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0章

壓迫【2】

他目光閃爍,瞬間就衡量了利弊,沉默了一息。

少女眸子一眯,心中對袁勇的小心謹慎十分不以為意。

她蔑視地看著玄慕,很是不屑道:“袁叔叔你怕什麼,隻是一個下人罷了,有什麼了不起的,敢威脅本小姐?本小姐可不是被嚇大的,等本小姐捉了他的兒子,我看這老傢夥敢不敢跟我們作對!”

“還有爹爹要的那什麼東西,直接把這老傢夥抓起來逼問不就好了,隻要多使一些手段,本小姐還不信他這把骨頭有多硬!”

少女滿不在乎道。

在她的認知中,這些事情根本用不著廢事情,明明是動手就能解決的事情。

她想的簡單,袁勇卻知道那東西早就被錢老夫人施了秘術,強取不得,否則這麼多年,老爺也不會一直暗中派人監視納蘭長風,為的就是等找到瞭解除秘術的辦法,再行下手的機會。

隻是還不等他開口,耳邊琴音陡然變得急促凶險,袁勇暗道一聲音不好,立即開口:“大小姐不可!”

而少女箭在弦上,在他出聲的瞬間,長琴上豁然盪出道道音波,撲向了玄慕……

等到少女聽到袁勇的製止聲時,一切都晚了。

琴音裹挾著漫天的殺機,對玄慕絞殺而去。

玄慕臉色微微扭曲,像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他渾身上下的皮膚上,都瀰漫出了一道道的紅血絲,甚至連毛孔上都有點點的血珠子滲透出來,不過片刻,如同一個浴血的人,看起來十分血腥可怖。

少女嘴邊的弧度逐漸拉大,眼神落在玄慕的身上,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玄慕眼中,嘴裡,血流不止,卻依然目光如刀,死死繃緊。

“無用之功!”少女冷笑,被他那眼神看的很不舒服,抬手撥動琴絃,最後一個音落下,比剛纔更加淩然的殺機對他瘋狂襲去!

納蘭長風神色驟變,咬著牙挺身而出。

“臭丫頭!給朕住手!”他伸掌拍向了少女。

少女美目一涼,手指輕勾,一道琴音直接衝納蘭長風甩去。

“嘭!”

納蘭長風腦中像被針狠狠紮了一下,痛得當場飛了出去!

“本來本小姐還看在你是父親大哥的份上,給你個臉麵,是你自己多事,那就怪不得本小姐了!”少女臉上揚起了傲然之色。

“轟!”

隨著巨響炸開,納蘭長風直接被砸入了大皇子府的大門之內。

見狀,袁勇皺了皺眉,最終還是冇有再說什麼。

少女抱著長琴,麵含得意地走向玄慕的方向,確切地說是走想大皇子府大門。

而她才踏出了兩步,驀地若有若無的鈴鐺聲傳來,似是來自九天,又像在神魂深處直接響起,神秘莫測,帶著滌盪塵世的空靈,輕紗一般輕飄飄落下。

在這道鈴音之下,剛纔還殺機四伏的琴音,倏然像火遇上了水,瞬間就被澆滅,潮水一樣退了個一乾二淨。

少女美眸一瞠,猛然轉頭,向鈴聲傳來的地方看去。

……

而此時,在無妄帝國之外的某個半空之中。

一隻仙鶴模樣的大鳥在空中緩緩展翅。

遠遠看去,出塵絕世,仙氣縹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