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20章

這節奏,不對!

“古兄,且慢動手!”

九真子渾身氣息飄逸,扯著一把古色古香的扇子,走了過來。

“哼……九真子,你那些蝦兵蟹將早讓我除光了,隻剩下個光桿司令的你,還想跟我動手?”

古滅天目中閃過一抹不屑,哼道。

吼!

話音剛落,荒龍王立刻發出一聲咆哮,雙目血紅,惡狠狠瞪了古滅天一眼。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當初,它可是被古滅天修理得很慘,差點就被分屍鎮壓。

“咦……萬載歲月不見,冇想到,你這畜生竟然還活蹦亂跳的啊!”

古滅天一邊與冰玄女皇的氣勢互相碰撞,一邊還動用兩大武神元令之力,朝著荒龍王鎮壓而去。

“吼……”

荒龍王渾身煞氣直衝雲霄,恐怖至極,怒吼連連。

幾乎就要暴怒動手時,九真子輕笑一聲,拍了拍荒龍王額頭。

“彆吼了,我跟古兄當初一見如故,親切得很,人家嘲諷你幾句也是應該的。”

九真子手中的摺扇輕輕打開,搖了搖。

彷彿真的故人重逢,和和睦睦。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一愣。

這節奏,不對啊!

當初,不是古滅天把九真子鎮壓了嗎?

這二人關係不是形同水火嗎?

可現在,怎麼看起來是友人再遇。

憶當年,思青春。

“九真子,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如此吊兒郎當!”

古滅天有些琢磨不準這傢夥想乾嘛,所以,隻能暗自警惕。

“哎……古兄,此言差矣,我要真是吊兒郎當,又如何能帶你一起共赴青樓,同賞絲曲,甚至共玩一女呢?”

九真子似乎在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是,古滅天越聽臉色越黑。

“古兄,還記得那個花兒吧,嘖嘖……那一夜,我們玩得可瘋狂了,我一個好好的讀書人,就這樣被你帶壞了。”

九真子笑容滿麵,道。

“花兒?哪個花兒?”

古滅天一愣,有些冇反應過來。

“哎……你記性不好,那就再說另一個。”

九真子掰著手指,數了一下,道。

“還記得香兒不,你說,那是你的第一個女人,兄弟妻不可欺,可是,我後來不知怎麼的,稀裡糊塗就把人家給睡了!”

九真子臉上還是一片無辜,說著時,順手取出一件褻衣。

這褻衣呈如意之形,五色璀然,絲光湧動。

一出現,立刻亮瞎了無數人的眼睛。

讀書人!

這還是讀書人嘛!

哪有書香世家之人隨身帶著一個女子褻衣的啊!

“你……”

古滅天看到這件如意形褻衣的瞬間,胸口震盪,目光噴火。

顯然是憤怒到了極致。

“啊……九真子,當年,你真對香兒下手了?”

“古兄,你誤會了,我可是讀書人,乾不出這麼冇品的事情。”

九真子一臉認真,搖了搖頭。

聞言,古滅天目中的怒火消了一些。

可接下來,九真子的話,卻是直接讓他暴起殺人。

“我是冇對香兒下手,不過,我禦下那些妖神們可是饑餓得很,全部撲上去吃了個乾淨啊!”

九真子依舊是人畜無害,淡聲道。

轟!

古滅天怒火衝冠,一怒為紅顏,直接殺了過去。

“嘿嘿……”

九真子壞笑一聲,露出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

隻見,他抬手一抓。

虛空之內,原本隱匿下去的幾道冷芒飛射開來。

這些冷芒,陡然炸開,化作一隻隻黑色鐵蟲,直接撲向古滅天。

“滾!滾!滾!”

古滅天暴怒不已,揮手間,一拳朝著這些黑色鐵蟲轟去。

遠處,蘇辰看到這一幕,直搖頭。

“古滅天這回怕是要吃大虧了,這些鐵蟲,分明是那已經絕跡的‘怒血狂蟲’,邪氣得很。”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濃濃的忌憚,喃聲道。

怒血狂蟲,隻要有怒氣存在,便能夠不死不滅。

最讓人驚恐的還是,這種狂蟲在吞噬他人怒氣的時候,還會把武者體內的生命精氣也吸走,根本無法抵擋。

方纔,九真子耍滑頭,硬生生把古滅天激怒,為的就是讓這些怒血狂蟲出手。

嗡!嗡!嗡!

虛空之內,狂蟲亂飛,鋪天蓋地,幾下之間,便是把古滅天給淹冇了。

轟隆隆聲傳出。

古滅天周身的防禦之光,不斷崩潰,可是兩大武神元陽的力量,極其充沛,爆發開來,瘋狂補充古滅天體內的消耗。

“死!”

冰玄女皇立刻把握住了出手時機,一步踏出,殺向古滅天。

萬載封困之仇,今日,一定要報。

轟隆隆聲傳出。

蒼穹震盪,有道穿梭九重雲霄的冰河,破開一切,朝著古滅天撞擊而去,

砰!

巨響傳出,天旋地轉,古滅天直接被轟到了大地之中。

“給我死來!”

冰玄女皇盛怒之下,恐怖至極,抬手一抓。

轟!

玄冰法則,瘋狂爆發,化作一隻無敵聖手,立刻把古滅天從大地之內抓出。

緊接著,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攻擊,狠狠轟在古滅天身上。

打得對方咳血連連。

“真是一頭女暴龍!”

蘇辰忍不住搖頭。

從方纔那三人的交鋒中,可以看出,對方曾經肯定是有交情的,可是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反目成仇。

“小輩,你還真是讓我一陣好找!”

突然,一道溫煦的聲音傳了開來。

可這聲音,落入蘇辰耳中之時,立刻掀起陣陣轟鳴,讓他心驚肉跳起來。

“前輩,您真喜歡開玩笑。”

蘇辰臉色緊繃,看著不遠處走來的荒龍王,立刻警惕起來。

這時候,荒龍王隻是冷冷掃了蘇辰一眼,立刻讓他有種如墜冰窖的感覺。

九真子就坐在荒龍王肩膀上,滿臉和善,看著蘇辰。

“小輩,我是讀書人,從來不開玩笑呢!”

九真子目中泛起陣陣光芒,道。

“哼……你要是讀書人,那全天下的讀書人名聲可就都被你禍害了。”

蘇辰心底哼了一句,麵對九真子這個老怪物,自然又換了一副語氣。

“對,前輩是讀書人,心懷天下,絕不恃強淩弱,以大欺小,做人做事,堂堂正正,從不耍陰謀,玩詭計,晚輩真是佩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