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69章

我……我來了!

轟!

蘇辰體內,一股玄妙之力,孕育而出,遊走開來。

這種感覺,像是竹子在經曆一場春雨之後,破土而出,瘋狂生長一般。

蘇辰的神魂,不斷擴大、擴大,到最後,露出一股厚重強橫的氣息。

“心界之塔,第四層,開!”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澎湃的神魂之力,席捲而出,融入心塔。

轟!

第四層心塔,直接被點亮了起來。

刹那間,一道道複雜玄奧的心神秘法,湧入腦海。

“心之力,可演群山,可化幽月,可鎮九州,可破滄海……”

蘇辰聲音喃喃,目中露出一抹頓悟之色。

“此法,分為兩部分,分彆是‘山月六擊’,‘九海十八斬’。”

轟!

這聲音,傳開來時,四麵八方,山月凝聚,層層疊疊,演化成為一式式絕學。

不僅如此,更是有九州擴散,滄海升空,齊齊爆發,化為驚天動地的十八斬。

“山月六擊!”

蘇辰神魂一動,漫天霞光,一片飛舞,山月驟降,爆發出破碎一切的力量。

砰!

這時候,那座壓在蘇辰頭頂的威壓巨山,發出哢哢之聲,露出一道道驚人裂縫。

“九海十八斬!”

蘇辰抬手一揮,神魂化海,飛出時,化作九片心海,騰空而起。

轟!轟!轟!

九大心海,再次分裂,變成毀滅一切的十八斬,狠狠斬出。

砰!

那座由冰玄女皇整個識海威壓凝聚出來的巨山,炸開了來。

四周,一切威壓都崩潰了。

“既然心塔第四層已開,那麼,我的神魂,也是時候踏入造神一境了。”

蘇辰低喝一聲,四麵八方,所有散發出去的心神之力,化作一枚枚符文,迴歸而來,融入到自己的神魂之中。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神魂上麵,猛地出現一縷縷紫霞仙光,噴薄而出,璀璨奪目。

“突破!”

蘇辰低喝一聲。

神魂之光,轟然爆發。

瞬息之間,便是跨越了冥冥之中的屏障,踏入一個神秘境界。

上一世,蘇辰的神魂早就超越了造神境,如今再次重修一遍,一切熟悉無比。

“造神一境,成!”

蘇辰神魂一震,立刻凝實起來,散發出洶湧澎湃的氣息。

這道凝實的神魂,看起來,與天玄境武者凝聚的陽神一般無二。

可實際上,還是有很大的區彆。

陽玄有三境,分彆是人玄境、地玄境、天玄境。

武者在人玄境修道果,到了地玄境之後,修煉出了虛神,踏入天玄境之時,虛神便會轉化為陽神,化為實體。

可如今,蘇辰還隻是半步人玄境,自然不可能修煉出陽神。

但是,他把自己的神魂之力,提升到了造神一境的層次,使得神魂凝實,看起來也就與那天玄境強者的陽神相似。

這個訊息,要是傳了出去,足以讓天下人駭然。

試問,誰能在半步人玄境,便是讓自己的神魂達到造神一境?

這中間,到底隔了多少個境界,也隻有使勁掰著手指頭才能數清。

轟!

蘇辰站了起來,目中露出一抹驚人光芒,迸射而出。

刹那間,便是將四周咆哮不已的風暴都給震散了。

“接下來,我倒要看看,誰能阻擋我蘇辰的步伐!”

蘇辰聲音低沉,傳出時,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轟!

每一步落下,都會有無儘風雲被引動,化作滔天漩渦,咆哮不息。

第九百八十五步!

第九百八十九步!

第九百九十一步!

……

整座祭壇大陣,似乎感受到了強烈威脅,瘋狂爆發。

砰!砰!砰!

冰玄女皇的識海,一片震盪。

無儘寒氣,轟轟而來,形成一座萬古玄冰樓,直奔蘇辰而去。

“給我破!”

蘇辰大吼一聲,神魂之力,席捲而出,演化出了‘九海十八斬’,狠狠轟向那來臨的萬古玄冰樓。

轟!

萬古玄冰樓,發出劇烈震盪,不斷晃動。

九海十八斬,在一次次撞擊之下,快速崩潰。

到最後,蘇辰的這一擊,消散掉了。

而那萬古玄冰樓,也是被轟得支離破碎,再冇有半分力量。

“魔夢,我來了……”

蘇辰聲音喃喃,一步步落下,直奔祭壇而去。

第九百九十七步!

第九百九十八步!

第九百九十九步!

……

最後一步,落!

至此,千步距離徹底走完!

刹那間,蘇辰登上了祭壇,立刻看到一張熟悉卻憔悴的麵孔。

“魔夢,我……我來了!”

幾乎就在蘇辰登上祭壇的一刻,冰玄女皇的力量,徹底復甦。

這時候,她已經把身體內所有傷勢治癒。

整顆火魔之核,全都被她剷除乾淨,再冇有任何隱患留下。

包括,之前蘇辰留在魔夢體內的封印,也被她處理掉了。

“這下,可以去把那道分神煉化了!”

冰玄女皇心神一動,正要朝著識海掠去之時,突然頓住。

“不好!”

刹那間,她臉色狂變。

蘇辰神魂潛入自己體內,登上祭壇的一幕,完全出現在她的雙眸之內。

“小王八蛋,真是膽大包天,還敢潛入我的體內,這回大羅金仙來了也救不了你!”

冰玄女皇氣得胸口玉峰顫動,憤怒不已。

幾乎冇有遲疑,神魂一動,立刻直奔識海而去。

甚至,她還在這一刻,調動了龐大的靈氣,堵住心海通道。

還有那內世界的通道,也被她關閉了。

能夠進入自己識海的隻有這兩條路了。

如今,這兩條路都被她封死,蘇辰再也無法離開。

這一次,她要來個甕中抓鱉。

……

冰玄女皇的識海中央,祭壇上。

蘇辰怔怔的看著眼前這道殘破的神魂。

“魔夢,我……我來了!”

蘇辰心底一顫。

彷彿被人用刀戳了一下。

無比心疼的看著眼前的魔夢。

這個時候的魔夢,早已冇有了往日的神采,隻剩下一道稀薄魂光。

那精緻完美的臉蛋,魔鬼般的身材,像是成為了曆史,不複存在。

如今,有的隻是枯骨皚皚,消瘦無神,落寞枯寂。

蘇辰看著眼前這個女子,心中忍不住生出一抹憐惜之意。

隱約間,那昔日的音容笑貌,不斷浮現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