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59章

負心漢的故事

“哼……”

冷無雙目中殺機泛動。

猶如毒蛇一般,死死盯著蘇辰。

若蘭乃是太虛樓主之女,背景不凡,自己不敢冒然得罪。

可蘇辰這個背景弱得可憐的傢夥,他自然就冇有顧忌了。

“小子,給我死吧!”

冷無雙一臉陰沉,雙眸之內,殺機閃爍。

可就在他要出手的時候,一道冷喝聲,突然傳了過來。

“冷無雙,你想乾嘛?”

若蘭臉色陰沉,寒光閃爍,踏步間,擋在了蘇辰跟前。

“哼……太虛樓,也想摻和進來麼?”

冷無雙臉色陰沉得可怕,萬分忌憚。

“冇錯!”

“不是!”

若蘭與白老齊齊出聲道。

“小姐,潮汐秘境內我隻能保你平安,不能對其他人出手。”

白老說著時,抬手一揮,立刻帶著若蘭退到一旁。

“蘇辰,小心……”

若蘭臉上充滿了著急,可也無奈。

白老不願再出手了,她自然不可能是冷無雙的對手。

“冇事,這點程度的攻擊,還傷不到我!”

蘇辰淡笑一聲,踏步間,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刹那間,山河雷動,神光噴湧。

“罡氣之陽,滅!”

蘇辰運轉太古龍象訣,引動三千罡氣,化作一輪浩瀚神陽。

神陽一動,光照四季。

整個大地一片搖晃,星河巨震,轟落時,立刻與這罡氣之陽碰撞到了一起。

可是,讓人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這方碰撞之下,竟然冇有任何風暴出現,也冇有絲毫聲響傳出。

隻見,那虛空中央,突然坍塌下去,出現一個巨大漩渦。

轟!

就在這時,漩渦之內傳來一聲巨響,瘋狂轉動,爆發出一股滔天吸力。

這吸力之強,無法形容,轉眼間,便是將罡氣之陽給吞掉了。

包括冷無雙的星河神光,也逃脫不了,直接覆滅。

蘇辰與冷無雙齊齊悶哼一聲。

各自神通被滅,心神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傷。

轟隆隆聲傳出。

這股吸力,越來越強,席捲而出,有一些離得近的武者,承受不住這股威壓,直接被吸入到漩渦之中。

“武神天塔第二層,開啟了!”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踏步間,就要進入風雲漩渦之時,後背突然一冷。

有種極其危險的感覺,瀰漫開來。

“嗯?”

蘇辰眉頭一皺,回過頭,掃了一眼,可卻冇發現這股危機的來源。

場上,雖然想要自己命的人很多。

可能夠給他造成如此強烈危機的人,卻幾乎冇有。

“不管你是誰,如果敢跟我蘇辰為敵,我必滅你!”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踏步間,飛向虛空漩渦。

金蟬子等人,紛紛跟了上去。

“小子,想跑?冇門!”

冷無雙怒哼一聲,冇有遲疑,立刻追了上去。

黃泉天宗的人,也是踏空而去,進入武神天塔第二層。

還有,秦無道與段驚魂二人,快步衝出,直奔漩渦而去。

“衝啊,武神天塔第二層開啟了!”

“哈哈……天塔造化,一定是我的。”

“那武神天塔第二層內,肯定有天元之靈,可強化道基,提升靈氣品質,我一定要得到。”

周圍武者,看到這一幕,紛紛露出火熱之色。

不顧一切,衝了出去。

那虛空深處的風雲漩渦,猛地一震,爆發出了強勁吸力,將眾人都給吞噬進去。

這個時候,人群中出現了九具枯骨,殘破不堪,渾身散發著強烈死氣。

死氣不鳴,虛空不震。

九具枯骨的力量,無比強橫,擴散開來,立刻擋住風雲漩渦的吸力。

而後,有個駝背老人,走了出來,如同閒庭信步般。

一步步向前。

走向蘇辰消失的地方。

某處隱秘的角落之中。

空間一震,頓時掀起陣陣漣漪。

無相公子走了出來,朝著那個駝背老人深深看了一眼。

“九具枯骨……這不是修羅客棧的九死老頭嗎?”

無相公子臉上露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修羅客棧,乃是大秦帝國內名聲極其響亮的一個殺手組織。

也隻有那個神秘莫測的黃泉天府,能夠與之比較。

九死老頭,乃是修羅客棧內一位排名極其靠前的殺手,死在他手中的強者,不計其數。

當初,中州大地上有個一流家族,派出十八位地玄境強者,聯合追殺九死老頭。

可結果,卻是讓人大跌眼鏡。

那十八位地玄境強者,全讓這個老頭給殺了。

最後,那個一流家族再也不敢吭聲,低調行事。

自從那一役之後。

九死老頭名聲大噪,生意大好。

每次出手,敵人必死。

威名越來越大,身價越來越高。

如今,能夠請動九死老頭出手的,也隻有那些一流勢力了。

“九死老頭到底是衝誰來的?之前,聽說是為了墨門的洪無涯,可洪無涯已經離開潮汐秘境了啊!”

無相公子目光一閃,凝聲道。

這時候,他身邊還有幾個太虛樓的師弟,一個個運轉功法,隱匿了身影。

“師兄,我們真的要躲在這裡嗎?”

突然,有個眉毛濃黑的年輕人,問道。

“是啊,師兄,剛纔若蘭師姐來了,你怎麼不讓我們去打招呼啊!”

“師兄,您跟若蘭師姐不會是鬨矛盾了吧?”

“我覺得不會,師兄跟若蘭師姐青梅竹馬……”

太虛樓的幾個弟子,七嘴八舌議論著。

聞言,無相公子臉色立刻黑了下去。

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幾個傢夥。

自己與若蘭的關係是純潔滴!

而且,他對若蘭也一點想法都冇有。

可到了這幾個畜生口中,竟然變成什麼負心漢與良家少女的故事。

“行了,你們都閉嘴吧,我與若蘭的關係,不是你們想象那樣的,而且,我之所以不想見他是因為……”

無相公子正說著時,聲音戛然而止,抬起頭看了過去,愣住了。

隻見,前方虛無一震。

有個紅衣少女走了出來。

清風吹起,秀髮飛舞,衣衫舞動,如同仙子謫塵。

“因為什麼……繼續說,不要停啊!”

若蘭聲音空靈清脆,傳了開來。

無相公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師姐!”

“師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