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

蕭千漠的癡情

蕭千漠聞言一愣,似乎一時冇反應過來,總感覺她話中有話。

“千漠,你是瘋了嗎?你居然要娶顧雲初為妻?她又醜又廢,根本就配不上你!”顧長寧愣了足足好久才恍回神來,如秋水般的雙眸中湧動著怒火與無儘的委屈,她怒衝上前一把抓住蕭千漠的胳膊,雙眸楚楚可憐的看著蕭千漠。

即使心中再痛,她也不敢讓眼淚流下來,因為眼淚一流在臉龐上,就會帶來鑽心刺骨的疼痛。

“我要娶誰和你冇有關係。”蕭千漠神情冷了一分,拂開了她的手。

“皇上,當初您為臣女做主,說是要為臣女和三皇子指婚的……”顧長寧哭著跪了下來,一副慘遭拋棄的悲慘模樣。

“漠兒……”蕭皇冷著臉,欲開口,便見蕭千漠一拂衣襬,神情堅定如磐石,“父皇,此生我隻想娶顧雲初一人!”

“胡鬨!”蕭皇大怒。

即使這藥師公會的李生願意照拂顧雲初一二,也不代表顧雲初有資格成為漠兒的妻子!若是漠兒真心喜歡,納個妾侍還可。

偏偏這個顧雲初說什麼她的男人隻能娶她一個!

這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父皇,我自已的婚姻大事,我想自已做主!望父皇成全!”蕭千漠麵不改色。

“這絕不可能!朕絕不會允許你娶這樣的一個女子為妻!”顧丞相也明顯和顧雲初斷絕了關係,漠兒若還想得到丞相府的支援,就必須娶顧長寧,她的身後可是還有一個鎮國候府。

“父皇……”蕭千漠眼裡湧動著悲傷難過之色,“那我寧願終身不娶。”

顧雲初眯了眯眼,臉上無波無瀾,並無一絲感動之色,如果是以前的‘顧雲初’定是感動得撲到他懷裡了,可惜她不是。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已對蕭千漠冇有任何感覺。

“你……你簡直要氣死朕!”蕭皇怒不可遏。

“妹妹,我求求你,你不要和我搶千漠好不好?我是真心愛他的,我為了他什麼都可以放棄……我真的不能冇有他,我知道你一定是因為爹爹寵愛我,所以才怨恨我的對不對?可是你的身子已經不潔了啊,你怎麼還能和千漠在一起……”顧長寧傷心難過的拽住了顧雲初,柔弱可憐的哭訴著,紅著雙眼,看起來可憐無比。

顧雲初任她抓起著自已的手,頭一次冇有揮開她,潦黑的瞳仁中蘊上了一絲魅惑的淺笑,她湊至顧長寧的耳邊,聲音微啞帶著懾人而邪肆的氣息:“顧長寧,你的臉上一直戴著虛偽的麵具不累麼?今天我就替你解開吧。”

顧長寧一愣,似乎冇有明白她話中的意思,忽覺脖子後麵一疼,像是被螞蟻咬了一口般,又迅速消失了,因此她也冇有在意,而是雙中盈著委屈傷心的淚水,“妹妹,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大殿之上眾人紛紛對顧雲初鄙夷出聲,難怪剛纔顧丞相要將她逐出丞相府!生了一個這樣的女兒確實是氣死了!無法修煉也就算了,還如此藐視皇權,知恩不報,更是陷害自已的父親,還要搶姐姐心愛的男人,嘖嘖嘖……

這顧長寧倒是一個至情至性深情癡情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