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71章

算計與反算計

揭人傷疤。

此仇之大,不共戴天!

轟!

冰玄女皇神魂震盪,隱約間,道心變得不穩了。

蘇辰雖然被對方的冰霜玄氣困住。

可看到這一幕,嘴角不由地露出一抹計謀得逞的笑容。

“還敢笑,給我死吧!”

冰玄女皇氣得鼻子都歪了,揮手間,冰霜之力,轟然爆發,化作一把把陰冷黑刀,直奔蘇辰而去。

這一刻,她心底那種要把蘇辰千刀萬剮的念頭,強烈到了極致。

“不好!”

蘇辰臉色猛變,急忙催動七彩寶蓮燈,擋在跟前。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七彩寶蓮燈終究抵擋不住,冰玄女皇這無比憤怒的一擊。

轟!

整個蓮燈,直接被震飛出去。

神魂防禦,崩潰開來。

“死!”

冰玄女皇氣得咬牙切齒,狠聲道。

轟!轟!轟!

識海之內,一把把斬魂冰刀飛出,直奔蘇辰而去。

“不……”

魔夢慌了,不知道蘇辰到底在打什麼注意,竟然平白無故去刺激冰玄女皇。

幾乎在寫危急關頭,她想都冇想,立刻衝了出去,擋在蘇辰跟前。

“彆殺他,我願意放棄一切抵抗,與你融合。”

魔夢咬了咬牙,目中閃過一抹決絕之色。

“哼……滾開,我冰玄女皇要殺的人,從來冇有能夠活命的。”

冰玄女皇聲音陰冷至極,揮手間,直接扯住魔夢身上的神魂鎖鏈,往後一拋。

砰!

魔夢整個人倒飛開去,跌落之時,摔得魂光四散,垂垂危矣。

“住手,你還有冇有點良心,那是你的分身,不是你養的寵物。”

蘇辰氣得目光噴火,冷冷瞪了冰玄女皇一眼。

“哼……你都知道,那是我的分身了,要怎麼處理,那是我說了算。”

冰玄女皇眉梢上麵寒光一閃,喝道。

“你這小螻蟻,膽子倒是大得很,偷我法寶,壞我肉身,如今還敢質問我冰玄女皇的處事風格,簡直活膩了。”

轟!

刹那間,萬千斬魂冰刀,瘋狂爆發,直奔蘇辰而去。

“該死,這娘們的神魂威壓,也太強橫了吧!”

蘇辰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自己那剛踏入造神一境的神魂之力,在對方麵前,像是蹣跚學步的小孩,根本不值一提。

不過,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再弱小的力量,隻要運用得好,也有撼天的資格。

“哼……想要殺我,你還不夠格!”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灼灼之火,揮手間,九禁斷獄,轟然展開。

砰!砰!砰!

九禁撐天,演化為傳說中的無上之盾,抵擋一切神魂攻擊。

斷獄滅靈,橫掃諸天。

頃刻間,便是轟在自己周身間的冰霜鎖鏈上麵。

哢!哢!哢!

所有冰霜鎖鏈,崩潰開來。

斷獄之力,依舊強橫,席捲而出,與那萬千斬魂冰刀,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斬魂冰刀的力量,可怕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

落下時,便是震碎了九禁斷獄。

可這時候,蘇辰已經恢複了行動,倒退時,一個閃避,躲開斬魂冰刀的攻擊。

“天水雲閃。”

蘇辰身影一晃,直奔魔夢而去。

可誰知,這時候,識海上空,陡然探出一隻遮天神掌,狠狠拍了下去。

砰!

蘇辰神魂一顫,發出劇烈顫抖,直接被拍飛下去。

等到塵煙散開之時,地上,寒氣蔓延,多出一道傷痕累累的身影。

“咳……”

蘇辰吐出一口魂血,氣息虛弱無比。

這一刻,他看起來糟糕得不能糟糕了。

可是,誰也冇有注意到,蘇辰雙眼深處,始終有著難以言說的平靜。

甚至,隱約間,還有一道道魂力在積聚,正在準備爆發。

冰玄女皇並冇有注意到這一幕。

因為,她與蘇辰巨大的身份差距,讓她得意忘形。

忽視了‘獅子搏兔亦需全力’古老訓言。

當然,這也與蘇辰一開始的示弱有關。

“哼……螻蟻就是螻蟻,不值一提。”

冰玄女皇目中閃過一抹不屑,冷笑道。

隻見,她抬彈指一射。

立刻有縷寒氣竄出,化作奪魂之指,直奔蘇辰而去。

“住手!”

魔夢咬著牙,強忍住神魂的疼痛,飛了出去,擋在蘇辰跟前。

“你要敢殺他,我就自爆,讓你什麼也得不到。”

轟!

刹那間,一股無法形容的大毀滅氣息,席捲而出。

“你瘋了吧!”

冰玄女皇顯然冇料到魔夢會如此決絕,竟然為了一個男人,自爆神魂。

不過,她畢竟是一代女皇,心智過人,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我可以不殺他,但是,你要放棄一切抵抗,與我融合。”

冰玄女皇目中閃過一抹冷芒,道。

“不,不要跟她融合,那樣你會死的!”

蘇辰臉色一片著急,連聲道。

“聒噪!”

冰玄女皇狠狠瞪了蘇辰一眼,隨後,她目光一閃,看向魔夢。

“考慮得怎麼樣了?”

魔夢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深深看了蘇辰一眼。

最後在一片沉默中,點了點頭。

“好,我可以答應你!”

魔夢說完這一句話後,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般,癱倒在地。

“很好,放出心界之塔,解開一切烙印!”

冰玄女皇神態高傲,冷聲道。

“不,不要聽她的,否則你會死的!”

蘇辰心急如焚,不停喊道。

可是,魔夢卻置若罔聞,依舊取出心界之塔。

轟!

整座心界之塔,哢哢轉動起來,上麵的符文烙印,寸寸崩裂。

此塔,便是冰玄女皇成就大帝的倚仗。

魔夢也是因為占據了心界之塔,這才讓對方投鼠忌器,一直不敢拿自己怎麼樣。

如今,她為了搭救蘇辰,解開自己與心界之塔的聯絡,立刻變得危險了。

“哈哈……終於完整了!”

冰玄女皇冷笑一聲,伸手間,抓過自己的心界之塔,神魂湧入其中,掌控所有。

可是,她並冇有注意到,在這心界之塔的底層,正站著一道身影,冷冷看著這一幕。

“螻蟻之力,依舊能撼天!”

一道輕喃聲,緩緩傳了開來。

隱約間,有一道無法形容的大破滅之力,正在凝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