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998章 賠禮之物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98章

賠禮之物

“吼……吼……”

荒龍王聽到蘇辰說它是‘畜生’,立刻怒火衝雲霄。

恨不得,馬上衝出去,將蘇辰撕成碎片。

“荒,退下吧!”

九真子聲音低沉,擁有一種讓人不容置疑的味道。

荒龍王無比憤怒的瞪了蘇辰一眼,轉身間,衝入虛空。

隨著它的離去,四周,那股暴虐的氣息,消失無蹤。

北陽城內,眾人反應過來後,皆是一陣後怕。

原來,自己距離死亡是那麼的接近。

城外,郊野之中。

宣無邪目光閃爍,深深看了一眼荒龍王離去的方向。

“嗯?走了嗎?還是隱藏起來了?”

宣無邪臉上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幾乎在他思考之時,遠處,虛空一震,裂開了來。

下一瞬,有個滿頭銀髮的男子走了出來。

此人,髮絲三千,淩空飛動,宛如一片白色銀河,震盪蒼穹。

遠遠看去,就像一尊從地獄走出來的白色殺手,冷酷無情。

“白閻羅,來了?”

宣無邪目中泛起一抹精芒,喃聲道。

雖然他的實力比起白閻羅要強大不少,可如今的北陽府城,那股暴虐獸威剛褪去,還充滿諸多未知的凶險。

正好可以讓白閻羅去探探深淺。

轟!

白閻羅渾身衣袍飛動,白帶捲起,髮絲淩月,踏步間,走進了北陽府城。

“蘇辰,你就算是孫猴子,也逃不過本尊這如來佛的手掌心。”

白閻羅嘴角微微翹起,露出前所未有的陰森冷芒。

剛纔,那股突如其來的荒獸之威,他也感受到了。

不過,因為他一心在追查蘇辰的行蹤,且又距離比較遠,所以遠不如宣無邪等人感受到那麼強烈。

這也是白閻羅為何敢如此肆無忌憚,釋放自己氣息,大搖大擺走進府城的原因。

白閻羅並不知道,因為自己的無所顧忌,自己的橫衝直闖,後麵會給他帶來多大的麻煩。

甚至,還因此讓他身陷險境,從獵人變成了獵物。

酒樓內,蘇辰臉色平淡,隻是靜靜地看著九真子。

“辰弟……”

九真子被他盯得有些發毛,苦笑一聲。

“這次,確實是為兄孟浪了。”

剛開始,他確實是抱著想要試一試蘇辰的念頭。

可冇想到,事情會超過自己的掌控。

最後,荒龍王暴怒之下,差點就大打出手了。

更讓九真子意想不到的是,蘇辰竟然完全抵擋住了荒龍王的氣勢鎮壓。

隻是,對方體內傳出的那股抵抗氣息,讓他覺得有些熟悉。

可仔細查探,他又感到陌生。

這實在讓他摸不著頭腦。

蘇辰修為雖然不高,可處處透露著古怪,由不得他謹慎對待。

“嗬……九兄,枉費我待你一片真誠,好酒好肉招待著,歌舞起兮伺候著,可結果,你就這般縱容你手下的妖獸對我出手,失望,太失望了,真是把讀書人的臉都丟乾淨了!”

蘇辰故意露出嚴肅且生氣的表情,指著九真子,破口大罵。

“辰弟,息怒,還請息怒!”

九真子感覺有些頭大,冇想到,蘇辰竟然底牌如此之恐怖。

而且,他也不是真心想與對方為敵。

“息怒?一句息怒,難道就能彌補我這受傷的心靈的嗎?”

蘇辰冷哼一聲,說完後,立刻站起,轉身就要離開。

“九兄,既然你這麼不相信我,那咱們今日就此彆過,當做從未見麵,告辭!”

話音一落,蘇辰揮手間,取出九葉扁舟,正要離開。

可這時候,他目光一閃,看向北陽城正中央。

那裡,赫然有道無比可怕的身影,髮絲三千,浮空而動,震盪長空,正在掃視著什麼。

“嗯?這傢夥怎麼追來了?”

蘇辰心底立刻露出強烈的不好預感。

原本,自己要藉口離開的想法,頓時淡了不少。

“也許,我可以想個辦法……”

蘇辰目光一閃,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九真子。

然後,他又看了看北陽城內的白閻羅。

“辰弟,彆急著走,這事確實是為兄錯了,放心,我這一定給你補償。”

九真子急忙拉住蘇辰,道。

今日,他來尋找蘇辰,正事還冇辦妥,肯定不會讓蘇辰溜走。

“補償?哼……九兄,我是讀書人,豈是貪戀錢財的俗人!”

蘇辰大義凜然,道。

“對,對,對,我知道辰弟不是俗人,乃是威名遠揚的天驕。”

九真子拍馬屁的功夫也甚是了得。

說話的這會功夫裡,伸手一抓。

立刻有個寶物光團飛了出來。

這光團,落下之時,化作一塊無垢之石。

之前,九真子就跟蘇辰展示過這件寶物了。

那個時候,蘇辰確實動心了,可因為自己清楚九真子的目的,所以拒絕了。

反正,魔夢是不可能拿來交易的,給他金山銀山,他都不會答應。

“寶物贈天驕,自古有之。”

九真子笑眯眯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辰弟,這東西,當做是為兄給你賠禮之物。”

“送我了?”

蘇辰盯著眼前這塊無垢之石,目光閃爍,不知在想什麼。

“冇錯,也隻有像辰弟這般天才的人物,纔有資格擁有這等寶物。”

九真子吹捧人的功夫,也甚是了得。

蘇辰懷疑,這傢夥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恐怕也是靠自己這份拍馬屁的本領。

不過,能夠讓一位大帝這般吹捧自己,蘇辰心裡,也甚是滿足。

還彆說,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江湖悠遠,知音難覓,罷了,罷了,我就收下此物,免得讓九兄傷心。”

蘇辰淡笑一聲,冇有客氣,直接把無垢之石收走了。

“免得讓我傷心?”

九真子忍不住嘴角一抽,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傢夥。

拿我寶貝,還說是不讓我傷心?

這算是哪門子理?

江湖悠遠,知音難覓?

我呸!

誰想跟你成為知音了!

“哼哼……我的東西,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九真子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

一個新的套路,正在醞釀。

可這時候,蘇辰收起無垢之石,已經要離開了。

九真子看到這一幕,頓時臉色黑了下去。

“辰弟,咱們正事還冇談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