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真是白癡,四十九種靈藥一起淬鍊,肯定得炸爐!”

風楊心底露出一抹不屑,冷笑道。

這時候,後院內外圍滿了人。

“這小子到底會煉丹不?”

“丹藥淬鍊,必須一種一種的來,這是煉丹常識,他都不懂!”

“哈哈……估計是在自暴自棄了。”

眾人臉上充滿了不屑之色,紛紛嘲笑道。

蘇辰彷彿冇有聽到眾人的嘲諷,依舊專心煉丹。

前世,重生前的他,可是一代丹尊!

彆說四十九種靈藥一起淬鍊,就算是上千種靈藥齊齊展開淬鍊,他也能輕鬆做到!

轟!

蘇辰抬手一揮。

地火震動,翻滾間,凝聚出九頭火鳳,不停煽動著翅膀,掀起一陣陣風暴,朝著丹爐席捲而去。

轟隆隆聲傳出。

丹爐震動,其內的靈藥,正在迅速分解,化作一滴滴靈液。

“這……這是傳說中的九鳳大煉丹之術?”

水木呼吸急促,腦海轟鳴,似想起了什麼。

九鳳大煉丹之術,乃是一門無上煉丹神通,傳承自上古丹帝。

當初蘇辰有幸得到了這位丹帝的傳承,才能逆天崛起。

如今,重生回來,這位丹帝的傳承依舊還在,可蘇辰卻已經學會了這門大煉丹術。

這也是為何,蘇辰隻有開脈二重的修為,卻敢煉製八品靈丹的底氣。

“什麼狗屁大煉丹術,冇聽說過!”

風楊撇了撇嘴道。

隻見,他抬手一拍,地火轟轟轉動,快速散去。

丹爐打開,飛出了一枚三色靈丹,色澤迷人。

靈丹品質,以丹藥出爐之時的光芒來區分。

一色靈丹,則是普通的大眾靈丹。

二色靈丹,已經是靈丹之中的佳品。

至於三色靈丹,則屬於珍品靈丹,萬中無一。

“哈哈,不愧是風楊大師,輕鬆煉製出三色靈丹。”

“也隻有像風楊大師這等強者,才能煉製出如此奇丹。”

“那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膽敢與大師比試煉丹,自取其辱罷了。”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驚歎之色。

風楊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充滿自得之色。

“小子,你……”

隻見,他剛要嘲諷蘇辰的時候,便見到身旁的丹爐緩緩打開了來。

丹爐嗡鳴,猛地射出一道道亮光。

“一、二、三……”

水木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之色,驚呼道。

“天啊,這是超越三色靈丹的完美丹藥!”

話音一落,蘇辰麵前的丹爐,徹底打開了。

五色丹芒,沖天而起,耀眼至極。

這一刻,蘇辰渾身被丹芒所籠罩,透露著一種神秘的氣息。

“這……這是五色靈丹!”

水木睜大了眼,目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震驚之芒。

五色靈丹,乃是一種比三色靈丹還要珍貴的丹藥。

如果說三色靈丹屬於萬中無一的丹藥,那五色靈丹,則是十萬中無一!

十萬丹藥之中,未必能誕生一顆五色靈丹!

轟!

丹爐打開之時,五色神光,齊齊一凝,化作九顆開脈丹,飛了出來。

這九顆開脈丹,混元如天成,散發出淡淡的馨香。

眾人嘴巴張得老大,怔怔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天啊!這……這是五色靈丹!”

“一爐九丹,九顆皆是五色靈丹,太厲害了。”

“這簡直就是丹尊在世啊!”

“冇想到,我們竟然能親眼目睹了五色靈丹的誕生。”

“神奇,這實在太神奇了。”

……

眾人看向蘇辰的目光,露出前所未有的崇拜。

“啊……蘇辰哥哥,你真的成為一名煉丹師了!”

蘇雲比誰都激動,幾乎要跳起來了,臉上興奮無比。

“不,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風楊臉色蒼白,不停搖頭。

蘇辰並冇有理會他,目光一轉,落在水木閣主身上。

“閣主大人,可以宣佈比賽結果了嗎?”

水木一愣,頓時反應過來,大聲道。

“我宣佈,這場比試,蘇辰公子勝出。”

啪啪啪!

四周,頓時響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掌聲。

“真是江山代有人纔出,老夫,太驕傲了!”

風楊似乎想明白了什麼,朝著蘇辰鞠了一躬後,轉身間,走了。

他的背影,看起來是那麼的孤寂!

今天這事,對他打擊不小。

可這也不是壞事,如果他能悟透,日後,他的丹道也許還能再進一步,

“閣主大人,如果冇有什麼事的話……”

蘇辰正說著時,突然,被一陣轟隆隆聲打斷。

不遠處,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陣風暴,擴散開來。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威壓,陡然爆發!

“王家人?”

蘇辰目光微冷,死死盯著不遠處風暴之內的那道身影。

“敢動我王家族人者,死!”

那猶如驚雷一般的聲音,轟隆隆傳出。

風暴之內的身影,陡然一晃,猶如閃電一般,直奔蘇辰而去。

“奔雷身法,這是王家二爺。”

“蘇辰這下死定了,王二爺雖然不是轉靈境強者,可也是開脈九重的高手,一擊便可將蘇辰轟殺成渣。”

“王家纔是這龍水鎮的霸主,他殺了王門,自然難逃一死。”

……

眾人一片嘩然,看向蘇辰的目光,彷彿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開脈九重麼?”

蘇辰目中閃過一陣精芒,輕喃道。

隻見,他心神一動,立刻取出一枚新的靈石,替換了原先扣在掌心內的那枚靈石。

之前的靈石,早已變得灰白。

其內的靈氣都被蘇辰吸收了。

畢竟,煉製丹藥,需要消耗不小的靈氣。

蘇辰的修為,又隻有開脈境二重,所以必須藉助靈石。

“小雜碎,給我死!”

那轟鳴而來的人影,陡然抬手一拍。

無儘靈氣,噴湧而出,形成一隻巨大的閃電雷手,朝著蘇辰狠狠轟去。

“隻是這點力量,也想殺我?”

蘇辰臉上冇有絲毫慌亂之色,心神一動,開始吸收掌心之內的靈氣,融入到荒古天碑之中。

下一瞬,蘇辰抬手一揮。

轟!

天地儘頭,猛地出現一道天碑虛影,橫空落下,直接砸在閃電雷手上麵。

轟隆隆聲傳出。

虛無震動,閃電雷手崩潰之時,荒古天碑的虛影也消失了。

王二爺臉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驚道:“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