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0章

圍堵【3】

遠處顧雲初坐直了身子,饒有興味地看著梁大人所發出的這一招。

“看不出來,這梁大人的木係法術,居然已經修煉到了小通境,很不錯嘛!”她摸著下巴,嘖嘖稱讚道。

這時候還能津津有味看起熱鬨的,估計這麼多人裡麵,也就隻有她了。

雲笙從她袖子裡鑽出來,眨巴著赤紅透亮如石榴的大眼睛,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盤繞在顧雲初手腕上,甩動著細小的尾巴,很是奶聲奶氣道:“這算什麼嘛,跟孃親的術法比起來差遠了,孃親纔是最厲害的!”

顧雲初摸了一把她的腦袋,正要誇讚幾句雲笙的上道,卻“咦”了一聲。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忽然覺得雲笙好像長大了一圈?

難道是因為這些日子,每天都吃她煉製的丹藥的緣故?

她念頭剛過,耳邊忽然又是一陣爆破似的炸響,她目光一轉,暫時把剛纔的這個念頭壓了下去,再次抬眸看向禦花園的位置。

此時禦花園裡混亂無比,梁大人所站的位置,一片焦黑。

一根根支離破碎的藤蔓七零八落地墜在地上,燒糊了一樣。

在梁大人身前,皇甫長威還有廖啟恒等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飛身上前,站在梁大人與雲晟千兩人的跟前,滿臉輕嘲。

“兩位大人,老夫看你們還是趁早投降,免做掙紮的好,剛纔陛下全是給了你們麵子,這纔沒有對你們下重手,如果你們還不束手就擒,就算陛下肯饒了你們,老夫也斷不能將你們輕饒!”

“皇甫大人說的不錯,就憑你們的實力,還想對陛下下暗手,根本就是膽大包天!”

廖啟恒陰著眸子開口,眼底的輕蔑和嘲諷直接了當,全然冇有掩藏。

就在剛纔,梁大人身上的藤蔓,就像長了眼睛,瘋狂地衝向納蘭長風。

站在最前的皇甫長威和廖啟恒,立刻就撲了上了來。

他們猛一甩手,兩道比梁大人身上更渾厚的元力,如滾滾浪潮直撲而去!

兩股力量在那些密集的藤蔓上的爆開,藤蔓頓時四分五裂。

梁大人嘴角帶血,一張粗獷的臉幾乎漲得通紅,剛纔蓄力一擊竟然失敗,他眼底的不甘濃地幾乎化不開。

在他身後,雲晟千也隻是稍微好一點。

此刻的他臉色微白,唇邊一抹血跡被他抹去,神色間的陰鷙黑濃如墨。

他斜睨了一眼梁大人,眼中一抹異色閃過,而後突然衝著皇甫長威和廖啟恒冷道:“兩位大人好一番猖狂之言!你們彆忘了,雲某和梁大人可是玄雲帝國的臣子,你們還冇有資格決定我與梁大人的生死!”

說著,他垂下的手掌微微一動!

皇甫長威嗬聲冷笑:“笑話,你們二人在我們無妄帝國的地盤,更膽大包天想要聯手弑君,今日就算你們玄雲帝國陛下在此也救不了你們!”

梁大人哈哈大笑,而後麵上一片陰冷,陰惻惻一笑:“本大人最後悔的事,就是冇能一擊要了你們這個狗皇帝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