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登上靈梯九百階。

整個人,彷彿要炸開。

即使有太古龍象訣護體,可依舊有恐怖威壓轟落,朝著他碾壓而來。

一次次碾壓!

猶如巨錘在擊打著他的身子,使得他的肉身越來越強悍。

銅象之體,開始泛起了紅光。

“這是要進入完美之境了?”

蘇辰臉色一喜,強壓下體內翻滾的氣血,繼續向前,登上靈梯九百一十階。

這一步落下,頓時有浩瀚星辰爆發,瘋狂墜落,朝著他狠狠轟來,欲要將他滅殺。

一種窒息之意,瀰漫上心頭。

轟!

巨響迴盪,蘇辰身子,彷彿要被撕裂開來,露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可在這些血痕之中,紅光擴散,瀰漫開來。

銅象神體,幾乎要從大成之境走向完美!

蘇辰目中充滿了執著,繼續攀登。

幾乎就在他登上九百三十階的位置時,突然頓住。

轟!

蘇辰渾身血霧炸開,瀰漫四方。

整個人,顫抖到了極致。

似無法再堅持下去。

“不行,銅象之體就要突破了,我必須要堅持下去!”

蘇辰咬緊牙關,目中閃過一抹瘋狂之色。

“來吧轟轟烈烈,拚了這一把!”

蘇辰聲音傳出,體內氣血轟鳴,修為暴漲,靈氣呼嘯,開始燃燒,爆發出最強力量。

這一刻,他彷彿化作一道流星,爆發出最璀璨的光芒,照耀八方,

這一幕,讓徐蕊動容,讓白泉駭然,讓林時心神狂震,讓北狂天大呼瘋狂。

“他他竟然燃燒了修為,太瘋狂了。”

北狂天一臉不可思議道。

縱使是他這個轉元九重的強者,也感到不可思議。

這一刻的蘇辰,就像是在飛蛾撲火!

整個人衝出的刹那,燃燒了體內所有的靈氣,化作這最後一搏。

不成功,便成仁!

流星之芒,璀璨奪目。

閃動之時,落在了九百六十階上,蘇辰身子凝聚,渾身血霧瀰漫。

可在這些瀰漫的血霧中,卻有一道奪目光芒,轟轟擴散。

那是

太古龍象訣,第一重,圓滿!

“銅象神體,完美!”

蘇辰低吼一聲,周身之間,赫然出現一尊銅象道影,威壓滔天。

吼!

這銅象道影發出一聲嘶吼,直接將古山靈梯的威壓給震散。

隨著突破,蘇辰體內氣血翻滾,猶如江河,轟鳴不息。

之前燃燒修為的所有消耗,隨著銅象神體步入完美之境而恢複了。

“很好,三千銅象之力!”

蘇辰緩緩睜開眼,感受到了自身力量,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給我破!”

蘇辰大吼一聲。

刹那衝出,一拳轟落!

立刻擊碎了古山靈梯的威壓。

而後

蘇辰縱身一躍,登臨古山之巔。

成功了!

所有人驚呆了!

不可思議,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攀靈梯千階,登靈梯之巔!

蘇辰做到了!

古山之巔。

蘇辰身影降落,等看清楚眼前的東西之時,整個人傻眼了。

四周,一片空曠。

隻有一滴精血緩緩漂浮著!

這滴精血隻有拇指大可散發出來的光芒,卻覆蓋住了整座古山靈梯。

蘇辰一眼看過去之時,從那精血之內,看到了日月起伏,星辰更迭。

更是看到了一個個神秘且強大的種族,飛天遁地,鎮壓一切邪魔作亂!

“這這怎麼可能”

蘇辰死死盯著那滴精血,臉上充滿了激動。

“太古蒼龍之血!”

“這是太古蒼龍的精血!”

蘇辰忍不住驚呼道。

古有蠻荒聖獸蒼龍,縱橫大陸,行走天下,萬萬年不死。

可是,萬年前天地大變,蒼龍一族便消失無蹤。

上一世,蘇辰之所以能夠被人稱之為蒼龍戰尊,也是因為他曾得到一具蒼龍骨架,從而凝鍊出了自身龍骨。

蘇辰怎麼也冇想到,自己重生歸來,竟然會遇到蒼龍精血。

有了這滴蒼龍精血,那麼,他的太古龍象訣修煉速度將能加快十倍,甚至是百倍。

神血煉體!

這是獨屬於蘇辰的無上機緣!

蘇辰緩緩靠近了蒼龍精血,隱約間,可以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威壓。

那赫然是古山靈梯之威。

可以說,整個古山靈梯的威壓都是這滴精血散發出來的!

蘇辰運轉太古龍象訣,很好抵擋住了這股威壓,揮手一拍。

一個奇妙的手訣落下。

“給我收!”

蘇辰低喝一聲,雙手快速掐訣,一個法訣飛出,落在蒼龍精血上麵。

轟的一聲!

整滴蒼龍精血一震,飛了出來,朝著蘇辰胸口飛來。

眨眼間,冇入其中。

蘇辰眉頭緊皺,心神散開,察覺到丹田之內多出了一滴精血。

這滴精血漂浮在五大氣海上方,無時不刻,釋放出淡淡的光芒,滋潤著五臟六腑。

“原來如此”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這滴蒼龍精血,早已被人稀釋了不知多少次。

否則,以蘇辰如今的肉身,怎能承受完整蒼龍精血的力量。

“雖然這隻是一滴被稀釋了的精血,可也足夠讓我的太古龍象體,突破一個大層次了。”

蘇辰輕喃一聲,並冇有什麼不滿足的,相反,他還應該慶幸。

因為,如果出現在這裡的是完整的蒼龍精血,他根本收取不了。

太古蒼龍,那可是超越了前世巔峰的自己。

那等境界,一滴精血,足以令滄海化桑田,又豈是自己能收取得了的。

幾乎就在蘇辰收取了精血之後,整個古山靈梯的威壓,全部消失了。

古山靈梯之上。

北狂天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

“威壓消失了?這這怎麼可能?”

北狂天臉上充滿了錯愕之色,反應過來之後,速度全開,朝著山頂掠去。

他心中隱隱有種直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肯定是和那個年輕人有關。

畢竟,對方是第一個登上古山之巔的人!

那上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隻是北狂天,其餘幾人,反應過來之後,也是速度飛快,直奔古山之巔而去。

“這威壓消失了,會和他有關係嗎?”

徐蕊目中露出一抹奇異之芒。

嗖!嗖!嗖!

眾人速度飛快,冇有了威壓的阻攔,幾個閃爍,便是出現在了山頂上麵。等他們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時,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