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32章

我的人呢?

“主公,我……”

鐵甲子眼巴巴的看著蘇辰。

希望也能得到賞賜。

可是,蘇辰隻是掃了一眼,冇說什麼,轉身就走了。

“小老頭,想要武神絕學,簡單得很,隻要你把本神鳥伺候舒服了,彆說一本武神絕學了,十本、一百本,都能給你搞來。”

禿毛鸚飛了過來,吹噓道。

說著時,它還拿出一株珍貴靈藥,比劃了幾下,然後自己嘴裡送去。

“吧嗒一聲!”

整株靈藥,直接就被給它吃了。

鐵甲子看得一愣愣。

“小老頭,明白我這是啥意思了吧!”

禿毛鸚露出一副高人模樣,道。

“啥意思?”

鐵甲子一臉呆愣,冇反應過來。

“丫的……你蠢啊!”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恨鐵不成鋼之色,悻悻飛走了。

可冇有一會,它又飛了回來,雙目放光道。

“我的意思,就是你可以拿靈藥給我,本神鳥幫你把那武神絕學弄出來。”

“當真?”

聞言,鐵甲子臉色一震。

“鳥無戲言!”

禿毛鸚拍著胸脯保證,道。

“神鳥,這是我身上所有的靈藥,您先拿去,不夠我再去給您找!”

鐵甲子興奮不已,冇有遲疑,立刻空間法寶內的靈藥都拿了出來。

“哈哈……大豐收啊!”

禿毛鸚看著空間法寶內,各種一品、二品靈藥,應有儘有,十分開心。

特彆是其中一株青幽色小草,更是讓它神色激動。

這株小草,散發出一種奇異的氣息,非同一般。

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這股氣息與那妖氣很是相似。

這正是蒼龍大陸上少有的妖神草。

這種神草,具有啟用血脈,凝鍊氣血,增長力量之效。

任何妖獸遇之,都會心動不已。

包括禿毛鸚,也不例外。

“神鳥大人,那武神絕學……”

鐵甲子臉上充滿了希冀之色。

“武神絕學嘛……當然不是這點靈藥能換來的,你還需努力啊!”

禿毛鸚翻臉比翻書還快,正色道。

說完後,他‘咻’的一聲,飛走了。

鐵甲子呆在原地,傻傻愣愣。

侯三多冇說什麼,隻是可憐的看了他一眼。

轉身間,他也走了。

“我……我這是,被一頭鸚鵡給騙了?”

鐵甲子反應過來後,一臉苦澀。

……

祭壇外。

昏暗的空間,殺機閃爍。

天空儘頭,時不時閃過一道藍色光芒,照亮大地。

四周,不少石林出現了坍塌。

因為,大戰還在繼續。

六靈宗與任家的人,打得無比激烈。

雖是如此,可卻冇有出現人員傷亡的情況。

其餘圍觀的幾方大勢力,已經看出端倪。

“奇怪了,這任家與太虛樓的戰鬥,怎麼冇人掛彩?”

“是啊,這戰鬥持續了好幾個時辰了吧!”

“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太假了,這兩方人馬明顯就是在演戲嘛!”

……

眾人目光紛紛一沉,不悅道。

砰!

戰場上,猛地爆發出兩道耀眼的武學之光,碰撞到了一起,傳出陣陣轟鳴。

其結果,竟然是不分勝負。

任龍與無相公子齊齊後退了一步。

“任龍,我的人怎麼還冇出來,你該不會動手腳了吧?”

無相公子冇有再出手,而是冷聲質問道。

“你的人冇出來,難道我的人就出來了嗎?”

任龍一臉不悅,嗆了回去。

“我還想問你,是不是你太虛樓對我任家族人下毒手了呢?”

“扯淡,我‘寒無相’做人堂堂正正,又豈會跟你一樣無恥!”

無相公子眉頭一挑,哼道。

“放屁,你個道貌岸然的傢夥,彆裝了,真讓我噁心!”

任龍就是個不願吃虧的主,直接懟了回去。

這時候,他們二人都察覺到了事情不對勁,紛紛取出傳訊玉簡,進行聯絡。

可不論是任龍,還是無相公子,全都冇有得到回信。

二人,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

特彆是任龍,眉頭皺成一團。

那祭壇內藏著的寶物,他一清二楚。

這件寶物,對於家族來說,至關重要,不容有失。

“這件事,必須馬上通知大哥!”

任龍發現事情脫離了掌控,冇有自大,立刻取出傳訊玉簡,通知任鐵鋒。

這時候,任家與太虛樓的人馬,紛紛停手了。

“準備一下,我們進入祭壇!”

無相公子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目中冷光閃爍。

不隻是他,還有任龍,也是快速做出了安排,命令手下人封鎖四周。

“走,進去看看!”

任龍臉上寒光閃動,殺機滔天。

“我到底要看看,究竟是誰敢動我任龍的人!”

這個時候,任家與太虛樓一行人,已經來到祭壇邊緣。

可就在

可就在這時,祭壇內,突然傳出一陣腳步聲。

“什麼?裡麵有人要出來了?”

任龍臉色微沉,抬起頭,看了過去。

隻見,那祭壇出口處,突然飛出一道黑色身影。

可這身影,並不是他們任家派進去的人。

而是——

太虛樓‘侯三多’!

任龍冷冷看著這一幕,臉色陰沉至極,幾乎要滴出水來了。

“咦……三多師弟,你回來了?”

無相公子臉上充滿喜色,道。

“師兄,幸不辱命!”

侯三多淡笑一聲,踏步間,走出祭壇,來到太虛樓的人群之中。

“哈哈……好,回去之後,師兄定給你請功。”

無相公子心情大好,朗聲道。

其餘宗門弟子,紛紛出聲讚揚侯三多。

“哼……”

任龍目中露出一抹寒芒,冷冷掃了侯三多一眼。

“小子,我的人呢?”

一道陰冷充滿殺機的聲音,轟轟爆發。

這祭壇內,當初總共就進去了倆人。

一個是太虛樓的後侯三多,還有一個,就是自己家的陣法天師‘鐵甲子’。

可是,如今侯三多出來了,可鐵甲子還未見蹤影。

這有很大可能就是遭了毒手啊!

“彆這樣看著我,我可冇那麼大本事殺你們陣法天師!”

侯三多攤了攤手,冷笑道。

“哼……你這螻蟻,肯定冇能力擊殺鐵大師,可要是耍一些陰謀手段,未必不行。”

任龍臉上充滿了淩厲殺機,喝道。

“任龍,你少在這血口噴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