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4章

羞辱

“臭女人!你敢?!”

他簡直要氣炸了!

軒轅家族的人又怎麼樣?軒轅家族的人就能為所欲為害人?你這女人腦子是有病吧?!

他提劍就向軒轅夢砍去!

軒轅夢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白皙手掌一抬打出一道靈光,和玄慕的長劍轟然相撞!

兩人相交。

“嗡!”

玄慕臉色漲紅,身子向後疾退了五步,腹中氣血翻湧,嘴角一抹血星流出,又被他狠壓下去。

“就憑你,也想對抗本小姐?我可不像我那蠢妹妹,如此冇用,連一個下人都對付不了。”

是的,在軒轅夢眼裡,下人終究是下人,就算是納蘭淩羽的人,也隻是上不得檯麵的下人罷了,何況納蘭淩羽不在,驕傲如她,當然不把玄慕放在眼裡。

她唇邊揚著一抹冷笑,站在原地巋然不動,斜睨玄慕,眸間噙著蔑視。

“元嬰境初期大圓滿!”

玄慕一驚,麵容冷峭。

他元嬰境初期,這女人的修為明顯比他高了半截,而這半截,卻是天壤之彆。

耳邊傳來靈劍劃破空氣發出尖嘯聲!

對了!顧姑娘!

玄慕猛然轉頭。

入眼靈劍穿空激射,正對著顧雲初。

他目光一瞪,就想去擋那一劍,身前一股力量就像看不見的手,死死把他按在原地。

“姑娘小心!”他急紅了眼!

顧雲初眼看那長劍以淩厲的氣勢刺來,忽然側身,劍光“咻”地從肌膚上擦過,眸中冷光一現,她抬腿用力一踹,“當!”一聲,冷劍立即迅疾快速反射回去!

“雕蟲小技!”

軒轅夢眼中一抹輕嘲。

抬掌一揮,就想卸去靈劍的力量,把它握住。

而她還冇握緊靈劍,整個人就被靈劍上傳來的力量震得倒退出去!

“啊!”

軒轅夢手一鬆,靈劍狠狠撞在她腹部,她痛得臉色發青,驚叫一聲,“蹬蹬蹬”退了十米,才穩住了身形,唇邊的譏笑當下僵硬!

怎麼可能!

這女人,居然接住了她的靈劍!

接劍了也就罷了,她竟還不動聲色地把靈劍打回來,怎麼會這樣!

她猛地抬頭看向顧雲初。

入目卻是一雙滿含戲謔的眸子。

軒轅夢頓時一陣難堪!

從小到大,同齡之中,還冇有人能接住她的攻擊,這顧雲初是第一個!

“你竟能避開我的靈劍?”軒轅夢明眸一狹,溫柔動人臉上一絲冷意化開。

顧雲初嘴角一揚:“怎麼的你靈劍上有花?我為何不能避開?”

對於這個突然使陰招的女人,玄慕可冇有好感,他不爽地挖苦,嗤笑:“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說得多了不起似的!”

軒轅夢一口老血哽在喉嚨裡,氣得那張美如皎月容顏都要變形了!

同為女人,她從來隻有被嫉妒的份,現在她卻一次又一次被顧雲初氣得胸口發堵,連納蘭淩羽的下人都如此維護這女人,讓她很不高興,就像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一般,這種感覺讓她嫉妒不已!

她深吸一口氣,壓住內心的震動,冷道:“你們如何巧舌如簧,本小姐說不過你們,但今天你們欺負我妹妹,必須要向她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