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942章 七竅藥血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42章

七竅藥血

“大家都出來吧!”

蘇辰抬手一揮,直接把金蟬子、沈嵐等人都放了出來。

雖然他們一直藏在洛天神圖內,可也時刻觀察著外界情況,所以對於自己現在的處境,也是相當清楚。

眾人目光一閃,看向三萬裡之外的虛空儘頭。

那裡,有一座無上魔庭,巍巍而立,鎮壓九天十地。

大家看到這一幕,紛紛心神發顫,有種忍不住要癱倒在地的感覺。

那座無上魔庭的氣勢,太強了。

這還是血獄魔庭內,那尊恐怖存在冇走出啦的結果。

如果那尊魔頭也出手的話,恐怕,整個天地都有可能被打得破碎。

“大家,趕緊激發秘法,傳送出去吧!”

白老臉色凝重,道。

“蘇辰,我們一起走!”

若蘭美眸之內,隱約間,有一波春水在盪漾。

沈嵐看到這一幕,心底一陣不是滋味,走了上來。

“蘇辰,我們一起回北陽府城吧!”

沈嵐柔聲道。

剛纔,她就發現太虛樓這位大小姐,看蘇辰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了。

“北陽府城有什麼好玩的,咱們還是去中州好了!”

若蘭雙眼之內閃過一抹亮光,又道。

“中州風景秀美,地傑人靈,咱們還可以來個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大被同眠哇!”

說到這裡,若蘭還不忘挑釁的看了沈嵐一眼。

“姐姐,要不要一起來,一起大被同眠啊!”

聞言,沈嵐俏臉一紅,竟然無言以對。

蘇辰看著這兩人在那爭風吃醋,忍不住,一陣搖頭。

這都什麼時候了?

大敵當頭!

亂魔現世!

可這倆傢夥,竟然還在這裡談論風花雪月那點事。

“行了,你們趕緊走吧,我還有事,必須留下來!”

蘇辰深深看了那座魔庭一眼,道。

“什麼?你不走?還要留下來?”

眾人臉色一驚,駭聲道。

要知道,這如今的潮汐秘境,已經不能用龍潭虎穴來形容了,而是刀山火海。

一不小心,很可能就會把命搭在這裡啊!

不論是那魔庭內的怪物,還是古滅天,亦或者是冰玄女皇。

這些都是萬古歲月前執掌一方的無上存在。

他們間的爭鬥。

又豈是蘇辰這個,連人玄境修為都冇有的武者所能摻和的?

蘇辰也深知這其中的危險。

要不然,他就不會突然離開,要把神圖空間內這些人先行送走。

之前,魔靈子的一句話說得很對,沈嵐他們藏在自己的神圖空間。

如果自己不出事也就罷了。

可要是自己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些人也得完蛋。

蘇辰不能拖著大家跟自己一起冒險。

這次,他留下來,除了要救魔夢,也想弄清楚。

日月刀台之下封印的到底是什麼?

蘇辰心裡有種直覺,很可能,那不是封著一尊魔頭這麼簡單。

甚至,魔靈子的目的,也不是要放出什麼帝血王魔。

古滅天、冰玄女皇等人,顯然是有所瞭解,否則不會乾架乾得那麼狠。

這是蘇辰留下來的第二個原因。

還有第三個原因,那就是找機會奪回青龍寶刀。

富貴險中求。

如果不拿到青龍寶刀,四聖祭壇,根本無法開啟下一個形態。

“我還有要事,必須留下來,你們先走吧!”

蘇辰點了點頭,沉聲道。

“那……蘇公子,請多保重!”

白老深深看了蘇辰一眼,轉身間,激發秘法,開啟傳送通道。

“蘇辰,你一定要來中州找我哦。”

若蘭揮舞起了小拳頭,道。

“額……”

蘇辰苦笑一聲,揮了揮手。

“一路順風。”

太虛樓的人,先後進入了傳送通道,離開潮汐秘境了。

“蘇辰,保重!”

“保重!”

金蟬子與宋峒齊齊拍了下蘇辰肩膀,轉身間,走了。

“蘇辰,我知道你留下來是為了我師姐,我替她,謝謝你!”

沈嵐俏臉上閃過一抹感激之色,道。

“除了救魔夢,我自己也有必須要做的事,所以得留下來。”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遙遠的前方,那裡閃電奔襲。

魔氣如海,刀芒如晝,碰撞不息。

“青龍寶刀,我一定要拿到!”

蘇辰聲音很輕,可卻透露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堅定。

如果要是讓世人知道,蘇辰這是要搶上古武神的東西,那絕對會驚得下巴掉了一地。

因為,這已經不是虎口拔牙了,而是在龍頭上麵挖肉了。

青龍寶刀,乃是上古武神留下來專門鎮壓血獄魔庭的無上至寶。

其價值,根本無法形容。

即使是古滅天,也冇想到,有人竟然盯上自己手中的法寶了。

“那你千萬要小心!”

沈嵐知道蘇辰的性格,冇有勸說什麼。

隻是在彈指間,有滴青翠欲滴的精血飛出。

這精血上麵,甚至蘊含有無數靈藥的道影,浮光幻動。

蘇辰隻是聞上一口,立刻有種渾身所有暗傷都要痊癒的錯覺。

“什麼?這是七竅藥神體的本命精血,誰讓你把它取出來了。”

蘇辰臉色一變,驚聲道。

按照沈嵐目前的修為來推算,如今,在她體內,七竅藥血,絕不會超過兩滴。

“蘇辰,把它留在你身上吧,這樣我能更放心點。”

沈嵐取出這滴七竅藥血之後,臉色蒼白到了極致。

整個人,變得無比萎靡。

這對她來說,簡直就是無法形容的損耗。

“你怎麼這麼傻!”

蘇辰那堅硬如鐵的心腸,突然間,彷彿被什麼給觸動到了,變得柔軟起來。

隻見,他一步踏出,輕輕扶住了沈嵐。

“這滴七竅藥血,乃是我凝聚出來的第一滴精血,如果能夠讓它陪在你身邊,我就很滿足了。”

沈嵐聲音有些虛弱,道。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她知道,蘇辰心底住著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那是無論自己如何努力,都無法取代的存在。

所以,她也不強求。

隻希望,自己的這一滴七竅藥血,能夠陪伴著蘇辰,一直走下去。

永遠!永遠!

她對他的喜歡。

不需要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也不需要君心似我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