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07章

虛空陰陽雷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荒元冰雀渾身亮起一陣耀眼光芒。

那鱗次櫛比的羽毛,齊齊一震,飛了出去,如同毀滅寒刀,破碎一切。

轟隆隆聲傳出。

朱雀神火,最先崩潰開來。

而後,青龍、白虎,皆是直接被震飛出去。

到最後,玄武鎮壓,也崩潰開來。

“吼!”

荒元冰雀力大無窮,擊飛四大聖獸之影的圍攻後,急急退去。

如今,它感覺得到,陣法之力還在爆發,越來越強大。

若是再不走,自己很可能根本無法離開。

“想走?門都冇有!”

蘇辰冷哼一聲,心神運轉,全力催動虛空陰陽陣。

轟!

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道紫色天雷。

這道天雷,足足有十萬丈之大,狠狠劈了下來。

“啊……”

荒元冰雀渾身一顫,發出一聲慘叫,羽毛焦黑,直接被轟落下去。

“虛空陰陽雷,可不是區區一頭荒獸能抵擋的!”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心神運轉,又再次催動虛空陰陽陣。

連續降下三道陰陽神雷。

砰!砰!砰!

九重雲霄,雷動神州。

一片毀滅風暴之內。

荒元冰雀,正在發出歇斯底裡的吼叫。

“吼!”

荒元冰雀整個身子,立刻膨脹起來,羽毛上麵,更是露出一道陰冷的寒霜。

這些寒霜,擴散開來,便是讓得虛空一顫,連同那陰陽神雷都被冰封。

“果真是冰霜血脈,開始拚命了嗎?”

蘇辰站在四聖祭壇上麵,衣袂飄飛,目中充滿冷酷之色。

“吼!”

荒元冰雀發出一聲大吼,周身之間的冰霜,立刻凝固起來。

彷彿化作一層防禦無雙的冰甲。

還有它的氣息,也在這一刻,瘋狂暴漲。

眨眼間,便是達到地玄境之巔。

這是在燃燒血脈換來的修為提升。

時間一過。

那麼,它就會修為跌落,直接從原本的地玄境三重,變成人玄境九重。

而且,這種情況造成的修為跌落,很難在短時間內恢覆上去。

不過,荒元冰雀不在意。

如今保命要緊。

若是不燃燒血脈,那麼,自己就得死在那些陰陽神雷之中。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狂暴氣息,席捲開來,將四周古木紛紛摧毀。

“四聖之影,鎮壓!”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滔天戰意,氣勢爆發,恐怖至極。

轟!

刹那間,四大聖獸,齊齊飛出,破開一切寒氣風暴,直奔荒元冰雀而去。

“吼!”

荒元冰雀感受到自己體內充滿了狂暴力量,頓時信心十足,發出蔑視八方的巨吼。

“死!”

這吼聲之內,隱約間,包含了這樣一個字。

砰!

荒元冰雀張嘴間,吐出一顆雪色冰球。

這冰球,開始時,隻有拳頭大小,可在飛出去的一瞬,立刻吸收無儘靈氣,滾滾變大。

到最後,赫然成為了堪比太陽般的巨大冰球。

散發出無敵威壓,直奔蘇辰而去。

擒賊先擒王!

荒元冰雀智慧不低。

它知道,這一切都是蘇辰的手筆。

隻要殺了蘇辰,虛空陰陽陣不攻自破。

“冰霜血脈,果然不凡!”

蘇辰淡淡看著這一幕,臉上冇有絲毫懼怕之色。

幾乎就在這時,巨大冰球,疾馳落下,直接炸開,變成一隻隻冰天巨手。

砰!砰!砰!

大地八方,傳出一道道巨響。

冰天巨手,覆壓一切,滅殺所有。

數不清的古樹、巨石,全都化為飛灰。

“嗯?”

蘇辰看著這一幕,目光平靜,伸手一拍。

頃刻間,整個虛空陰陽陣的力量都彙聚在自己的跟前。

到最後,化作一層黑白光幕。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冰天巨手,轟然落下,毀滅一切。

一個又一個毀滅風暴,擴散開來,震動九州。

“吼!”

荒元冰雀發出一道得意的笑聲。

在它看來,蘇辰是必死無疑了。

而且,那幾尊四聖之影也都消失了。

還有虛無之內瀰漫著的鎮壓力量,也冇有了。

“吼……”

荒元冰雀發出一聲興奮的叫喊,飛了出去,直奔第一陣眼而去。

可就在要臨近之時,它立刻感受到一股強烈危機。

剛要退去,可卻來不及了。

砰!

一隻青龍巨爪,直接探了出來,狠狠拍了下去。

“吼……”

荒元冰雀一個躲閃不及,渾身冰甲,直接被砸出好幾道裂縫。

“你這頭畜生,也高興得太早了吧!”

突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了開來。

風暴一震,消失了。

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走了出來。

荒元冰雀看著這一幕,傻眼了。

幾乎就在它反應過來時,冇有遲疑,瘋狂倒退。

“還跑得了嗎?”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一抓,立刻有個陣盤飛了出去。

陰陽陣盤,迎風暴漲,光芒滔天。

四周虛無,赫然出現了一陣陣漣漪,擴散之時,整個天地,一片扭曲。

“殺!”

蘇辰心神一動,溝通陰陽陣盤,爆發出全部力量。

轟!

陰陽陣盤四周,光影重疊,變化之時,凝聚出一道道黑白光刃。

這些光刃,力量恐怖至極。

“死!”

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傳出時,立刻有無數黑白光刃飛出。

“吼……”

荒元冰雀目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駭,拚儘全力,瘋狂抵擋。

砰!砰!砰!

巨響傳出,天轟地鳴,世界隕落,山河失色。

整個天地間,掀起一片又一片的風暴,席捲八方。

到最後,荒元冰雀身上的冰霜護甲,徹底崩潰。

荒元冰雀渾身是血,傷痕累累,直接掉落。

“呼……”

蘇辰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揮手間,把四聖祭壇收進體內。

這時候,虛空陰陽陣其它陣眼的力量,都已經消耗乾淨。

僅僅隻有四聖祭壇,根本冇有多大作用。

好在,最終還是重創了荒元冰雀。

“什麼?小子,你真的殺了荒元冰雀?”

禿毛鸚一看到戰鬥平靜,立刻飛了出來。

“廢話!”

蘇辰冇好氣瞪了這傢夥一眼。

真是典型的貪生怕死!

如果,禿毛鸚要是願意配合自己。

動用它的神通‘血脈震懾’。

自己也不至於被這頭荒獸打了好幾下,吐了好幾口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