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30章

牧童、農夫、老人

“這幅畫卷,從哪搞來的?”

蘇辰看了一眼手中的《太玄聖女圖》,問道。

“從鐘陽那小子弄來的。”

禿毛鸚笑眯眯看著蘇辰,又道。

“怎麼樣?千株一品靈藥,我把人給你,這幅《太玄聖女圖》就當是贈品了?”

“可以!”

蘇辰罕見的冇有拒絕,直接應諾下來,揮手間,便是把手中的畫卷收進荒古空間。

對他來說,最珍貴的東西肯定要放到天碑空間,這才安全。

嗖!嗖!嗖!

突然,好幾道身影飛了過來,正是金蟬子、沈嵐他們幾人。

“蘇辰,武神天塔第三層開了,一起走啊?”

金蟬子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邀請道。

上一次,正是因為跟蘇辰同行,自己才能輕鬆登上浮空半島。

如今,誰也不知道天塔第三層到底隱藏有多大危機,自然要先抱緊大腿了。

“走,咱們去看看!”

蘇辰身影一晃,直奔虛空通道而去,還冇靠近之時,心底猛地露出一抹強烈危機。

這危機,很可能是來自這片天地隱藏的秘密。

也有可能是來自某些大人物的算計。

“奇怪了,魔靈子人哪去了,莫非他正在第三層算計著什麼?”

蘇辰腳步一頓,目中露出濃濃的思索。

“小子,這第三層絕對有問題,我已經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味。”

禿毛鸚站立在蘇辰右肩膀上,凝聲道。

“吼!”

荒元冰雀坐在蘇辰左肩膀上,也是發出一聲警惕的嘶吼。

如今的它,實力各方麵都已經恢複到了巔峰,距離突破到天玄境隻有一步之遙,綜合實力要比蘇辰強大得多。

可即便如此,它也對於這武神天塔第三層忌憚萬分。

“放心吧,我心裡有底!”

蘇辰深吸口氣,一步踏出。

整個人,如同閃電一般,直接衝入到了虛空通道之內。

金蟬子幾人,紛紛一動,跟了上去。

轟!轟!轟!

整個虛空通道,不斷傳出轟鳴聲,四麵八方的武者,全都衝入其中。

到最後,整個浮空半島,一片空蕩。

突然,一道血光落下,化作一個麵容俊俏的男子。

這男子,麵如冠玉,任由陽光灑落之下,照在他臉上,卻完全找不到一絲瑕疵,完美如神。

此人,正是魔靈子。

雖然是他打碎天空禁製,開啟第三層入口,可他卻冇有第一時間進去,反而是留下來,佈置後路。

這裡畢竟是古滅天的地盤,必須事事謹慎,容不得半點馬虎。

“這些人,全都拿來血祭日月刀台,應該是夠了!”

魔靈子看了一眼虛空通道內的身影,笑了起來。

這笑容,一片冰冷。

……

武神天塔,第三層空間之內,

蘇辰身影落下,出現在一片草原上麵,四周有陣陣泥土的芬芳傳來。

大地之上,草長鶯飛,百花齊放,一片和諧。

“咦……這竟然是充滿生命氣息的空間世界。”

金蟬子目光掃過四周,不由地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小心點,水中看到的花非花,月非月。”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抬頭時,看到頭頂的天空,藍得澄澈、無暇。

時不時的,還有雲朵飄過。

有種風輕雲淡的愜意。

“喔嗚……喔嗚……”

突然,不遠處還有牧童的歌聲傳來。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到一個五六歲大的小孩,正騎著一頭老黃牛在放牧。

不知為何,當大家的目光落在那牧童身上時,那小孩竟然在對他們笑。

這笑容,十分詭異,讓人心底忍不住發寒。

“這武神天塔的第三層,古怪得很啊!”

宋峒眉頭緊皺,喃聲道。

“小心點,這裡怕是藏有大危機!”

蘇辰交代了一句後,選擇一個與那牧童相反的方向走去。

這裡是武神天塔第三層,能夠在這裡存在的,都是神通廣大之輩。

不管對方是否,真的隻是一個牧童,蘇辰都不想與之交集。

金蟬子幾人,也有這樣的想法,一個個轉身間,跟上蘇辰的步伐。

牧童看著蘇辰幾人遠去的背影,目光如同在看著死人一般。

“喔嗚……喔嗚……”

那牧笛吹起的歌聲,還在飄蕩。

蘇辰一行人,走了不知多久,耳邊再也冇有了牧童的歌聲。

這時候,出現在他們跟前的是一片稻田。

十裡場地,稻穀皆熟。

黃燦燦,金閃閃,風吹麥浪沙沙響。

“奇怪了,這裡竟然還有稻穀!”

眾人臉色一陣疑惑,冇有冒然進入田地,一陣凝神。

這時候,那田地內有一箇中年農夫,麵朝黃土背朝天,正在耕耘。

“噠!噠!噠!”

那一道道鋤頭舉起揮落的聲音,清晰可聞。

“走吧!”

蘇辰冇有與這農夫接觸,繼續選擇避開,往前走去。

中年農夫似乎有所察覺,停下手中的鋤頭,看了蘇辰幾人一眼。

那目光,與牧童一般,猶如在看著死人一般。

甚至,如果仔細觀察還會發現,這農夫的眉宇之態,與那牧童竟有九分相似。

這一幕,甚是詭異。

蘇辰幾人,走了大半個時辰,前方猛地出現一個村子。

這村子看上去不大,隻有十幾戶人家,炊煙裊裊,一片祥和。

“嗯?”

蘇辰抬起頭時,看了過去,發現在那村內榕樹下,站著一個頭髮斑白的老人。

這老人,正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

不知為何,他竟然覺得對方的笑容,與那牧童非常相似。

特彆是那臉頰兩側的小酒窩,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

“來!”

這老人嘴巴微微動了一下,隱約間,有一道攝神**的聲音,傳入腦海。

眾人身子猛地一僵,體內神魂之光,變得黯淡。

還有那一直轟鳴不已的心神,也都停止運轉。

甚至,那如同江河滔滔的靈氣,也變得凝滯起來。

所有人,全都陷入到一種詭異狀態,如同行屍走肉般,慢慢朝著前方走去。

“來!”

眾人腦海內,突然間,多出一道年輕稚嫩的聲音。

那是牧童在招呼他們。

“來!”

這時候,大家耳邊,又響起一道聲音。

那是農夫在呼喚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