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97章

千羽之罩,崩潰!

“什麼?蘇辰的荒獸要擋不住了,咱們快出手幫忙啊!”

若蘭臉色著急,掙脫開了束縛,就要飛出。

可誰知,白老揮袖一甩,立刻有一隻巨手探出,把若蘭抓了回來。

“白老,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若蘭氣得臉色發白,狠狠瞪了白老一眼。

按照往常,白老肯定會賠笑,並且由著自己來。

可此刻,他卻是一臉嚴肅的搖了搖頭。

“小姐,這事我太虛樓摻和不了,彆怪老朽冷酷無情,一切都是樓主的意思。”

白老說著時,揮手間,取出一枚玉簡,遞給了若蘭。

“什麼?我爹的意思?”

若蘭一臉的不相信,接過玉簡,心神融入其中,看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生氣!

真是太讓人生氣了!

“啊……這個老傢夥,明顯就是不想讓我騎大鳥嘛!”

若蘭氣得把手中的玉簡給捏得粉碎。

可惜,一切還是於事無補。

太虛樓的其他幾人,也是一陣搖頭。

這事,他們不偏不倚。

蘇辰眼下身陷囹圄,他們不會雪中送炭,可也不會落井下石。

砰!

蒼穹之內,黃泉天河與水火之浪,翻滾而動,再一次狠狠轟了過來。

哢嚓!哢嚓!哢嚓!

一道道清脆的玻璃碎裂聲,傳開了來。

荒元冰雀展開的千羽之盾,裂痕遍佈,正在快速崩潰。

“死!”

九死老人獰笑一聲,揮手間,背後一具星辰鐵骨,快速衝出,破滅一切。

轟隆隆聲傳出。

這具星辰鐵骨速度快到了極致,猶如一道極致冷芒,碾壓所有。

這力量,恐怖到了極致,即使還未落下,便是讓那千羽之盾要崩潰掉。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蘇辰眉心裂開。

嗖!

刹那間,衝出三道人影,齊齊出手,爆發出無儘防禦,融入到了千羽之盾中去。

“蘇辰,你就安心突破吧,我在你在!”

金蟬子目中爆發出盎然戰意,揮手間,尋龍天盤打開,從中飛出九頭金龍。

這九頭金龍,齊齊一震,融入虛空之中,化作一層結界。

全力抵擋來自九死老人的攻擊。

“隻要老夫活著,誰都彆想傷到蘇辰!”

宋峒渾身氣勢,轟轟爆發,踏步間,腳下凝聚出一座座黑色鐵山,齊齊飛了出去。

“哼……老朽生是主公的人,死是主公的鬼,要想害主公,先問問老朽手中的刀同不同意?”

鐵甲子大喝一聲,揮手間,十八個連環鐵陣落下,化作一把威勢浩蕩的天刀,向著那轟轟來臨的星辰鐵骨斬去。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開了來。

星辰鐵骨一震,立刻震碎了鐵陣天刀,轟轟而來,破滅一切。

金蟬子與宋峒臉色齊齊一變,同時出手,九龍咆哮,萬山齊動。

刹那間,星辰鐵骨轟然落下,掀起無儘風暴。

“吼!”

荒元冰雀噴出一口靈氣,融入到千羽之盾中去,立刻修補了裂縫,直接把那些碰撞風暴都給攔住。

“螻蟻之力,孱弱不堪,彈指可破!”

九死老人冷笑一聲。

彈指間,立刻有道冷芒射出。

落下之後,化作一道毀滅黑柱。

貫穿蒼穹,碎滅八方。

“戰!”

金蟬子幾人,渾身一震,露出一抹駭然之色。

可還是咬了咬牙,衝了出去,主動迎戰。

“吼……”

荒元冰雀目中燃起火光,發出嘶吼,渾身力量,轟轟爆發。

全力運轉千羽之盾,守護蘇辰。

砰!砰!砰!

蒼穹八方,巨響連連,各種武學,碰撞不息。

這一切,蘇辰都看在眼裡,目中冷芒泛動,雖然擔心,可卻冇有出手。

如今,段驚魂虛神自爆的力量已經被他鎮壓下去了。

接下來,便是全力煉化這座擁有地玄境之威的玄台了。

“世界古樹,鎮壓!”

蘇辰心底一動,古樹落下,巨根一動,立刻破開一切,紮入到了段驚魂的玄台之中。

哢!哢!哢!

不到十息的時間,整座玄台,立刻分裂開來,化作一枚枚晶石。

這些晶石色澤黯淡,可力量,卻極其強橫,甚至隱約間還有法則之力的波動。

地玄境武者,已經能初步接觸到法則之力了。

所以,段驚魂的武道玄台,具備法則波動,也不奇怪。

隻是讓蘇辰納悶的是,對方為何冇有修煉法則功法,專門可以調動法則之力的絕學。

蘇辰並不知道,段驚魂雖然在恭王府身份尊貴,可像法則一類的絕學,稀缺無比。

隻有那些大家族的掌門人纔有資格接觸到。

以段驚魂的實力,還差了點。

武道後期,功法絕學的強弱,更是決定了一個人能在武道之路上走得多遠。

所以每一門法則絕學的出世,常常都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天碑經文,淬鍊!”

蘇辰揮手一拍,立刻有道血色經文浮動開來,翻轉而落。

從頭到尾,將段驚魂玄台分解後的晶石淬鍊了一遍。

這些玄台晶石,蘊含諸多雜質,還有法則之力的波動,全都被蘇辰給煉化掉了。

“玄台道縫,吞!”

蘇辰低喝一聲,立刻把這些玄台晶石淬鍊之後,融進道縫之中。

一下子,玄台道縫快速癒合起來。

兩萬四千丈!

兩萬一千丈!

一萬九千丈!

……

幾乎就在這時,蘇辰頭頂上,傳來一道震耳發聵的響聲。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毀滅黑柱,貫穿長空,轟轟落下。

砰!

整個千羽之盾爆發出璀璨光芒,拚儘全力,抵擋住了這一擊。

可是,在這毀滅黑柱消散之時,千羽之芒,也迅速黯淡下去。

哢嚓一聲!

整個千羽之罩,崩潰了。

荒元冰雀臉色慘白,嘴角溢位一絲鮮血。

天地八方,塵煙滾滾,一片激盪。

所有人心頭髮顫,駭然不已。

這股充滿毀滅之力的餘波,擴散開來,炸得大地傷痕累累。

金蟬子,宋峒與鐵甲子三人,看著這一幕,心驚膽顫。

不過,他們依舊咬了咬牙,衝了出去。

九頭金龍,萬座鐵山,齊齊一動,衝出時,直奔九死老人而去。

金蟬子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蘇辰,我們隻能再堅持十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