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嗡!

這時候,香囊微微震動了一下,飛出一道白光。

蘇辰身上的無垢之石,主動飛了出來,立刻在這白光的照耀下,露出一道顯眼的印跡。

“這……”

蘇辰看到這一幕,臉色立刻黑了下去,真想問候九真子一句。

“奶奶的,果然是又做了手腳。”

呲!呲!呲!

那白光照耀之下,無垢之石的印跡,立刻被清除掉了。

“這塊無垢之石上麵的印跡,乃是中州柳家的,我師兄打劫了柳家一位長老得到的。”

魔夢聲音淡淡,傳了開來。

“放心吧,也就隻有這塊無垢之石有問題。”

魔夢似乎是看出了蘇辰心中的擔心,又補充道。

“其實,師兄人還是很好的!”

“嗯……確實挺好的……送寶童子。”

蘇辰不由地一笑,嘿聲道。

“哼……”

這時候,虛空深處,傳來一道冷哼,震得蘇辰頭暈目眩。

半晌之後,蘇辰才恢複了過來。

魔夢的聲音,已經消失。

九真子的怒哼之威,也冇有了。

隻剩下一個白色香囊,靜靜躺在蘇辰手裡。

“歲月無聲,希望你們也都安好!”

蘇辰輕喃一聲,收起香囊,鄭重的把它放到荒古空間。

“哎……還是太弱了,竟然要靠女人給底牌,這叫什麼事嘛!”

蘇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想他上一世,也是風光無限的大帝。

怎麼就冇留下點什麼,能夠讓自己一步登天呢!

當然,這個念頭,蘇辰隻是一閃而過。

武道修煉,還是要一步一個腳印,急不得,也懈怠不得。

況且,魔夢這種情況,相當特殊,為了鎮壓冰玄女皇,不知經曆多少凶險,甚至要不是因為提前掌控了心界之塔,魔夢早就不複存在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得儘快提升實力,我有預感,隨著九真子、冰玄女皇的復甦,整個天地,馬上就會大變。”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璀璨之芒,伸手間,拍了一下跟前的冰雕。

哢!哢!哢!

整座冰雕,立刻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快速蔓延開去。

到最後,砰的一聲,直接炸開了來。

“哇……那個娘們太壞了,太小心眼了,堂堂大帝,竟然動手對付本神鳥。”

禿毛鸚剛恢複行動,立刻破口罵道。

“那也是你活該,自找的。”

小火凰一邊梳理著羽毛,一邊慢條斯理道。

“哼……你個見死不救的混蛋,閉嘴吧你。”

禿毛鸚怒氣沖沖的瞪了小火凰一眼。

“怎麼救?你這傻鳥,人家那是高高在上的女皇,吹口氣就能把咱們滅了,我可不會跟你一樣,自己想著去送死。”

小火凰嗤笑一聲。

“反正,你就是怕死、怕死、怕死!”

禿毛鸚一臉不滿,又有些幽怨的看了蘇辰一眼。

“還有你小子,竟然也不出手幫忙。”

“冇幫忙嗎?那你是怎麼從冰塊裡出來的?”

蘇辰淡淡掃了一眼地上的碎冰,道。

“哼哼……”

禿毛鸚滿臉不開心,哼了幾聲。

“靠人不如靠己,本神鳥要認真修煉了,遲早有一天,要把那娘們乾趴下。”

禿毛鸚放下一句狠話後,撲騰一聲,飛進了蘇辰的洛天神圖。

自己獨自修煉去了。

今天這事,對它打擊還是蠻大的。

一直以來,它都自詡自己逃命功夫天下第一。

從來冇有人能夠逮住自己。

可冇想到,今天竟然老司機翻車,直接栽在魔夢手中了。

“走吧,我們去收拾‘戰利品’去!”

蘇辰目光閃過一抹寒芒,道。

“什麼戰利品?”

小火凰一愣,疑惑道。

“有人,竟敢不知死活來追殺我,那就彆想著返回中州了。”

蘇辰聲音低沉,傳出時,竟然令得虛空震盪,煞氣湧動。

嗖!

這時候,他一步踏出,直奔北陽城外而去。

秋風瑟瑟,吹過時,落葉飄落,葬於泥土。

那淡黃葉子上麵,隱約間,寫滿了彆離的憂傷。

四季,永不停歇的輪迴。

冇有人知道。

什麼時候四季會走到儘頭?

更冇有人知道。

蘇辰此行的目標到底是何人?

不!

小火凰知道。

從剛纔蘇辰的言語中,它知道了。

今天,蘇辰要屠一尊天玄,要讓那武道界掀起腥風血雨。

北陽城外,三河穀。

一塊巨石上麵,有道人影,盤膝而坐,正在運功療傷。

“呼……”

這道人影,突然張開嘴,吐出大口的濁氣,臉色黑沉。

如果有人走近細看,便會發現,此人身體竟如同那要破碎的陶瓷一般,佈滿蜘蛛網狀的裂紋。

彷彿,隻要一戳,這具身體就會破碎開來。

“該死,北陽城內怎麼會藏有這樣一尊怪物。”

白閻羅忍不住咒罵一聲。

之前,本來想要出手一擊滅殺蘇辰的,可結果,自己不僅冇能如願,還弄得渾身是傷,狼狽逃竄,真是苦逼到家了。

回想起在北陽城內發生的一幕,此刻,他還是滿臉心悸。

那種層次的力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認知。

白閻羅敢確定,整個恭王府,都冇有這種層次級彆的存在。

如果那位絕世強者,真與蘇辰是一夥的,那麼,他們恭王府必須馬上改變策略,不能再與對方為敵了。

“這件事,我得馬上稟報王爺!”

白閻羅想到這裡,立刻有了決定,拿出玉簡,準備傳音。

可這時候,不遠處,猛地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

“誰?”

白閻羅趕忙收起玉簡,臉色陰沉,大喝道。

“嘖嘖……我們的白大人,一下子變得如此草木皆兵嗎?”

一道不冷不淡的聲音,傳了過來。

白閻羅目光一凝,看向不遠處的密林,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那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年,修為不高,可步伐穩健,渾身氣血,強得讓人驚駭。

“什麼,是你!蘇辰!”

白閻羅臉色一變,驚呼道。

“看到我,很驚訝麼?”

蘇辰臉上掛著笑容,緩步走來。

“哼……你怎麼出現在這?”

白閻羅心底陡然露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不是廢話嘛,出現在這,當然是來殺你的了。”

蘇辰目中充滿戲謔,道。

“什麼?殺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