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他們都跑了!”

蘇辰臉色陰沉,說道。

“既然跑了,那就算了,大家都是同族人,冇必要趕儘殺絕。”

老人搖了搖頭道。

“對了,族公,你有看到我孃親嗎?”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放心吧,她冇事!”

說完後,族公帶著蘇辰去了藏經閣。

藏經閣內,一間地下密室。

有個美婦人臉色憔悴,正在著急等待著什麼。

突然,密室大門打開了來。

“孃親!”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飛奔過來,跟美婦人抱到了一起。

“辰兒,回來就好!”

蘇母緊皺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來,欣喜道。

“孃親,對不起,讓您擔心了。”

蘇辰像個犯錯的孩子,低聲道。

“冇事冇事,你啊,隻要平平安安的,孃親就放心了。”

蘇母拉著蘇辰的手,勸道。

“咳”

突然,一道劇烈的咳嗽聲傳了出來。

族公吐出一大口的黑血。

整個人,呼吸急促,臉色灰白。

“族公!”

蘇辰臉色一變,連忙扶住老人,心神之力散開,頓時看到,老人胸口上有一團明顯的黑氣,正在侵蝕心頭。

“不好,天陰蠍要進入到你的心臟了。”

蘇辰忍不住驚呼道。

“咳我料到了,一旦動武,肯定會出現這種情況。”

族公又吐出一口血,歎聲道。

“我馬上去府城,那裡是西北天府的中心地帶,肯定能找到百陽草。”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急切之色。

族公體內本就有傷,再加上這次強行動手,自然是傷上加傷。

如果不能找到對付天陰蠍的辦法,他絕對撐不過三天。

所以,留給蘇辰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人各有命,生死由天,不急!”

老人突然伸手拉住了蘇辰,擺了擺手說道。

蘇辰聞言,心頭一酸,很想安慰老人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

可想了想,他還是冇說出來。

壯士暮年,垂垂老矣!

“既然那個王瞎子救走了人,那麼,接下來他們肯定還會找上你,所以你還是不要出去冒險了。”

族公聲音嘶啞,緩聲道。

“那個王瞎子之所以冇出手,應該是還在忌憚我這把老骨頭,可一旦大長老把寶藏的事說出去,王瞎子就再也不會有所顧忌了。”

“寶藏?難道咱們蘇家真的有寶藏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他都是第一次聽說蘇家還有寶藏。

“有!”

族公點點頭,道。

蘇辰眼尖,頓時發現,族公在提到寶藏的時候,臉上冇有任何喜色。

相反地,還有濃濃的悲哀。

“難道,那寶藏是什麼不詳之物?”

蘇辰心底忍不住猜測道。

“哎蘇家的寶藏,對我們而言,是禍不是福啊!”

族公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搖頭道。

“那寶藏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辰好奇問道。

“好好修煉,等你修為足夠強大了,我就告訴你!”

族公伸手拍了拍蘇辰肩膀,說完後,轉身走向藏經閣深處。

他的動作,很慢!很慢!

顫顫巍巍!

這是一個即將退出時代舞台的老人!

“小辰,你要把那家主令保管好!”

蘇母突然走了過來,凝聲道。

“孃親,您是不是知道什麼?”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具體的我不清楚,可你大伯臨走前,特意把家主令留給你,肯定是有深意的。”

蘇母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說完之後,她轉身朝著密室外走去。

剛走出藏經閣,蘇辰便見到迎麵走來了兩個人。

那是一個年輕少女,還有一個穿著丹袍的老人。

“蘇辰哥哥!”

蘇雲臉上充滿了興奮之色,小跑過來,直接撞入蘇辰懷中。

“乖,雲兒妹妹,讓你受驚了。”

蘇辰寵溺的摸了摸蘇雲的頭。輕聲道。

“蘇辰哥哥,你太厲害了,聽說大長老都被你揍跑了。”

蘇雲無比激動道。

說完後,她目光一閃,看到蘇辰身旁的宮裝婦人。

“啊孃親,您也在這裡啊!”

蘇雲立刻從蘇辰懷裡掙脫出啦,抱向蘇母。

“好了,這還有客人呢!”

蘇母歉意的看了那丹袍老人一眼,道。

“走了,咱們先回去。”

說著時,蘇母拉起了蘇雲,先行離開了。

“其樂融融,挺好的!”

水木閣主站在一旁,目中閃過一抹羨慕的神色。

“這次麻煩你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激之色。

“冇什麼,如果不是那個王瞎子,還有上官白攔住我,事情就不會這麼糟糕了。”

水木閣主無奈歎道。

關於蘇家族公的事,他已經知道了。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蘇辰對此卻冇什麼介懷的。

“小子,靈藥,你欠我的靈藥呢?”

禿毛鸚突然飛了過來,撲打著翅膀,大聲道。

這簡直就是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蘇辰欠了它靈藥。

蘇辰臉色陰沉,狠狠瞪了它一眼。

“小子,你該不會是要耍賴吧?”

禿毛鸚臉色頓時不善起來,哼道。

“拿五株六品靈藥給我!”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水木閣主,道。

水木閣主冇說什麼,揮手間,立刻有五株六品靈藥飛了出來。

“咦靈藥哦”

禿毛鸚雙眼發光,翅膀一震,幾個閃爍,頓時將這五株靈藥都收了起來。

“行了,拿到靈藥趕緊走!”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不耐煩之色,揮了揮手,打發道。

“老小子,你很不錯哦,有前途!”

禿毛鸚臨走的時候,色眯眯的看了水木閣主一眼。

彷彿是在看著一個移動的靈藥寶庫一般!

水木閣主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還不走,要留下來讓我教訓一頓是吧?”

蘇辰目光頓時冷了下來。

禿毛鸚渾身一顫,立刻收回了不捨的目光,撲騰一聲,飛走了。

“這頭靈寵很不簡單啊!”

水木閣主看了遠去的禿毛鸚一眼,輕歎道。

“豈止不簡單,還是一個奇葩呢!”

蘇辰哼了一聲,收回目光,轉而說道。“對了,我想去府城一趟,蘇家的事,還是不放心,等會把蘇雲還有我孃親送到你那裡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