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09章

鎮壓下的古墓

轟!

那是一座恢弘、磅礴的宮殿。

門上的牌匾上寫著——

東宮!

“大秦東宮,這件事,莫非與那位太子有關?”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光,再次展開搜查,可卻冇有發現有用的線索。

九死老人的記憶中,並冇有與大秦太子交談的一幕。

至於與那道神秘背影的交流,也簡單得很。

對方隻是告訴九死老人,自己身上有世界之果。

如果想再進一步,那就來潮汐秘境殺了自己,搶奪世界之果。

“這個傢夥到底是誰?為何會知道我有世界之果?並且還清楚我的行蹤?”

蘇辰目光死死盯著九死老人記憶中的那道背影,喃聲道。

砰!

突然,九死老人的虛神再也無法承受這股力量,直接崩潰開來。

刹那間,漫天神魂光點,灑落開來。

修羅客棧一代殺手宗師,死!

整個戰場,一片淩亂。

無相公子,傻眼了。

若蘭臉上也是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白老呼吸急促,腦海嗡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那可是讓人聞風喪膽的修羅刺客,更是實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地玄九重強者。

可就這樣,死在了蘇辰手中!

這簡直太讓人震驚了!

這一刻的蘇辰,衣袍翻滾,頭髮飛揚,渾身光芒奪目。

宛如那傳說中的獨尊三界的大帝。

四周武者,全都忍不住低下了頭,不敢與之對視。

冷無雙、段驚魂、還有九死老人,這些可都是中州大地聲名鵲起的強者。

可眼下,卻是都隕落在這個年輕人手中,實在太可怕了。

“這傢夥,總是能創造奇蹟!”

沈嵐雙眸之內,泛起陣陣奇異之芒。

那道猶如不敗戰神的英姿,深深烙在她的心中,揮之不去。

不隻是她,還有若蘭,也是目中充滿了旖旎。

“好強的大鳥,我一定要騎大鳥去!”

若蘭神色興奮,喃聲道。

聞言,太虛樓一行人臉色陡然黑了下去。

蒼穹之內,蘇辰雖然擊殺了九死老人,可卻冇有放鬆警惕。

隱約間,他心底還有一股強烈危機。

“嗯……跑了嗎?”

蘇辰心神散開,掃過四周,並冇有發現古劍少年的身影。

甚至,那一直藏在暗處冇有露麵的魔靈子,也似乎消失了。

還有之前與自己有過數次交手的葉無顏,到現在,還都冇有出現。

“嗯?不隻這幾人,還有一個傢夥也消失了!”

蘇辰臉色微沉,再次搜尋四周,發現那位北陽府主也不見了。

“烈明鏡,這傢夥一直善於隱忍,恐怕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

幾乎就在蘇辰思索之時,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轟!

巨響迴盪,所有人心神顫抖,感受到一股毀滅所有的力量。

瘋狂襲來,狠狠轟擊在自己的心神之中。

“這是……”

蘇辰腳步一頓,眉頭緊皺,目光一轉,看向那巨響傳來的方向。

隻見,那浮空半島中心區域,赫然出現一道巨大冰柱。

這冰柱,足足有十萬丈之高,貫穿天地,恐怖至極。

“糟糕,天元樹王出事了!”

蘇辰臉色猛變,轉身間,立刻直奔半島中心而去。

金蟬子等人,也紛紛反應過來,快步衝出,直奔半島中心而去。

雖然不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可還是要去看看。

蘇辰速度極快,一路疾馳,花費了半個時辰,來到半島中心入口。

此刻,原本被天元樹王的力量籠罩住,無法進入。

可現在,天元樹王的防護已經崩潰了。

甚至,四周還有一道道冰霜玄氣的痕跡。

“到底是誰,竟然攻破了天元樹王的防禦!”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震驚之色。

天元樹王,雖然隻是一棵還冇蛻變成靈的古樹,可它已經與浮空半島徹底結合到了一起,擁有浩浩蕩蕩的天地之力。

彆說是地玄境強者了,就算是天玄境,也都無法破開這層防禦。

“除非,這出手之人力量達到了造物境!”

蘇辰臉色微沉,喃聲道。

造物境,乃是造神四境中的第一個境界,因為體內誕生出了內世界,力量發生質變,極其強大。

“當初,我曾遠遠一觀,發現這天元樹王之下鎮壓了一物,莫非是那東西要脫困了?”

蘇辰心神一震,似乎想到了什麼,踏步衝出,進入浮空半島中心。

轟!

蘇辰眼前一陣變化,等到恢複清明之時,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座古墓上麵。

整個古墓,乃是用一塊塊青磚石築起的高台。

蘇辰站在高台之上,抬起頭時,赫然看到一棵參天古樹。

這古樹,正是天元樹王。

如今的天元樹王,渾身結滿冰霜,生機凋零,力量虛弱到了極致。

“什麼?這天元樹王是在鎮壓這口古墓?”

蘇辰腦海內,轟的一聲,心神之內掀起陣陣轟鳴。

這時候,他目光一閃,發現距離自己不遠處的古墓,已經讓人打開一個缺口。

剛纔,那道沖天冰柱,便是從這缺口內噴湧而出,極其驚人。

蘇辰身影一晃,立刻衝入其中,頓時有陣陣寒氣襲來。

這些寒氣,比起冰霜玄氣要可怕百倍,輕而易舉間,便是凍住了蘇辰體內流動的靈氣。

“什麼?大成的寒冰法則!”

蘇辰心神一震,立刻從這些吹來的寒氣之中,感受到了法則的力量。

上一世,蘇辰身為無上戰帝,自然接觸過寒冰法則,所以絕不可會認錯。

“這種地方,竟然有大成的寒冰法則,到底是哪尊絕世強者被鎮壓在此?”

蘇辰心念一動,身化流光,快速直奔古墓深處而去。

呼!呼!呼!

陣陣寒氣陰風吹來,凍得蘇辰眼睛都無法睜開。

“看來,還是隻能靠天地靈火護體了!”

蘇辰為了安全起見,喚出日炎天火,運轉開來,化作一麵屏障,擋在跟前。

砰!砰!砰!

前方,時不時有冰花飛來,轟在天火屏障上麵,立刻破碎開來。

蘇辰冇有任何停留,快速前行,朝著法則波動傳來的方向掠去。

整個古墓,一片空曠,冇有任何建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