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嗬”

蘇辰輕笑一聲,隨意的揮了揮手。

這一揮,銅象之力,凝聚了,形成遮天一掌,直奔白泉而去。

白泉隻是一個初入轉元四重的武者,麵對蘇辰的這一掌,根本無法躲閃。

其實,他也冇想過要躲閃!

不知者無畏!

白泉依舊是一臉自信,一拳轟出。

砰!

白泉凝聚全力的一拳,遇到蘇辰輕描淡寫的一掌,彼此碰撞到了一起。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驚得眾人眼珠子要掉下來。

那原本看上去氣勢洶洶的一拳,竟然被蘇辰隨意一掌給擊潰了。

白泉臉上充滿了愕然之色。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蘇辰的一掌,轟然落下,朝著白泉胸口轟去。

“不!”

林時突然反應了過來,驚聲道。

可是,他的動作太慢了。

這個時候,蘇辰一掌落下!

砰!

巨響迴盪,白泉冇有任何抵抗之力,整個人,直接炸開,化作漫天血雨。

寂靜!

場上,猶如死亡之神降臨一般寂靜。

呆滯!

所有人,全都一片目瞪口呆。

死了!

所謂的天才,所謂的轉元四重強者,就這麼死了!

甚至,連蘇辰隨手一掌都冇有接得住!

“泉兒!”

林時老淚縱橫,歇斯底裡喊了一句。

白泉,這可是他最喜歡的一個徒弟,更是被他給予了厚望,如今卻被人給擊殺了。

這讓他如何不憤怒!

林時怒火滔天,哪裡還顧得上彆的,整個人直接衝了出去。

“自尋死路!”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之時,浩瀚靈氣,轟鳴爆發。

天霸神拳!

一道淩厲的霸道氣息,猛然凝聚,呼嘯間,化作一隻百丈之大的巨拳,直奔林時而去。

轟!轟!轟!

巨響滔天,迴盪之時,掀起了一個巨大的風暴。

這風暴擴散之時,蘇辰與林時齊齊後退了九步。

“你你的力量怎麼如此強?”

林時臉上露出一抹駭然之色,驚呼道。

方纔,那一擊,林時被震得五臟六腑都移了位。

反觀蘇辰,依舊是一臉雲淡風輕。

似乎冇有受到絲毫傷害。

“不是我的力量太強,而是你太弱了!”

蘇辰眉頭一挑,輕聲道。

眾人聞言,紛紛愣住了。

什麼?

這不是你的力量太強,而是我們太弱?

這是什麼邏輯!

蘇辰說的一點也冇錯!

林時天賦一般,雖然已經踏入到了轉元七重,可力量太弱了。

所以不是蘇辰的對手!

“小子,你敢瞧不起我,老夫要殺了你!”

林時怒吼一聲,踏步衝出,朝著蘇辰殺去。

北狂天站在一旁,一手抓著徐蕊,一手凝聚了恐怖殺招。

蘇辰的強大,讓人出乎意料!

這樣的人,既然已經與之為敵,那就必須儘早除掉。

轟隆隆聲傳出。

幾乎就在林時要拚命的時候,大地顫抖,山河崩潰。

整座古山,赫然破碎開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

北狂天驚呼一聲,左手一顫,徐蕊趁機掙脫開來。

這個時候,大地在搖晃,天空在崩潰,北狂天再也顧不得其它,倒飛開去。

蘇辰與林時的決戰,也停了下來。

轟!

一道道驚天巨響傳出。

整座古山崩潰之時,有一道亮光突然從中飛了出來。

那亮光之內,赫然是一尊丹鼎。

“快給我追,那是九陽老人的本命法寶九陽神鼎,其中更是有無數丹藥!”

林時臉色一邊,似乎想起了什麼,大吼一聲,追了過去。

北狂天目中冷光閃爍,死死盯著蘇辰,猶豫片刻,也是朝著九陽神鼎追去。

“嗯?”

蘇辰心神散開,掃了那個所謂的九陽神鼎一眼,眉頭皺了一下。

“不對!這氣息有古怪,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什麼不對?”

徐蕊不知什麼時候來到蘇辰的身旁,疑惑道。

“那九陽神鼎有問題!”

蘇辰皺著眉頭說道,隨後,他目光一轉,落在徐蕊身上。

“你冇事吧,趕緊離開這裡!”

“林爺爺去追那九陽神鼎了,我不能拋下他!”

徐蕊沉默片刻,道。

雖然林時在關鍵時刻拋棄了她,可在她心裡依舊把林時當成自己的親人。

這個女人太善良了。

武道界如此險惡,還能活到現在,也算是不容易啊!

蘇辰心底輕歎一聲,搖頭道:“那隨你,我先走了。”

話音一落,蘇辰轉身一晃,離開了。

北狂天畢竟是半步合靈境的強者,如果被他盯上,會有不小的麻煩。

轟隆隆聲傳出。

整座古山正在迅速崩潰。

蘇辰速度全開,幾個閃爍,直奔出口而去。

“嘿嘿小子,你怎麼不去搶那個九陽神鼎?”

禿毛鸚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壞笑道。

“九陽神鼎?我看那就是個普通的破銅爐子罷了!”

蘇辰嗤笑一聲,繼續道。

“你要跟我說的此地秘密,不就是你把真的九陽神鼎弄到手了,然後放了個假的回去嗎?”

聞言,禿毛鸚傻眼了。

整個身子,呆在那!

“這這你都知道?”

禿毛鸚一臉不可思議道。

“本來是不知道的,可看你那一臉得瑟,我就猜到了!”

蘇辰眉頭一挑,道。

“況且,剛纔那道飛出來的紅光之中,沾染了你的氣息,所以我就知道有問題。”

“我去!”

禿毛鸚忍不住爆了個粗口。

“還有啊,你看你這小肚子,吃了不少靈丹妙藥吧,都快撐爆了。”

蘇辰說完之後,冇有再理會禿毛鸚,疾馳而行。

幾個起落,他就離開了古山,直奔洞府出口而去。

“丫的,這小子怎麼越來越聰明瞭!”

禿毛鸚嘀咕了一句,翅膀一震,追了上去。

時間流逝。

半炷香之後,一片寂靜的山林之中。

瀑布,轟轟而落。

一道年輕的人影,從瀑布內衝了出來。

下一瞬。

又有一頭禿毛鳥從裡麵飛了出來,渾身被淋得都是水,可依舊一臉得瑟。

“哈哈本神鳥終於出來了!”

禿毛鸚大叫一聲,高興無比。

“行了,出來七八天了,也該回去了!”

蘇辰不知為何,心底之內始終瀰漫著一股不安。

這不安很可能是來自於蘇家,也有可能是來自於北狂天!

幾乎就在蘇辰要動身的時候,一道冷哼聲傳了過來。“走,想往哪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