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軒轅德抬頭看向了對麪人群中一抹修長冰冷的身影,那人正是納蘭衡。

納蘭衡此時就站在人群中,他身穿一身青白相間的衣袍,他俊朗的臉龐上滿是陰沉。

聽到軒轅德的話,納蘭舜立刻睜開了眼睛,他滿臉震驚的看向軒轅德,又看向身後人群中的納蘭衡。

卻見納蘭衡目光仇恨而憤怒的看著自己,這一刻納蘭舜心中一慌,察覺到了不安,還不待他說話,便聽對麵軒轅德的聲音繼續響起:

“納蘭衡,你還在等什麼?難道你忘了你的父親是怎麼被廢除實力的嗎?還有你妹妹納蘭湘是怎麼慘死在了顧雲初和納蘭淩羽的手中?”

軒轅德繼續煽風點火的說道:“納蘭舜身為你納蘭家族的老祖,他卻一點都不公平!他不僅冇有替你妹妹主持公道,還任凶手納蘭淩羽和顧雲初逍遙法外,最後更是廢除了你父親的實力,又廢去了他的家主之位!還廢除了你的少主之位!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呢?還不是因為你們的實力太弱了,冇用了,所以他納蘭舜不需要你們了,便將你們一腳踹開!”

納蘭衡袖下的手指緊緊握起,眼眶漸漸變紅,眼裡滿是怒火與恨意。

“衡兒!不可聽他的話!”納蘭老祖焦急的大喊,因為情緒激動,好不容易穩下的氣息又亂了起來,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而在這時,納蘭舜才注意到納蘭衡竟然站的位置是陣法的陣眼中!

納蘭衡臉上露出猙獰冷厲的笑容,他的眼神亦是十分冷厲陰狠,隻見他終於開了口,一字一句不屑的冷嘲出聲,“不要聽他的話?嗬嗬……那是聽你的話嗎?”

“可這一次我不想聽了!”納蘭衡目光一冷,隻見他唰的一下拔出了手中的劍,瞬間便毀掉了陣眼。

曾經身為納蘭族的少主,他自然知道這陣法中的陣眼在何處,自然也知道要如何毀去,這對他來說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不費吹灰之力!

一旁的納蘭長老們根本來不及阻止!

隨著陣眼被毀,籠罩在仙絡峰上的白色光芒瞬間便消散了去。

“咳咳咳……”納蘭舜想要說話,奈何這一幕令他心中大急,一下子造成氣息不穩,五臟六腑都似被移位了一般,稍稍提氣,便疼得他臉色發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開口,又是噴出幾大口鮮血,差點便昏死了過去,好在兩位太上長老連忙到他的身後給他渡氣,他纔沒有當場昏死過去。

隻聽納蘭衡幽冷輕蔑的聲音繼續響起,“曾經我也很聽你的話,把你當成神一般的人來崇拜,尊敬。可是結果呢?你讓我深深的明白到實力有多麼重要!重要的到,我們一家人的性命在你的眼裡就如草芥一般那般不堪!!”

納蘭衡的雙眸中佈滿了怒火與仇恨,“我妹妹雖然生性刁蠻跋扈了一些,可是她是納蘭家族的小公主,她囂張一點有何錯?她本就有囂張的資本!憑什麼顧雲初和納蘭淩羽殺了她卻不用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