,又是一拳。

二人,不斷對轟!

此刻——

誰先膽怯,誰先退卻,誰就輸了!

“戰!戰!戰!”

蘇辰大笑起來。

肉身罡氣,轟鳴變化。

比起當初汲取龍脈之力突破那會,要強大得多。

皇象之體,想要圓滿,那就要在一次次戰鬥中,不斷打破桎梏,完善功法運轉的路徑,增強肉身罡氣的凝聚力,纔可以變得越來越強。

這就是太古龍象訣的修煉之道。

真正的混元煉體武者,那是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的。

那是用自己雙拳打遍天下無敵手練出來的。

戰!戰!戰!

蘇辰戰意滔天,不斷向前,不斷進攻,不斷出拳,越戰越勇。

那尊二階古兵士,氣血一顫,出現了節節敗退的情況。

“滅!”

蘇辰低喝一聲,戰拳落下,立刻將那尊二階古兵士轟殺。

世界,一下子安靜了。

蘇辰目光平靜,掃過八方,感受著自己體表上翻滾的罡氣,正在變得越來越強。

“龍象罡氣,又要突破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期待,喃聲道。

如果有一天,龍象罡氣能夠達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丈。

那麼,便是自己的皇象之體突破到完美之境的時候。

幾乎就在蘇辰將這尊二階古兵士擊殺的刹那。

外界,石碑上麵,他的排名,又一次攀升了。

不過,這一切蘇辰是看不到了。

這個時候,在他的前方虛無,飛出兩名深色的棋子。

落下時,化作兩尊肉身銘符的古兵士。

戰!戰!戰!

蘇辰直接衝出,一拳落下,罡氣奔騰,摧枯拉朽,滅殺一切敵人。

兩尊古兵士崩潰之後,出現了四尊肉身銘符的古兵士。

再然後,便是八尊!

十六尊!

三十二尊!

……

越來越多的二階古兵士出現,蘇辰的戰鬥,越來越激烈。

龍象罡氣,轟的一聲,再一次暴漲了起來。

一千一百一十丈!

一千兩百三十丈!

一千三百六十丈!

……

每一次撞擊,每一次爆發,都使得龍象罡氣蹭蹭往上漲。

時間流逝,又是一炷香時間過去了。

蘇辰進攻的趨勢,變慢了。

這時候,四周出現了五百一十二尊肉身銘符的古兵士。

每一尊,實力堪比人玄境一重的強者。

五百一十二尊人玄境強者,圍殺蘇辰一人,這簡直就是世界末日。

砰!砰!砰!

蘇辰雙拳難敵四手,竟然出現了敗退的跡象。

這些二階古兵士,太多了。

每一個,又都肉身強橫無比,像打不死的怪物。

眼看著就要陷入被圍攻的困境中,蘇辰冷哼一聲。

揮手之間,雷光閃爍。

“黑山雷海!”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踏步間,一拳落下。

轟!

無儘神雷,呼嘯而出,化作一百零八座雷海,席捲之時,捲起了一尊尊黑山,鎮壓一切。

砰!砰!砰!

那些肉身銘符的二階古兵士,剛碰觸到黑山雷海,立刻爆炸開來,灰飛煙滅。

巨響迴盪,天地轟鳴。

無數古兵士身影破碎,散落開去。

一招之間,滅敵數百!

此等神威,無法想象!

四周,塵煙瀰漫,雷光璀璨,黑山爆發,將衝殺而來的二階古兵士一一鎮殺。

“呼……”

蘇辰重重呼了口氣,連續施展‘掌心雷’與‘吞山訣’,消耗了體內大量的靈氣,讓他看起來臉色有些蒼白。

不過,好在那些二階古兵士,全都被他消滅了。

“不愧是荒古天碑出產的武學,互相配合之下,其威能之大,讓人難以想象。”

蘇辰目光一閃,看著那氣勢凶猛的五百一十二尊古兵士被轟殺,喃聲道。

轟!

前方虛無,又是一陣扭曲,出現了一千零二十四枚棋子。

這些棋子,落下時,紛紛化作新的二階古兵士。

新一輪激戰,再次展開。

這次出現的二階古兵士,速度更快,力量更強。

蘇辰無法再像之前那樣橫衝直撞,開始有規律的閃躲。

可他依舊氣勢滔天。

哪怕是後退,臉上冇有任何氣餒之色,反而是越戰越勇。

戰皇棋盤外。

墓碑之上——

戰旗不倒山河在,我以我血薦軒轅!

原本的這一句話,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榜單,一份排名!

三大戰魂之王,連同那位神秘墓主,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這時候,石碑上‘蘇辰’的名字,從九十九名,開始了瘋狂攀升。

九十八名!

八十七名!

七十六名!

六十五名!

到了最後,蘇辰的名字,赫然出現在第四十九名。

金光萬丈,無數人都能看到。

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他的肉身,非同一般,在古兵士的碰撞之中,竟然在不斷強大。”

枯瘦老者目光一閃,輕聲喃喃。

“嬰境之下,能夠闖過第一關為天驕,能夠闖過第二關為妖孽,至於第三關……從古至今,還冇出現過,有誰能在嬰境之下闖過戰皇棋盤試煉第三關!”

白魂王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這小子,難道今天真能獲得戰皇棋盤的認可?”

青魂王臉色一怔,道。

“不,他絕對過不了第三關,就算是第二關,也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