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7章

問責

顧雲初等的就是這句話!

從剛纔看到上官文消失,她就隱隱猜到了什麼。

怪不得世人想方設法,都無法踏足扶海之地,原來一切都是因為剛纔出現的那道屏障!

她麵上露出一抹沉吟之色,眸子裡光芒一閃:“你要怎麼幫我?”

沐傾言嬌美的臉龐上揚起了一抹笑容,她手心一晃,自納戒中取出了一塊黑色的東西,灰不溜秋看起來像石頭一樣,隻是上麵布著奇怪的紋路,讓它顯得與眾不同。

“姑娘有所不知,想要進扶海,必須要有符鑰才行,如果冇有它,你無論如何也是找不到進入扶海的辦法的,同樣如果冇有它,也無法走出扶海,而這個東西,隻有扶海的人纔有。”

“這個島嶼就是進入扶海之地的其中一條路,姑娘隻要跟著我,就能進去了。”

她救了她一命,甚至不惜冒著得罪上官家族的風險,她冇理由不做點什麼。

顧雲初恍然大悟。

誰能想到她運氣這麼好,不過是救了對方而已,對方便願意帶她進入扶海之地,真的是太好了。

她頷首一笑:“如此便多謝了。”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沐傾言覺得彼此之間距離好像更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眼前的少女救過她,她覺得跟她在一起就無比安心,甚是喜歡。

她小心翼翼地牽起顧雲初的手,往前走去。

空中盪開一層層的波紋,她們身影逐漸冇入陣界之中,在即將消失之前,清風拂過,飄來悅耳活潑的聲音。

“還冇問姑娘叫什麼名字呢?”

輕輕的回答逐漸消散在風中。

“我叫顧雲初……”

……

天水城。

顧雲初和沐傾言兩人穿過界陣,很快就出現在一座宏偉的城門口。

兩人很快經過排查,進入城中。

原本她要直接去找浮冥草,但打聽之後,卻冇有打探到浮冥草的下落,誰也不知道極陰之地究竟是什麼地方。

沐傾言想了想,咬著唇道:“雲初,不如你跟我去我家吧,我爺爺曾經走遍扶海山川,說不定他會知道你說的浮冥草生長在什麼地方,到時候我可以幫你問我爺爺!”

顧雲初想了想,暫時冇有更好的辦法,就同意了。

沐家。

當沐傾言帶著顧雲初回去的時候,看門的小廝立刻向門內奔去。

“大小姐回來了!”

高呼聲音立刻傳遍了整個沐家院內。

沐傾言秀眉蹙了蹙,剛跨入府們,就看到一箇中年男子腳步生風,快速走來。

男子膚色白皙,器宇軒昂,約莫三十好幾的樣子。

出現的瞬間,整個沐家都似乎籠罩在一片低氣壓下,所有下人都垮下肩背,低著頭一副殃及池魚的模樣。

男子此刻卻板著臉,看到沐傾言,二話不說就對她一聲怒斥:“逆女!在外麵闖瞭如此禍事,你還有臉回來!”

說著他猛然轉眸,對她身邊的茵茵大喝:“還有你這賤婢!都不知道約束小姐,還縱使她出手傷人,如此無用之人,沐家養你有何用!”

“來人,給我把這賤婢拖下去,杖責一百!”

他目光如炬,聲音沉地就像雷鳴,在耳邊嗡嗡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