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86章

戰起,風雲天下驚

半步大道玄台的天驕,當世罕見。

若是與之為敵,今日如果對方不死,他日定是自己的噩耗。

不少人心中打起了退堂鼓,開始後退。

可更多的人,卻是被至寶迷失心智。

不顧一切。

誓要奪取大漠龍脈與世界之果。

“殺啊!殺!殺!殺!”

“隻要殺了蘇辰,那世界之果就是我們的了。”

“冇錯,殺掉蘇辰,搶到大漠龍脈,我們就發財了。”

“殺!蘇辰隻是剛突破罷了,雙拳難敵四手,我們有的是機會能贏!”

四周,響起陣陣殺吼聲。

排山倒海,一片壯烈。

不遠處,太虛樓一群人看著這一幕,臉上表情各異。

“白老,咱們幫幫蘇辰吧,如今的他,已經是腹背受敵了!”

若蘭臉上露出一抹哀求之色。

可誰知,白老依舊是搖頭,並未答應。

“這小子實力強得很,死不了。”

白老負手而立,衣袍翻滾,哼道。

“現在還死不了,不過,接下來的情況,恐怕就不好說了。”

無相公子眉頭微皺,沉聲道。

如今,九死老人、段驚魂、冷無雙這些人,一個個殺機閃爍,準備要出手了。

這一次,與之前的不同。

如果真的爆發出來。

那定是你死我活的瘋狂血戰。

所有人都不會留手,全力拚殺之下,蘇辰能贏的機率,小到讓人絕望。

半步大道玄台之姿,確實優秀。

可在猶如天塹般的境界差距麵前,一切都是泡沫,終將灰飛煙滅。

眾人目光閃爍,看向蘇辰之時,猶如在看著死人一般。

“哼……這隻是個小劫罷了,如果連這都撐不過,後麵的武神三令的殺劫,又如何能應付?”

白老目中閃過一抹異芒,聲音喃喃。

轟!

浮空半島之上,風雲變幻,

蘇辰目中殺機閃爍,踏步走出,靈氣擴散,掀起一陣巨大風暴。

“龍象之踏,第一踏!”

蘇辰一步踏出,渾身氣勢,轟轟攀升,抬手一拳,向著虛空砸去。

砰!

這一拳落下,猶如浩蕩洪流激射而出,破滅所有,引得虛無崩潰,天地震盪。

那浩浩蕩蕩的氣血之力,爆發開來,摧枯拉朽,擊潰無數人的防禦。

“不……快退!”

無數貪婪之輩,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整個身體,來不及倒退,立刻被一道道恐怖拳芒穿透而過。

“啊……啊……”

一道道淒厲慘叫聲,傳遍四方。

至少有三十名武者,被這一拳滅殺。

“收!”

蘇辰心神一動,立刻將這些人的屍體都收進空間法寶。

然後,再使用那段來自荒古天碑的神秘經文吞噬。

原本鮮血飽滿,富含修為造化的身體,在刹那之間,便是化作一具具皚皚枯骨,這是何等的驚人。

那道神秘經文,在吞噬了這三十幾個人的血肉修為之後,立刻變得充盈起來,混沌之光照耀,異常奪目。

砰!

蘇辰立刻把這道經文打入五色玄台之中,頓時傳出陣陣轟鳴。

五色玄台上麵,各種蠻荒異象,瘋狂震動,吸收了這道經文之後,原本有十萬丈之長的道縫,已經癒合了百分之一。

這百分之一,雖然看起來渺小無比,可千裡之行,始於足下。

隻要有效果,那麼堅持下去,便有成功的一天。

“你們想殺我奪寶,而我想殺你們取血肉修為,完善我的五色玄台,這彼此間誰也不欠誰,隻看誰的拳頭足夠硬。”

蘇辰聲音喃喃,向前一步,落下之時,渾身氣勢,再度攀升。

那一瞬間,彷彿有道破碎長空的光柱,轟轟爆發。

“吞山訣,滅!”

蘇辰一步走出,腳底之下,靈氣翻滾,群山凝聚,轟轟飛出。

一下子,衝進人群。

如入無人之境。

殺得那些貪婪寶物的人慘叫連連,不斷敗退。

可覬覦世界之果與大漠龍脈的人,太多了!

一個個悍不畏死,瘋狂殺來。

若是尋常武者,還可能會被這群人拖垮,可蘇辰五行同修,體內靈氣,生生不息,絕不會出現力竭之勢。

越戰,蘇辰隻會越強。

而且隨著天碑經文吸收了越來越多的血肉修為,蘇辰五色玄台上麵,道縫已經癒合了三千丈。

轟!

蒼穹一震,有個赤身大漢衝了出來,麵目猙獰,囂張無比。

“小子,交出大漠龍脈,本大爺饒你一命!”

隻是,這聲音剛一傳出,赤身大漢就睜大了雙眼,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轟!

這時候,一道囚天指芒,貫穿虛空,轟然落下。

“不……”

赤身大漢渾身僵住,發現自己在這一道囚天指芒跟前,渺小得如同螻蟻,根本無法抵擋絲毫。

轟!

到最後,這一道指芒破開了所有,直接穿過對方的眉心。

赤身大漢身體跌落之時,天碑經文落下,冇入其身體。

再次飛出時,帶走他的一切力量與修為。

砰的一聲!

赤身大漢跌落下去,隻剩下一具骨架,瘮人心神。

“啊……小子,你……你竟然修煉了魔道功法,膽敢吞噬我們的血肉修為,我……我要把你公佈於衆。”

人群中,有一些看不清具體形勢的武者,還試圖出聲威脅道。

“天地不仁,我當取之,補自身之不足,成大道玄天,何錯之有?”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便是來到這人麵前,一掌拍了下去。

砰!

刹那間,掌心雷海,扣壓落下,直接把這人衝擊得粉身碎骨。

“死在我的天碑經文之下,你們還能保留一具枯骨的完整之身,可死在我的武學神通之中,便隻有灰飛煙滅了。”

蘇辰冷哼一聲,轉身間,朝著更遠處殺去。

轟!

虛空之內,猛地炸開,飛出一隻血色大雕。

這大雕上麵,坐著一個花袍男子。

這傢夥看起來有點像二世祖,一副天皇老子我最大的模樣。

“小子,我知道你的身份,你是西北天府龍血鎮的人,如果你現在識相的話,那就放棄抵抗,乖乖交出大漠龍脈,否則……”

花袍男子臉上露出一抹囂張之色。

蘇辰臉色立刻陰冷下去:“否則怎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