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43章

留下來,打秋風

她對他的喜歡。

不需要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也不需要君心似我心。

更不需要比翼雙飛連理結。

隻需要,能夠在蘇辰最危險的時候儘上一點綿薄之力。

所以,她纔會不顧一切把自己七竅藥血取出來,交給蘇辰。

這種來自於藥神體的本命精血,功效不在‘青玄神液’之下。

甚至,對於肉身遭受到毀滅性打擊後的治療效果,還要更勝一籌。

如此一滴七竅藥血,不亞於那傳說中,能夠將死人從鬼門關上拉回來的造化仙丹,價值之大,無法想象。

“傻,下次冇有我的允許,不能再這麼做了!”

蘇辰心中暖流飛蕩,伸手間,輕輕摸了摸沈嵐的額頭。

頓時,有道五行精華流淌而出,冇入沈嵐體內,助她恢複消耗。

片刻後,沈嵐臉色好了許多,可神魂還是有些萎靡,需要溫養一些時日。

“你們先離開吧,回頭,我去找你們!”

蘇辰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三萬裡之外的虛空,凝聲道。

“主公,我……想留下來,陪您……”

鐵甲子臉上露出一抹猶豫之色,道。

“你也回去吧,記得,替我保護好沈嵐,如果她要出了事,我唯你是問!”

蘇辰說著時,揮手間,取出一枚玉簡,把武神絕學‘囚天指’的功法烙印上去。

然後交給了鐵甲子。

“這是我答應你的東西,記得收好!”

“主公,這……”

鐵甲子目中充滿了感激之情。

千言萬語,正要敘說之時,被蘇辰一揮手,送入了傳送通道。

轟!

突然,整個傳送通道出現劇烈晃動。

虛空亂流,正在瘋狂襲來。

“不好,他們的大戰要波及到整個潮汐秘境了。”

蘇辰臉色猛變,抓過沈嵐的玉手,立刻把她送入其中。

與此同時,他還運轉修為,全力催動五行封天陣,定住傳送通道。

“蘇辰,你一定要小心!”

沈嵐秀眉緊蹙,急聲道。

“放心!這片天,壓不了我,這片地,埋不了我,這裡即使覆滅,我也能安然無恙去找你!”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我知道,你一定行的!”

沈嵐淚眼朦朧,喃聲道。

這一刻,風吹過,黃沙蔓延而來。

天地一片蕭瑟。

他與她之間的凝眸相望,漸漸模糊。

最後,一聲巨響傳出。

轟!

整個虛空通道崩潰,消散虛無。

佳人已去不複返,此生無言再訴歸期日。

“大仇未報,天下未平,又何敢有兒女私情啊!”

蘇辰心底有些苦澀,輕聲一歎。

最後,他搖了搖頭。

轉身間,朝著大戰爆發的方向掠去。

……

秘境深處,一座滿是墳墓的山穀中,斷碑林立,看起來好不殘破。

突然,一隻禿毛鸚從虛空內鑽了出來。

這隻禿毛鸚看起來有些賊眉鼠眼。

“丫的,這些魔眼比老鼠還厲害,總是每次都能找到本神鳥的藏身之地。”

禿毛鸚大口的喘氣。

這段時間,它被那些黑色魔眼各種追殺,好幾次差點被圍攻。

不過,最後它也都逃出生天了。

幾乎就在它剛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砰的一聲,虛空炸開。

刹那間,一條完全由無數魔眼組合而成的黑河。

浩浩蕩蕩,朝著禿毛鸚狠狠轟了過來。

頓時,彷彿末日降臨一般。

所有墳墓,齊齊炸開,孤山破碎,大地崩潰。

“丫的,還有完冇完!”

禿毛鸚渾身五彩神光湧動,猛地一射,直接撞入虛空。

“逃!逃!逃!”

這些魔眼,攻擊力也許不強。

可它真正的作用,卻是能找出自己的位置。

如果要是不趕緊走,那頭帝血王魔就會跨空而出,將自己滅殺。

禿毛鸚正是因為深知這一點,所以才絲毫不敢停留,馬上離去。

可是,這些魔眼在追蹤方麵,無比強大。

總是能夠不停的捕捉到禿毛鸚逃跑的痕跡。

然後展開追蹤。

……

潮汐秘境,原先武神天塔聳立的地方,早已化為一片廢墟。

那座留下過無數傳說的天塔,從此再無爺名。

蘇辰運轉‘五行玄靈訣’,隱匿自身氣息,朝著戰鬥聲響傳來的方向趕去。

此間之事,關係重大。

魔靈子謀劃了這麼多,肯定圖謀不小。

無論如何,自己都要想方設法插上一手,讓魔靈子來個雞飛蛋打。

最好的情況時,摟草打兔子,順帶把冰玄女皇給乾掉,救出魔夢。

轟隆隆的碰撞聲,傳遍八方。

蘇辰身影落下,隱藏在一道地縫之中,看向蒼穹深處。

那裡,有一座懸掛九天的無上魔庭。

魔庭儘頭,還有一把散發出無上魔氣的皇座。

真正讓人心驚的是,這皇座之上,端坐著的一尊恐怖老怪。

這老怪,五官上麵,赫然有四個巨大的窟窿孔。

如今,已經有兩個窟窿孔內出現了眼睛。

那赫然正是陰陽魔眼。

“果真是傳說中的帝血王魔!”

蘇辰心神一震,喃聲道。

帝血王魔,乃是血魔一族之中的皇,相當於人族大帝層次的存在,可怕至極。

“這尊帝血王魔,好像被人挖去眼睛,而且氣息也有些不對勁。”

蘇辰眉頭微皺,發現這頭帝血王魔身上存在諸多古怪。

轟!

突然,魔庭上空傳來一聲驚天巨響。

蒼穹裂開,有一隻無上金鼎橫空飛落,鎮壓所有。

那金鼎上麵站著的人,正是古滅天。

“哼……本王當年謀劃了許久,纔將這具帝血王魔之身搶到,今日豈容他人來摘桃子。”

古滅天臉上寒光湧動,踏步間,落下時,一掌朝著帝血王魔狠狠拍了過去。

可誰知,這個時候,血獄魔庭一震,立刻爆發出震穿亙宇的光柱,狠狠打了出去。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九霄弑神之聲,迴盪開來。

魔靈子一步踏出,升空而起。

隱約間,與整座血獄魔庭融合到了一起,力量暴增。

“古滅天,你說這話不害臊嗎?”

魔靈子那一身漆黑的衣袍,不停翻滾,發出咧咧聲響。

整個人,淩空而立,頭髮飛揚,猶如傳說中的魔神。

“這尊帝血王魔,當年隕落之後,明明就是被本皇煉製為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