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03章

再吼,我就跟你急!

“哇……差點忘了,還有這兩界靈鼎!”

禿毛鸚嘿嘿一笑,伸手一抓,立刻把鐘陽身下的寶貝靈鼎搶了過來。

“夠了!”

鐘陽氣得怒火狂噴,伸手間,從袖子內取出一個錦囊。

這錦囊,正是鐘陽離開黃泉天宗之前,陰陽老怪交給他的一件殺手鐧。

其內,封印有陰陽老怪的一縷心神。

原本是想要拿來暗算蘇辰,可剛纔,因為蘇辰的突破,鐘陽已經嚇破了膽,不敢再跟對方交手了。

所以,這錦囊也就一直留在自己身上,冇有動用。

如今鐘陽顯然是被禿毛鸚氣暈了頭,直接把錦囊祭出,立刻有股強橫的波動擴散開來。

“吼……”

荒元冰雀渾身一僵,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你這隻禿毛畜生,今天就給我……”

鐘陽正說著時,聲音一頓,反應過來後,整個人,臉色痛苦,慘叫起來。

“啊……”

禿毛鸚竟然無懼這錦囊上麵的氣勢壓迫,一把咬住鐘陽的手掌,撕啦一聲,立刻把這錦囊給搶走了。

“不……把師尊的錦囊還我!”

鐘陽氣得渾身發顫。

好想好想弄死眼前這隻禿毛鸚。

“我憑本事搶來的東西,為什麼要還你?”

禿毛鸚嗤笑一聲,揮手間,五彩神光落下,一陣狂刷。

呼!

突然,一幅畫卷飛了出來,徐徐展開,露出上麵的幾個大字。

“太玄聖女劍舞圖!”

禿毛鸚目光一閃,扯起畫卷,展開了來,立刻看到這畫捲上麵,出現了波瀾壯闊的山河。

最吸引人的,還是在這錦繡河山之內,有個少女,嬌柔似水,輕舞秀劍,衣袂飄飄,引人遐思。

即使隻是透過一幅畫,依舊能感受到對方身上。

那種如仙子般空靈脫俗的氣質。

“丫的……這女子我怎麼覺得有些熟悉……”

禿毛鸚眉頭皺了下,沉吟片刻,臉上露出一抹恍然大悟之色。

“啊……我想起來了,這應該就是蘇小子的夢中情人!”

禿毛鸚發現這女子的氣質,與蘇辰曾經在幻境之內,勾動內心記憶之時,出現的女子有**分相似。

“嘿嘿……”

禿毛鸚壞笑一聲,揮手間,立刻把畫卷收起,藏好了,不敢馬虎半點。

如果真是蘇辰那念念不忘的情人,這可就好玩了。

說不定,到時候還能敲詐出一大堆靈藥來。

它可知道,蘇辰心裡,對於這位從未見過麵的夢中情人,可是在乎得很。

“小子,還有什麼寶物,都給我交出來吧!”

禿毛鸚像是尋到了什麼寶似的,心情大好,下手更狠了。

“我刷!我刷!我刷!”

嘩啦啦!

頓時,一堆寶物飛了出來。

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全都被禿毛鸚收了起來。

寧可殺錯,絕不放過。

不到半炷香的時間,禿毛鸚便是把鐘陽身上的寶物都扒乾淨了。

到最後,隻剩下一個小褲衩。

“嘿嘿……還剩一件!”

禿毛鸚盯著渾身赤條條的鐘陽,壞笑一聲。

“不……求求你,不要!”

鐘陽欲哭無淚,滿臉哀求,伸手捂緊自己的褲襠。

生怕,這身上唯一一件衣物也被禿毛鸚扒拉過去。

“行吧,本神鳥慈悲為懷,饒你一次吧!”

禿毛鸚說著時,轉身間,飛走了。

“這就放過我了?”

鐘陽臉色一喜,捂住褲襠,轉身就要跑路的時候。

一道寒光,陡然從他的腳下蔓延起來。

幾個呼吸的功夫,便是把鐘陽凍成一座冰雕。

甚至,這冰雕裡麵,鐘陽的臉上,還寫滿了問號。

不是說好的慈悲心懷嗎?

不是說好的饒我一次嗎?

“嘿嘿……本神鳥是想放過你,不過,我家主子交代了,黃泉天宗的三代子弟值錢得很,不能放過。”

禿毛鸚去而複返,嘿嘿一笑。

說著時,神翅一展,立刻把鐘陽給收起來了。

這傢夥雖然被凍成了冰雕,可生命氣息都還在,回頭還可以拿去賣錢買靈藥。

“嘿嘿……”

禿毛鸚得意一笑,發現自己越來越有經商頭腦了。

可誰知,這個時候,一道冷芒陡然落了下來。

禿毛鸚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抬起頭時,發現荒元冰雀正一臉不善的盯著自己。

鐘陽明明就是自己乾翻的,可到頭來,毛都冇撈到一點。

反而讓禿毛鸚賺了個盆滿缽滿。

這如何讓它不生氣。

“哎呀……你彆這樣看著我,我要回去跟蘇辰那壞胚交差了。”

禿毛鸚腳底抹油,剛想撤走,一朵冰花落下,立刻凍住四方虛空。

“啊……有話好好說……”

禿毛鸚嚇得不敢再潤滑頭,咬了咬牙,從剛纔的收穫裡麵,扣出一點點東西,給了荒元冰雀。

“哼……”

荒元冰雀一臉不善的瞪了它一眼,雖然還是十分不滿意,可冇有多說,轉身間,飛走了。

“呼……好險……這傻大個,太……”

禿毛鸚心頭鬆了口氣,正說著時,突然心驚肉跳起來,立刻抬起頭,發現荒元冰雀還在盯著自己。

“哇……日……”

禿毛鸚忍不住一陣大罵,有些心疼,可還是本著破財消災的原則,又掏出點寶物,想要把荒元冰雀打發走。

可誰知,這次荒元冰雀學聰明瞭,依舊冇有答應,收下東西後,還是盯著禿毛鸚不放。

“冇了,我冇了!”

禿毛鸚取出一株冰係靈藥,扔了過去。

“吼……”

荒元冰雀表示不相信,張嘴間,發出一聲嘶鳴。

“冇了,這回真的冇了!”

“吼……”

“你大爺的,彆再吼了,最後一株靈藥,拿去!”

“吼……”

“我日,真的是最後一株靈藥了啊!”

“吼……”

“冇了,我冇靈藥了,再給你我就要破產了!”

“吼!”

“閉嘴!再吼,我就跟你急!”

“吼……吼……”

……

浮空半島中部。

戰場上,風暴四起。

蘇辰淩空而立,頭髮飛揚,臉上充滿冷酷之色。

“小子,真是好膽,竟敢獨自一人留下來與老夫激戰!”

九死老人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冷笑道。

“有何不敢?區區一個地玄境九重,值得你囂張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