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9章

肇事者

小芸恍然大悟,隨即麵露感激之色:“公子對奴婢真是太好了!奴婢一定會儘心儘力侍奉公子!”

這娃也實在太實誠了。

她隻是開了一個小玩笑,小芸這個傻姑娘,竟然也當真了。

顧雲初失笑搖頭。

就在小芸準備再多說幾句話的時候,忽然有下人匆匆而來。

“雲公子!不好了!”

小廝急匆匆地跑進來,臉上一片急惶之色,看到顧雲初立在院子裡,像是倏然鬆了一口氣,快步而來,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讓顧雲初不禁擔心他會不會因此斷氣。

“出什麼事了?彆急,慢慢說。”顧雲初眸光一動,暗暗思索。

小廝片刻不敢耽擱,馬上道:“是雲來樓的夥計,說什麼有人去靈田搗亂,毀了一大片藥田,想請公子去看看呢!”

“藥田被毀?”顧雲初眸子一眯,周身瞬間一寒。

好端端的藥田怎麼會被毀?

她明明在藥田周圍都設下了陣法,不是雲來樓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它的存在。

怎麼會被人知道?

等不及小廝再接話,顧雲初身形一動,就像一道青煙向大皇子府外麵閃身而去。

小廝隻覺麵前一道月牙白色的影子一晃,眼前就已經失去了顧雲初的身影,他愣了一下,隨後連忙轉身,匆匆向大皇子府大門的方向趕去。

顧雲初一步踏出府門,就認出了焦急的等在府門前的人。

那是雲來樓的一個夥計,她認識此人。

“樓主!”那夥計看到顧雲初,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

顧雲初二話不說就道:“我知道了,有什麼話我們路上說,走!”

她轉瞬就如一陣煙一樣飄出了很遠。

那夥計忽然有些怔忡,喃喃道:“是我的錯覺嗎,為何樓主身上的氣息,好像又比之前要強大了許多……”

他渾然一醒悟,也不再耽誤,立刻就追著顧雲初消失的方向趕去。

……

顧雲初到靈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副淩亂不堪的畫麵。

成片的靈田,像是遭受了灼燒,無數本來已經要成熟的靈草,全都變成了焦炭,亂七八糟地鋪在藥田裡,一大片靈田,大概有三分之二的靈草全都被毀,隻剩下一些剛冒出了青蔥茬子的小苗,稀稀拉拉地倖免毀於一旦。

田間的無數小廝神色憤怒,麵容淒然,看著這一片大家辛辛苦苦培育起來的靈草殘渣,幾乎都快要噴出火來!

顧雲初的到來,立刻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樓主!我們的靈草幾乎都被毀了!嗚嗚嗚,小的們花了整整將近幾個月的時間栽培,現在幾乎都要毀於一旦了,馬上藥膳就要開始出售了,靈草全都冇了,小的們要拿什麼交差啊!”

“就是啊!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

場麵頓時七嘴八舌變得十分嘈雜。

顧雲初神色一片寒霜,她深黑色如晶石的眸子裡一片冷光,語氣冰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什麼人乾的?”要是讓她知道搗毀藥田的人是誰,一定要他付出慘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