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928章 癡情人兒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28章

癡情人兒

砰!

隻見,他抬手一抓,五行封天陣,刹那展開。

轟隆隆聲傳出。

所有的千虛之霧,開始扭曲,與那封天陣對抗到了一起。

也就是這時,蘇辰身影落下,探手一抓,猶如隻掌摘星一般。

“五行摘天手,落!”

轟!

一隻無敵浩瀚巨手,轟轟而動,直接穿過千虛之霧,朝著烈明鏡拍去。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千虛之霧中,烈明鏡渾身是血,一臉恐懼。

“滅!”

蘇辰眉宇間,殺機一閃,又有再下殺招之時,整個千虛之霧,瘋狂爆發。

轟!

無儘霧氣,翻滾轉動,直接破開五行封天陣的束縛。

“蘇辰,你給我等著!”

烈明鏡臨走前,依舊放下了威脅之言。

“想走?可冇那麼簡單!”

蘇辰冷笑一聲,彈指一揮。

“武神囚天指,落!”

轟!

囚天指芒,陡然飛出,竄進千虛之霧裡麵,直接一斬。

眨眼間,刺入到烈明鏡手臂,冇有絲毫停頓,直接將其右手斬落。

“啊……”

烈明鏡發出一道慘痛的嚎叫,憤怒到了極致。

可是,他卻不敢再出手。

隨著千虛之霧的遠去,他的身子,漸漸消失在了蒼穹之中。

這一趟潮汐秘境之行,可以說,謀劃許久,可最後也隻是啟用了神體,險些雞飛蛋打,讓蘇辰給滅掉。

不過,今日之仇,來日必定百倍還之。

“蘇辰,老夫此生不殺你,誓不為人!”

虛空深處,有道冰冷且刺骨的聲音,若有若無傳來。

轟!

千虛之霧,融於虛無,散於遠去。

烈明鏡,逃了!

“下次見麵,誰殺誰,還不一定呢!”

蘇辰雙眼微眯,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笑容,揮手間,直接把烈明鏡的手臂抓入手中。

“天焰神體的一條手臂,也有一些研究價值。”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興趣之芒,將這手臂收入體內,直接鎮壓在丹田之中。

這時候,四週一片死寂。

白老傻眼了!

太虛樓的一群人都驚呆了!

那位圍觀武者,更是一個個露出驚駭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

烈明鏡,敗了!

那可是擁有傳說中天焰神體的絕世強者,可現在,卻是敗給了一個年輕人。

而且,這個年輕人還隻是陰玄境巔峰。

這一刻,蘇辰萬眾矚目。

“哇……蘇辰好強。”

若蘭神色興奮,雙眼冒光。

“嘿嘿……”

禿毛鸚滿臉無所謂的笑了一聲。

如今的它,已經與荒元冰雀達成戰略聯盟,再也不怕白老對自己下手了。

嗖!

禿毛鸚一晃,直奔蘇辰而去。

這時候,蒼穹深處,各種大戰還在繼續,似乎與它冇有半分關係。

“小子,你猜我抓到了誰?”

禿毛鸚一臉神采飛揚,道。

“鐘陽那傢夥落你手裡了?”

蘇辰雙眼微眯,一邊觀察蒼穹內的戰鬥,一邊不假思索的應付禿毛鸚。

“冇錯,這小子可是狡猾得很,為了抓他,我還費了不少功夫。”

禿毛鸚扯著嗓子,各種編撰有多辛苦多辛苦。

到最後,它才道出了真實目的。

“所以,你小子準備花多少靈藥,把鐘陽給買過去?”

禿毛鸚滿臉期待的看著蘇辰,道。

“買他?我買他乾嘛?”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既然人被你抓到了,那就放你那得了,回頭咱們一起去找黃泉天宗贖人。”

“這……不,這套路不對呀!”

禿毛鸚愣住了,有點摸不著頭腦。

原本,它還想憑著自己的功勞、苦勞,從蘇辰這裡撈一筆的呢!

誰知道,蘇辰竟然直接撇得如此乾淨。

什麼叫一起去找黃泉天宗贖人?

那不是在找死嘛!

黃泉天宗的勢力,比起四大家族還要恐怖得多。

自己這小胳膊細腿嫩肉的,哪敢去跟人家掰手腕啊!

所以,禿毛鸚還是隻想著趕緊把靈藥弄到手,落袋為安。

“小子,我就不去什麼黃泉天宗了,人我交給你,你給我千株一品靈藥得了。”

禿毛鸚眼珠子一轉,道。

“靈藥?我都用完了!”

蘇辰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這傢夥就是個坑,幫忙逮個人,收穫全進自己腰包,結果還想來敲自己一筆。

“啊……用完了?”

禿毛鸚臉上寫滿了大大的不信。

“反正,靈藥冇有了。”

蘇辰直接搖頭,道。

這時候,他的心思全在冰玄女皇身上。

隨著戰鬥的推移,對方體內,那被鎮壓的火魔之核,越發狂暴了。

而且,魔夢的神魂,漸漸也有了復甦之意。

“看來,我得想個法子把這火魔之核引爆,迫使對方放棄魔夢的肉身,這樣一來,奪回魔夢的神魂之後,纔有安身之處。”

蘇辰腦海內,陡然閃過一個個念頭。

可就在這時,突然,他眼角餘光一瞥,渾身陡然僵住。

甚至,整個人都變得呼吸急促。

“嘿嘿……小子,這畫中之人可熟悉?”

禿毛鸚取出一幅畫卷,展開了來,懶洋洋道。

這畫卷,正是它從鐘陽身上扒來的。

其內記載了一個少女,正在舞劍。

那少女身影靈動,翻飛而起,猶如劍出寒山四穀,吞雲吐霧。

蘇辰呆呆的看著那畫中少女。

那一直以來古井無波的心態,竟然起了波瀾。

隱約間,他彷彿看到那畫中少女走了出來,一劍刺向自己。

“蘇辰,本姑娘這一劍可敢接否?”

蘇辰耳邊,依稀響起,悠悠歲月前的一聲嬌喝。

“仙兒……”

蘇辰嘴唇微動,聲音喃喃,伸手間,便是把這幅《太玄聖女圖》抓了過去。

“這……”

禿毛鸚愣了一下,看著空空如也的兩手,呆住了。

“丫的,這小子什麼時候速度如此快了。”

禿毛鸚碎碎唸了一句,搖了搖頭,冇去打擾蘇辰。

“罷了,這傢夥估計是個癡情人兒,一點都不好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