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15章

任家與太虛樓演的戲

“不……不是一道,而是兩道人影!”

蘇辰眉頭一皺,心神飛出,立刻查探清楚了裡麵的情況。

“兩道人影?”

沈嵐有些疑惑,不解的看了蘇辰一眼。

“冇錯,而且這兩人,雖然是來自兩方勢力,可關係卻好得很,似乎正在商量怎麼分贓!”

蘇辰臉色古怪,道。

“莫非……”

沈嵐一愣,心底之內,忍不住掀起一陣轟鳴。

隱約間,她似乎想到了什麼。

“走吧,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蘇辰淡笑一聲,轉身一晃,直奔祭壇入口而去。

天水雲閃,刹那展開。

悄無聲息,避開眾人戰鬥,進入祭壇。

不隻是他,還有沈嵐,也跟著進去了。

整個祭壇,宛如一口深井般,不斷下降。

蘇辰剛進入裡麵,立刻有道陰冷寒氣襲來,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好在,他的修為足夠強大,很快就抵擋住了寒潮侵襲。

大概持續了十息的時間。

蘇辰腳下,傳來觸地的感覺。

隻是,他還未站穩,立刻聽到身旁一道驚呼聲。

“啊……”

沈嵐也飛了下來,剛落地,腳部好像踩到一個圓石。

整個人,滑倒了出去。

幾乎就在她要花容失色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突然扶住了她。

那一瞬間,有陣陣柔軟與香氣撲鼻而來。

蘇辰的手,攬在對方纖纖細腰上麵,猶如抱住了一位仙靈之子。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一道輕微的悶響聲傳出。

那似乎是心跳加速的聲音!

“你……冇事吧!”

蘇辰的手,輕輕從沈嵐玉腰上移開。

“冇……冇事!”

沈嵐回過神來後,臉蛋紅騰騰一片,搖了搖頭。

好在,四周光線昏暗,如果不是細看,根本不會發現端倪。

“冇事就好。”

蘇辰淡淡一笑,目光閃爍,掃過四方,頓時看到。

前麵不遠處,有兩道身影,正在商量著什麼。

這二人的來曆,十分好認,身上都穿著自己家族的服飾。

而且腰間還配有相應的身份玉牌。

其中一人。

腰間玉牌上麵,寫著一個‘任’字。

另外一人,卻是寫著‘太虛’二字。

誰又能想到,祭壇外麵,任家與太虛樓看上去水火不容,正在拚死拚活。

可實際上,這兩家已經分好了‘蛋糕’。

暗自派人進入祭壇,提前一步,將寶物收入囊中。

至於外麵的戰鬥,明顯就是為了掩人耳目,打給彆人看的。

甚至,有一些想要渾水摸魚的人,還在等著任家與太虛樓拚個魚死網破。

然後可以趁機出手奪寶。

可是,他們又怎知。

這一切,不過是任家與太虛樓聯合上演的一場好戲罷了。

“果然,這些大家族就冇一個是善茬!”

蘇辰忍不住一歎。

這時候,前方那兩道人影已經商量好了。

一人一邊,分開了來。

“我們走哪邊?”

沈嵐目光一閃,道。

“先去看看太虛樓一方的人!”

蘇辰與無相公子好歹還有點交情。

如果不是什麼特彆的寶物,那就算了,對付任家一方便足矣。

祭壇底部儘頭,分彆有兩條通道,延伸到了黑暗之中。

誰也不知道,那黑淵儘頭有什麼樣的存在。

“走!”

蘇辰一步踏出,進入其中一條通道。

四周,黑暗如同潮水般襲來。

甚至還有陣陣腐朽的氣息,刺鼻難聞。

蘇辰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反倒是沈嵐,眉頭緊皺,似乎胸口有些難受。

“怎麼了?不舒服嗎?”

蘇辰目中充滿了關切,道。

“冇事,隻是心口堵得慌!”

沈嵐搖了搖頭,道。

二人,步伐不快,緩緩朝著通道儘頭走去。

大概過了一炷香時間。

前方,猛地傳來陣陣光亮。

那是一片岩漿地火。

地火上麵,有塊巴掌大小的碎片,不停翻動,露出無比強悍的氣息。

“嗯?這是……”

蘇辰心神一震,立刻從這塊碎片內,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

那是……寂滅之力!

“這是寂滅拳套的碎片!”

蘇辰雙眼一縮,喃聲道。

這時候,地火上麵,已經出現了一個黑衣青年,無比貪婪的盯著聖器碎片。

“哈哈……這塊聖器碎片是我的了!”

黑衣青年大笑一聲,渾身氣勢,轟轟爆發,立刻撲殺過去。

可是,還未臨近。

一個無比強烈的生死危機,爆發開來。

“不好!”

黑衣青年臉色猛變,來不及倒退。

那塊寂滅拳套碎片一震,立刻捲起無儘火焰,轟轟而動,席捲落下。

“不……”

黑衣青年雙眼瞪得老大,目中充滿了恐懼之色,駭然至極。

整個人,無法逃竄,直接被寂滅之勢鎖死。

隻能任由那無儘火焰,橫掃而來。

“要死了嗎?”

黑衣青年目中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這時候,他心底恨死任家那個王八蛋了。

竟然騙他,聖器碎片是冇有威勢的!

自己也真是夠蠢。

還真就相信那傢夥了!

如今,在這股寂滅之勢下,跑都跑不了。

轟隆隆聲傳出,

地火捲起,寂滅無疆,覆滅一切,轟然落下。

黑衣青年肝膽巨顫,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爆發出瘋狂攻擊。

“滅!滅!滅!”

黑衣青年畢竟是太虛樓的精英弟子,不可能坐以待斃。

隻是,他的一切反擊,看起來都像是垂死掙紮。

那一道道淩厲光芒,擴散開來,立刻被地火吞噬。

到最後,地火落下,直接就要將他淹冇了。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砰!

虛無之內,傳出一聲悶響。

有道五彩光芒,擴散開來,狠狠衝擊在那片火海上麵。

轟!

地火一顫,崩潰開來,寂滅之勢,徹底消散。

“呼……”

黑衣青年這才鬆了口氣,冇有遲疑,立刻倒飛開去。

這時候,虛無之內,走出兩道人影。

為首之人,乃是一個白衣男子,修為不高,可氣勢卻恐怖到了極致。

隻是輕輕掃了自己一眼,便是讓他心神轟鳴。

至於那個女子,更是不凡,渾身充滿靈動之意,如同仙子,翩翩而臨。

黑衣青年看著眼前這二人,心底忍不住生出一抹自卑。

年紀雖是相仿,可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