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有力的雙手,寬闊的胸膛,溫柔的動作……

還有蘇辰身上那股氣息,都讓她如癡如醉。

“你……你冇事吧?”

蘇辰一隻手攬住了沈嵐的柔腰,柔聲道。

“啊……冇事。”

沈嵐反應了過來,搖頭道,

吼!

突然,一道急促的獸吼聲,傳了過來。

那頭青色獵豹,猛地竄出,速度快到了極致,轟然殺來。

“這畜生,簡直是在找死!”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憤怒,踏步間,便是要衝了出去。

可誰知,沈嵐伸手,一下子攔住了他。

“這頭獵豹修為不強,還是我來吧!”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倔強與堅定。

“好!我給你壓陣!”

蘇辰點點頭,道。

沈嵐自從覺醒了‘七竅藥神體’第一竅之後,修為飛漲之快,無法想象,簡直就是一日千裡。

如今,她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嬰境,比起蘇辰還要高。

隻是在戰力方麵,要弱了許多。

嗖!

沈嵐抬手一揮,立刻有道青光飛出,如同草繩一般,飛速繞動。

“吼……”

青色獵豹速度雖快,可還是一個避閃不及,被這草繩給割傷到了。

“萬草長青!”

沈嵐嬌柔的身軀之內,蘊含一股無法想象的力量。

這力量,爆發開來,簡直就是驚天動地。

隻見,她一掌拍了過去。

大地上的草木,紛紛飛出,宛如利刺,直接朝著青色獵豹轟擊而去。

“吼!”

青色獵豹臉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

無論如何,它都想不通。

眼前這個差點被自己吃進嘴中的獵物,為何會如此之強。

這時候,它可一點都不敢懈怠。

幾乎就在倒退之時,青色獵豹渾身亮起一陣濃鬱火光。

轟!

一道巨大火柱,破開一切,貫穿虛空,轟轟落下。

“萬草長青,木動神天。”

沈嵐一點也不懼,抬手一拍,草起木臨,與那巨大火柱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火柱一顫,崩潰開來,草木燃燒,化為飛灰。

“咦……這小妮子體內的力量,好強啊!”

蘇辰雙眼一縮,目中閃過濃濃的驚訝。

轟!

青色獵豹速度奇快,如光一般,瞬閃開去。

可就在這時,沈嵐一步踏出,渾身亮起一陣神秘光芒,宛如仙女下凡。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氣勢,轟然落下。

那頭青色獵豹渾身一顫,彷彿被定住了,無法逃竄。

“滅!”

沈嵐低喝一聲,揮手間,萬草落下,立刻將那頭獵豹死死纏住。

甚至,這些草木還都生長出了利刺,不斷吞噬獵豹的生命。

“嗚……”

青色獵豹目中充滿了求饒,嗚嗚叫起來了。

“這……”

沈嵐看到這一幕,心底一軟,放緩了動作,冇有再讓那些草木吞噬獵豹生命。

“既然你不想殺它,那就把它收做靈寵好了。”

蘇辰一下子明白了沈嵐的為難。道。

沈嵐從小,便是十分心慈,且與人為善,自然不願多做殺戮。

聞言,那頭青色獵豹臉色大喜,連連點頭。

“既然你想做我靈寵,那……那我就收下你吧!”

沈嵐沉吟片刻,揮手間,便是打出一個獸印。

轟!

獸印飛出,落下時,便是融入到青色獵豹的額頭中去。

刹那間,靈寵契約完成。

“原來……你叫青火地豹,才兩個月大?”

沈嵐一愣,有些冇反應過來。

這頭實力不比她弱的靈寵,竟然隻有兩個月。

青火地豹輕嗯一聲,乖巧的趴在沈嵐身旁,似乎十分喜歡自己這個主人。

隻是,當它的目光落在蘇辰身上時,忍不住一顫。

這個看起來一臉和善的少年,體內所蘊含的力量,可怕到了極致。

也許,隻有荒獸森林內的大佬才能與之抗衡。

“嗯?這是荒獸血脈?”

蘇辰心神一凝,仔細觀察,也發現了青火地豹血脈的不同尋常之處。

這血脈,不同於太古異種。

彷彿蘊含某種規則,使得它們體質格外強大。

四周靈氣,都會自然的朝著荒獸身體彙聚而去。

嗖!嗖!嗖!

突然,好幾道身影落下。

宋峒與金蟬子進來了。

還有,姍姍來遲的禿毛鸚。

“哇……誰把一頭兩個月大的荒獸收做靈寵了?”

禿毛鸚一進來,像是看到什麼怪事一般,驚呼道。

“什麼?這個大傢夥才兩個月?”

金蟬子臉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

“荒獸,原來這就是荒獸!”

宋峒心神一震,喃聲道。

“好了,你們就彆大驚小怪了,這是沈嵐收服的。”

蘇辰解釋了一句,然後,帶著眾人,朝著空間深處走去。

整個石亭空間,青山綠水,草長鶯飛,看起來美不勝收。

可實際上,在這份祥和寧靜之下,正隱藏有不為人知的凶險。

沈嵐憑藉著靈寵契約,與青火地豹溝通一番後,得知了此地有一片巨大藥田。

對此,禿毛鸚興奮極了。

“小傢夥,找到藥田,本神鳥重重有賞!”

禿毛鸚坐在青火地豹的額頭上,風騷道。

“吼……”

青火地豹發出一聲不滿的咆哮。

可是,它卻不敢拿禿毛鸚怎麼樣。

這傢夥的血脈之力,太強了。

隻是單單一股氣息,便能將自己壓得死死。

“嗚……”

青火地豹一臉委屈的看著沈嵐,目中充滿求救之色。

“神鳥大人,您就不要欺負小青了!”

沈嵐有些心疼道。

這一路走來,禿毛鸚對於青火地豹各種感興趣,各種研究。

真是苦了這頭隻有兩個月大的荒獸。

“禿毛鸚,聽到冇有!”

蘇辰掃了這傢夥一眼,道。

“安心啦,這傢夥皮糙肉厚,折騰不死!”

禿毛鸚擺了擺手,道。

因為有蘇辰的吩咐,接下來,它也不好太過分。

隻是,偶而揪揪青火地豹的眉毛,偶而抓抓青火地豹的皮囊,偶而踢踢青火地豹的肚子。

“嗚……”

青火地豹委屈得不行,隻能一個勁加速,帶著眾人,直奔目的地而去。

“這才差不多嘛!”

禿毛鸚心底嘀咕了一句。

有陰陰謀得逞的小開心!

半個時辰後。

一行幾人,速度降了下來。

最後落在一處山頭上麵。

前方,乃是一片遼闊的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