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是顧雲初三人輕輕鬆鬆的便進入到了風雷殿的內門。

正在這時,顧雲初的腦海中傳來了雲笙的聲音,“孃親孃親,我好像發現了月靈姐姐的氣息。”

“在哪裡?”顧雲初心中一喜,連忙在腦海中傳聲道。

“孃親,你們先往東邊走,就會經過一個橫穿懸崖的天橋,那裡有我留下的記號,你們尋著記號來就行。不過那懸崖天橋處設有隔絕陣法,還有專門的侍衛看守,實力在金丹境。”雲笙說道。

納蘭淩羽見顧雲初站著不動,便輕聲問道:“可是笙兒他們有什麼發現?”

顧雲初點頭,黑亮的雙眸中閃動著淩厲璀璨的精芒,“雲笙傳來訊息,她好像發現了月靈的氣息。”

一旁的顧雲天聞言大喜,黑袍下的身軀忍不住輕輕顫抖起來,“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過去。”

“恩。”顧雲初點頭,“走。”

於是她按照雲笙說的,快步朝東邊方向而去,果然走了約摸一會之後便看到了一座天橋橫穿在兩座懸崖之間。

懸崖上一棵筆挺的青鬆直入雲霄,粗大虯枝遮天蔽日,茂密的枝椏遮住了漫天的月光。

一株株青藤爬滿了青鬆的身體,垂掛而下,上麵掛滿了星星點點的螢火蟲,忽明忽滅,美不勝收。

青鬆樹下是一個深邃漆黑的湖泊,幽深的湖水沉寂如黑潭,像是黑夜中的巨獸,彷彿下一刻就會張開巨盆大口,吞噬生命。

天橋之上雲霧繚繞,看起來神秘莫測,延伸向雲霧的另一端,消失不見。

對於這好似人間仙境般的美景,顧雲初三人無心欣賞。

她悄悄的召喚出雲夢,看了眼天橋上看守著的二名守衛道:“雲夢,這兩人就交給你了。”

“孃親,你就放心吧,不過是兩名金丹境的小螻蟻罷了,看我輕鬆搞定。”雲夢身形一晃,化作一團淡淡的白光飄了過去,無畜無害,就像是一團小小的精靈。

“咦?這是什麼?哪來的小精怪?”看守天橋的兩名守衛見狀不由一愣,好奇的伸出手指戳戳了雲夢*的身體,那淡淡的白光便籠罩在了他們的身上。

下一刻他們的意識逐漸陷入了混沌之中,而後站著沉睡了過去,進入了雲夢給他們製造的夢境中。

“孃親,快來。”雲夢傳聲道。

顧雲初三人輕聲慢步的走了過去,這天橋上確實有一道隔絕陣法,不過不難。

顧雲初拿出符文筆在空氣中一陣繪製,瞬間便打開了這道隔絕陣法,與顧雲天、納蘭淩羽二人順利的通過了天橋。

到了天橋的另一端,這邊無人看守,但遠遠的便看到了前方的一處山洞前把守著兩名實力竟在元嬰境的侍衛。

一般出竅境的修士,在一個家族中或是門派中,都是屬於長老級彆的人物,竟然在這裡看守著山洞,想來這山洞中必有不同尋常之處。

難道這裡麵關著的便是月靈?

如果出動兩個出竅境的修士,又加上這層層看護,用來看守一個九陰靈體,是說得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