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德不甚為意的擺了擺手,“不會的。納蘭舜以為甩開我們就能早點找到仙門遺址,那無疑是癡人說夢。若是仙門遺址那麼好找,也不至於千年來冇有一人可以找到它。”

聞言,黑羽柘讚同的點了點頭,確實如此。

他沉吟了片刻後道:“老德,既如此,我們就快點開啟乾天卦吧,爭取早點找仙門遺址。”

“不急。”軒轅德卻是不急不緩的說道。

黑羽柘皺眉:“如何不急?”

軒轅德伸手撫了撫下巴上的鬍鬚,笑道:“我們還冇商議好,如何分配仙門遺址中的資源,自然不能這麼快就開啟乾天卦了。”

黑羽柘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幾分,“分配資源的事情,早在來天塹山脈之前不就商議好了嗎?四大家族平均分配,如今納蘭族和尉遲族不在,就剩下我們兩族,自是我們五五分了。”

軒轅德搖頭,“你覺得你們黑羽拿什麼和我軒轅族五五分?”

黑羽柘臉色驟然一黑:“老德,你這是何意?”

到這一刻,他怎麼可能不明白軒轅德的心思!

軒轅德道:“雖然說你黑羽族出了一張地圖,但是我軒轅族也是出了一份地圖的,在這事上我們是扯平了的。而尋找仙門遺址,就要用到我軒轅族的乾天卦,我想你也應該明白用乾天卦來測還是很有風險的,搞不好會神魂受傷,而且我軒轅族出力最大,所以這分配資源自然也不能像之前那般五五分。而是三七分。”

黑羽柘大怒:“老德,你這是過河拆橋!”

軒轅德笑道:“老黑,你也不用動怒,我這是實話實說,給你們黑族三分,也是不錯了。”

黑羽柘氣得身子輕顫,臉龐一片漆黑:“軒轅德!你做夢!”

黑羽家主黑羽少龍,以及黑羽家族的長老和弟子們一個個聞言大怒,這軒轅家族分明是想趁火打劫!頓時一個個看向軒轅家族的目光變得不滿起來。

軒轅德也不惱,臉上依舊帶著笑容:“老柘啊,你自己想一想啊,你要是同意呢就隨我軒轅家族一起,你要是不同意呢,那我們就此分道揚鑣,各找各的,你覺得如何?”

黑羽柘著實被軒轅德這一番不要臉的話氣得心肝脾肺腎都疼了。

這明擺著是要逼他答應這不平等的條約。

若是不答應,便與仙門遺址無緣,若是答應了,就意味著好東西要被軒轅家族刮分,他們就隻能撿軒轅族剩下的東西!他們就是去替軒轅家族賣命的!

這如何不氣?

但是黑羽柘沉吟了半晌後,最後還是答應了。

來都來了,此次便是衝著這仙門遺址來的,若是不答應又如何?

黑羽少元他們亦是知道最後老祖肯定會答應,他們也是彆無他法,隻能趁軒轅家族他們不注意的時候,私藏點好東西了。

軒轅德見黑羽柘答應後,很是開心,但是軒轅德道:“這樣吧,等會我軒轅族開啟乾天卦,找到仙門遺址後,你們都發個心魔誓,若是在哪裡找到好東西不準私藏,要全部上交到一處,再由我軒轅族來合理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