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前方,乃是一片遼闊的平原。

整個平原,土地肥沃,長滿藥草,且普遍都是萬年以上的靈藥。

這些靈藥,品質最差的也是二品。

高的,不僅有一品靈藥,甚至還有一些達到了仙藥級彆。

仙藥之中,也是分了級彆。

三六九等。

其中,九等仙藥最遜。

一等仙藥級彆最高,品質最好。

也是最為難得一見。

仙藥之珍貴,無法想象。

即使萬年聖地,也都不一定能夠誕生出一株仙藥。

眼前這片藥田之中,所出現的仙藥,最好的便是九等仙藥。

“哇……仙藥!”

禿毛鸚雙眼發亮,立馬衝了過去。

轟!

剛一臨近,整個身子,便是被一麵光牆給擋住了。

這時候,眾人仔細一看。

發現在這片平原四周,存在一麵圍攏起來的牆。

這牆,好似白紙一般,融於虛無,不易察覺。

可在臨近之時,便是會爆發出來。

將人阻擋。

“丫的……虛空成陣,哪個老傢夥佈下的手段!”

禿毛鸚忍不住破口大罵。

隻見,它渾身光芒亮起,氣勢滔滔,爆發出耀眼光芒。

“給我燒!”

禿毛鸚張嘴間,立刻噴出一陣白色火焰,落下時,焚燒一切。

“這股力量……”

金蟬子雙眼一縮,目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驚駭。

從禿毛鸚噴出的火焰中,他感受到一股滅人靈魂的力量。

“什麼?這道火焰之中,竟然蘊含了規則的力量。”

宋峒心神一顫,腦海轟鳴,忍不住驚聲道。

這一刻,禿毛鸚的氣息變得強大起來了。

轟!

白火噴出,浩浩蕩蕩,如同一道火河,轟然落下。

砰的一聲!

巨響傳出,迴盪開來。

那虛空之內,赫然出現一個陰陽陣。

這虛空陰陽陣,呈現黑白光芒,代表太初兩極。

轟!

此刻,虛空陰陽陣,突然一轉,立刻將禿毛鸚噴出的火焰都給吸引了。

到最後,火光散去。

虛空之陣,依然冇有變化。

“什麼,這是虛空陰陽陣!”

禿毛鸚忍不住驚呼一聲。

虛空陰陽陣,乃是上古時代十分出名的一座大陣。

此陣,幾乎達到了天級頂峰。

一些強大的宗門,通常會在山門佈下此陣,阻擋來敵。

“哎……”

金蟬子等人深深看了一眼虛空陰陽陣,歎聲道。

這陣法,除非是傳說中的陣法天師來了,纔有可能破解得了。

“該死,這座虛空陰陽陣把本神鳥的火焰吞了?”

禿毛鸚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不行,今日,本神鳥一定要破了你這虛空陰陽陣!”

禿毛鸚氣得羽毛都要豎起來了。

磨牙霍霍,又要出手。

可這時候,蘇辰一步走出,來到它跟前,阻止道。

“彆白費力氣了,虛空陰陽陣,已經與這片天地合二為一,你就算把你體內的火焰噴完了,也都冇有用。”

蘇辰搖了搖頭,道。

聽到他這麼說,宋峒與金蟬子二人,也都放棄了。

可誰知,禿毛鸚卻是眼睛一亮,直勾勾的看著蘇辰。

“小子,彆賣關子了,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

“冇錯,我是有辦法。”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自信,淡笑道。

“那就趕緊行動啊!”

禿毛鸚急了起來,催促道。

眼前這些靈氣撲鼻的藥草,對它來說,簡直就是無法抵抗的誘惑。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蘇辰白了它一眼,揮手間,立刻有一團符文飛了出來。

這符文,正是四象九封陣的符文。

轟!

整一團九封陣符文,落下時,立刻融入到虛空陰陽陣中去。

不到眨眼的功夫,那麵光牆立刻裂開了來,露出一個口子。

“走吧,我們進去吧!”

蘇辰淡笑一聲,踏步間,帶著沈嵐進入了藥田。

“什麼?這……這就成了?”

禿毛鸚睜大了眼,不可思議道。

“這……”

金蟬子整個人,呆住了。

“成了?這就成了?”

宋峒也是傻眼了。

無法置信!

這簡直就是無法置信!

區區一團九封陣的符文,竟然直接就在虛空結界上開了一個口子。

眾人帶著滿腹的疑惑,進入藥田。

“小子,你快說說,怎麼破開這虛空陰陽陣的?”

禿毛鸚冇顧得上去收取靈藥,急不可耐道。

這時候,金蟬子等人也跟了上來,滿臉疑惑的看著蘇辰。

“誰說我破開了虛空陰陽陣?”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啊……冇有破開?那我們怎麼能夠進來?”

禿毛鸚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道。

其餘人,也都是露出不解的神色。

包括那頭青火地豹,也是呆呆的看著蘇辰。

眼前這個年輕人,太可怕了。

不費吹灰之力,便是破開了擁有絕對防禦的虛空大陣。

恐怕,就算是它族內的長輩來了,也都做不到這一點。

青火地豹看向蘇辰的目光,變得更加畏懼了。

“其實,真冇你們想象的那般複雜,虛空陰陽陣,雖然與整個空間合二為一,變得強大無匹,可正因為如此,它也有了漏洞。”

蘇辰目光輕輕掃過眾人,解釋道。

“這個漏洞,便是四象九封陣。”

“為什麼?”

金蟬子對於陣法,也頗有研究,可這個時候,依舊滿臉不解。

“四象九封陣,與虛空陰陽陣,全都是融入到整個石亭空間的大陣,二者氣息相輔相成,已經融合到了一起。”

蘇辰冇有隱瞞,說道。

“剛纔,我使用四象九封陣的符文,輕而易舉間,便是融入到虛空陰陽陣中去。”

“九封陣的符文,已經被我煉化,所以,自然而然的,可以藉此在虛空陰陽陣上麵開個口子了。”

聽到這裡,眾人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其實,他們心中,還是有很多疑惑。

比如蘇辰是如何看出‘四象九封陣’與‘虛空陰陽陣’乃是同源一體?

比如蘇辰是什麼時候把九封陣的符文進行煉化,掌控隨心?

比如蘇辰是如何抗住陰陽陣的威壓進行符文融合?

……

這一切,他們都冇有問出來。

方纔。

蘇辰雖然說得輕描淡寫。

可做起來,絕對困難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