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他不能衝動,他必須剋製自己,纔不會連累妹妹和妹夫,才能救出月靈!

顧雲初見大哥氣息理智都很穩定,於是她仰頭再次服下數十顆回元丹,又打坐修煉了三個時辰,直到體內的靈力完全恢複了之後,她這才站起身來。

一雙燦如星辰般的雙眸中湧動陣陣懾人的精芒,“大哥,淩羽,我們可以出發了。”

話落,她雙手輕輕朝眼前的陣法一扯,便輕輕的扯出了一個小洞,身形一閃,利落的鑽了進去,又對身後的顧雲天和納蘭淩羽揮了揮手,“你們快進來。”

顧雲天重重點頭,握緊了拳頭,他屏住全身的氣息,輕輕一躍,便鑽進了進去,而後臉色陰沉而凝肅的跟在了顧雲初的身後。

隨著納蘭淩羽進入,身後陣法的那道口子便自動恢複如初,好似一切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納蘭淩羽全身貫注的守在顧雲初的另一半,他的神識悄悄的釋放出去,注意著周圍的一草一木。

三人屏住全身的氣息,快速的朝雷音山的山巔而去。

遼闊高遠的蒼穹之上,一輪明月靜靜的懸掛在漆黑的穹宇之中,幾顆零星孤孤單單的佇在那輪明月的遠處,天各一端。

皎潔的清輝灑落在雷音山巔之上,隻見一座雄偉的宮殿在山巔雲霧之間若隱若現,好似瓊樓玉宇。

看著山巔之上的那座殿宇,顧雲天的眼神不由幽深森然的幾分,眼底間的怒意和殺氣蒸騰著。

顧雲初自乾坤玉空間中悄悄召喚出雲笙和雲澤,讓二獸化作迷你形態前去探路。

二獸身形一閃,便冇了黑暗之中。

顧雲初又召喚出了雲夢,讓它看到人後,便立刻使其入夢,防止那些人發現聲音,驚擾其他人。

於是雲夢也隨時待命在顧雲初的身邊。

幫不上忙的雲界隻得空間中急得團團轉,雲笙、雲澤都去幫孃親了,就連雲夢也去了!好像冇他什麼事,這樣顯得他好冇用啊!

好氣!

雲乾則是習以為常了,反正他就是一空間,除了化個形態,說說話出出主意之外,其他的什麼也做不了。

唔,不對,主人的性命可是他救的,說起來還是他的功勞最大!

若不是當初乾坤玉中有一滴神血,主人早就死了,也就不會雲笙、雲澤他們啦。

於是雲乾更加心安理得的抓起一株肥肥嫩嫩的人蔘啃了起來。

很快,顧雲初三人便逼近了風雷殿的大門處。

遠遠的便看到了兩名身穿風雷殿服飾的弟子站在那裡把守著,於是雲夢身形一晃,飛上前,對著二人哈了口氣,那二人還未反應過來,便意識一沉,陷入了昏睡之中。

“孃親,我已經讓他們入夢啦。”雲夢開心的給顧雲初傳音道,稚嫩的聲音中充滿了歡喜之色。

“真乖。”顧雲初在心中讚賞了雲夢一句,而後輕輕推開了殿門走了進去。

顧雲天和納蘭淩羽則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後。

一路上見到有好幾支巡邏的隊伍,皆被雲夢用入夢術,使得他們陷入了沉睡之中。

PS:感謝遇見你們,一直在支援著我,我知道我更新得很慢,身為一名寶媽真是諸事煩多呀,帶娃輔導作業,做家務都夠我忙很久,尤其這幾天還生病了,掛水都掛了三天啦。天冷了,諸位寶寶們也要注意身體哦,多穿點衣服,不要感冒了。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