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5章

行軍圖有問題

她一轉頭,對方一張欠揍的臉就闖入她的眼睛裡。

蕭頂泛著油光的臉上掛著一絲不懷好意的笑,一雙眼睛更是在張宛若身上來回掃,滿臉的褻瀆之色。

看到那雙充滿無禮的雙眼,張宛若頓時火冒三丈。

“你……”

剛開口,耳邊劇傳來一聲充滿憤怒不屑的聲音。

“老天有眼,總算讓本丹師找到了下毒之人!”

下毒的人找到了?

所有人都唰唰唰地把目光轉了過去。

隻見蕭恒陰沉著臉,手中捏著一張紙。

那紙上浸染著血跡,卻血的顏色開始有著些微的發紫,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這……怎麼會這樣?這張行軍圖有問題?!”

眾人的目光落所落之處,正是顧雲初甩出來的那張行軍圖。

看到這件東西,納蘭長風麵色黑如墨碳,額上的青筋更是一跳一跳!

“大膽!你這個以下犯上的混0-你簡直防反了天了,居然想要謀殺朕?!來人!把這個想要弑君的混-0蛋給朕殺了!就地處決!”

如果剛纔他還不能確定,現在他對納蘭淩羽的怒氣,就如同爆發的火山,再也無法控製。

行軍圖上出現了異常,一切的一切,彷彿都解釋地通了!

原來之前種種,果然是這*想要陷害皇後!害他差點就相信了!

那行軍圖,根本就是他們偽造出來的,目的竟是為了下毒毒害他啊!

他卻的冇有看真相,差點冤枉了曼曼不說,還讓她跟著一起受到連累。

這個該死孽障!

隨著納蘭長風落下,一旁待命的宮衛咬牙衝了上去。

不過他們連人都還冇有靠近,就忽而被一道猛烈的勁風一刮,直接扶搖直上九萬裡,當場就被甩上了天,最後狠狠墜下,砸在了他的腳邊,兩眼一翻直接暈死過去。

納蘭長風又是氣地噴出一口血來。

“父皇!”

納蘭行雲神色倏變,見納蘭長風如此,心中冷笑連連。

不過,在納蘭長風麵前,他還是要儘可能扮演好一個乖兒子的形象,指著納蘭淩羽,神色冷厲如刀:“納蘭淩羽!你不要太過分了!”

他索性連皇兄也不叫了。

“陛下,您怎麼樣了?”蕭皇後麵上的關切不減。

納蘭長風咬牙道:“朕還死不了!若不處置了這孽障,朕豈能放心!”

看到納蘭長風的震怒的樣子,蕭皇後唇瓣一勾,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

小賤種,還想與本宮鬥?

就憑你的本事還差了點火候,就算之前讓你占了一點便宜,本宮人還是有辦法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早在納蘭長風吐血之後,她就掐準了時機,軍機圖上抹下了毒藥。

那毒正是天心草,中了天心草的症狀和納蘭長風所傷極為相似,同時她再把剩下的毒抹到自己唇裡,最後才造成了和納蘭長風一起中毒的假象。

她眸子裡暗芒湧動,而後悄無聲息地壓製下去。

隨後她狀似震驚,看著納蘭淩羽,完美的紅唇顫了顫:“羽兒,這一定不是真的對不對?本宮不相信你會這麼做!就算你在恨本宮,可陛下卻是你父皇啊!你如何能對你父皇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