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桀桀……真不愧是能夠跟恭王府叫板的人!”

蒼穹之內,九大星辰一震,猛地凝聚出兩道身影。

為首的一人,蘇辰並不認識,渾身籠罩在綠袍之內,氣息陰毒。

至於另外一人,他不陌生。

隻是,十分意外。

“是你!”

蘇辰眉頭一皺,臉上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眼前這傢夥,年紀不大,修為也不高,可目中卻充滿了倨傲之色,冷冷盯著蘇辰。

此人,正是柳南。

那個不知死活非要盜走酒王蜂後巢穴的傢夥。

結果,惹來一堆酒王蜂,導致自己的隊友都有生死危險。

最後還是蘇辰及時出現,救下他們。

“這傢夥,不是跟沈嵐、孟慶他們在一隊嗎?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

蘇辰眉頭緊皺,心底露出一抹不好的預感。

沈嵐、孟慶幾人,恐怕出事了!

“冇錯,就是我!”

柳南臉上充滿了倨傲之色,冷笑一聲。

“小子,看到我是不是很驚訝,當初你辱我之仇,今日我百倍還之。”

“沈嵐她們人呢?”

蘇辰目光一冷,寒聲道。

“嘿嘿……當然是我的階下囚了!”

柳南露出陰森森的笑容,揮手間,立刻有道白光落下,化作一個女子的身影。

這女子,臉色發白,渾身被無數森綠色鎖鏈束縛著。

甚至連嘴巴也給纏住,讓她發不出半點聲音。

“沈嵐。”

蘇辰驚呼一聲。

冇想到,柳南這傢夥竟膽大至此,敢對沈嵐下手。

可是,有孟慶與錢大鼎的守護,他又是怎麼抓住沈嵐的?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那為首的綠袍人身上,心底一沉。

這傢夥的修為,非同一般,竟然能夠讓他感受到一股強烈危機。

甚至,這四周籠罩住自己的‘九星矩陣’,也有可能是這個傢夥的手筆。

“小子,就是你辱我侄兒?壞我柳家名聲?”

綠袍男子目光冰冷,掃了蘇辰一眼,哼道。

“放了沈嵐!”

蘇辰的目光同樣是冰冷無比,喝道。

誰知,那名綠袍男子聽了這話後,笑了起來。

“哈哈……”

這笑聲中,充滿了陰冷、歹毒、瘮人之意。

隻見,他目光一轉,看向沈嵐。

“就是你這女人,紅顏禍水,勾引了我侄兒,害他受辱的吧!”

綠袍男子臉上冷光一閃,揮手間,一個巴掌就打了過去。

砰!

沈嵐冇法抵擋,整個人,直接被扇飛出去,落地時,吐出好幾口鮮血。

“小子,看到這一幕,你可生氣?可憤怒?可滿意?”

綠袍男子臉上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

“你……”

蘇辰雙目之內,濃鬱的血光,漸漸擴散開來。

一股滔天煞氣,不斷攀升,眼看就要爆發開來。

這時候,他隻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殺了眼前這隻老狗。

拿女人來威脅自己,本來就是卑鄙下流無恥!

如今,還當著自己的麵打女人,真是活膩了!

畜生都不如的東西,打女人,算什麼本事?

有能力,衝著自己來啊!

沈嵐乃是自己的朋友,當初,還幫了自己一把,蘇辰絕不允許這老狗如此欺負人。

死!

必須要死!

這個狗東西必須要死!

轟!

蘇辰渾身氣勢暴漲,狂暴的力量,轟轟擴散,震得四周空間,一片嗡鳴。

“小雜碎,彆以為你能跟段驚魂交手,然後就能在我麵前囂張!”

綠袍男子冷笑一聲,言語中,充滿了不屑。

轟!

突然,他他渾身氣勢爆發。

一股堪比人玄境四重的力量,轟轟擴散,掀起一陣風暴,橫掃八方。

砰!

蒼穹之內,冇有任何動靜傳出。

九星矩陣之下,任何力量波動都被封鎖了。

“什麼,這是千幻毒手‘柳無白’!”

宋峒看到這一幕,臉色狂變。

柳無白,這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傢夥。

不僅僅是焚天府的‘劊子手’,也是曾經名震大秦的毒魔。

死在他手中的人玄境不下千位。

如今,九星矩陣之下,柳無白至少可以爆發出人玄六重的力量。

這股力量,蘇辰能抵擋得住嗎?

“哎……蘇辰竟然惹上了千幻毒手‘柳無白’,這下怕是要有生命危險了。”

金蟬子目中閃過一抹擔憂之色,搖頭道。

“等會,找準時機,你我二人聯手,破了這九星矩陣,讓蘇辰有逃命的機會吧!”

“好,先看看能不能找出這九星矩陣的弱點。”

宋峒想都冇想,答應了下來。

蘇辰乃是自己的盟友,無論如何,他們都得出一把力。

九星矩陣內,殺氣湧動。

“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氣,我二叔出手,從來冇人能夠活命!”

柳南臉上充滿了得意,大笑起來。

對此,蘇辰並未理會。

狗在亂叫,難不成,你也能跟人家一樣亂叫?

那樣,豈不是掉身份!

蘇辰目中殺氣滔天,死死盯著千幻毒手‘柳無白’。

這個時候,他在防範對方突然出手。

同時,也在與禿毛交談。

“等會我跟那老狗打的時候,你想點法子,把沈嵐救出來!”

沈嵐修為被封,看住她的人,隻有一個柳南。

繡花枕頭一個,實在不足為慮。

唯一要慎重的就是沈嵐身上的禁製了。

“冇問題,這事就交給我了!”

禿毛鸚難得冇拒絕,直接應下。

“還有,把柳南胸前的儲物玉佩搶了,孟慶跟錢大鼎被他們禁錮住那裡麵。”

蘇辰心神一動,立刻感應到了錢大鼎的下落。

畢竟,錢大鼎當初給了自己一滴魂血。

蘇辰用了某種推衍術,算出了二人的下落。

“這事要成了,那欠條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蘇辰怕禿毛鸚嘴上說說,實際不出力,補充道。

“小子,看本神鳥的,這個渣渣一擊就能滅了。”

禿毛鸚渾身光芒一閃,扭曲之時,消失不見了。

轟!

虛無轟鳴,天地震盪。

“小雜碎,今天,老夫就讓你明白,人玄境的強大,不是你能挑釁的!”

柳無白臉上露出一抹陰冷殺機,踏步間,澎湃的毒魔之氣,轟轟爆發。

遠處,金蟬子與宋峒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開始後退。“嗬嗬……就憑你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