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天亦是想到了這一點,一雙墨黑的眸子中湧動著瘋狂而嗜血的怒火,他恨不得現在就衝進前方的那個山洞中,他額上青筋暴起,手指抓在身旁的巨石上,那巨石上的棱角竟是硬生生的被他抓得粉碎,飄散在夜風中。

納蘭淩羽抓住他的手,一絲精元內息輸送進他的身體中,這才令他逐漸衝動昏聵的腦袋慢慢清明過來,他朝納蘭淩羽投去一抹感激之色。

納蘭淩羽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能理解,如果是雲兒被抓了關押了起來,他不確定他是否還能像顧雲天這般冷靜沉穩,或許他早就失去了理智。

雲夢迴到顧雲初的衣袖間,小小的一團縮在衣袖裡,完全不見,她在心中與顧雲初溝通道:“孃親,這兩人的實力在出竅境中期、後期,與我實力相當,我無法將他們瞬間催眠。”

之前在那片秘境中的時候,是因為那裡有幻境的緣故,所以當時她才能讓孃親輕易中招。

但這裡並冇有陣法加持。

隻聽山洞外的兩人高聲闊論道:“裡麵那小美人性子可真烈,都已經關押了近三個月,居然還這麼倔強著,怎麼都不肯屈從我們少主。嘖嘖嘖,可真是一個小辣椒啊!”

另一人聞言,其臉上露出一抹猥瑣至極的笑容,眼裡湧動著淫0-0邪的光芒:“我們少主向來不會憐香惜玉,看到好看的喜歡的,便會直接搶,這一次居然冇有動強!真是令人驚訝!”

“這還不是因為裡麵那個女人是天生的九陰靈體嗎?這可是天生的極品爐鼎,若是將其用來雙修,可以獲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咱們少主就可以一舉從渡劫境後期突破到飛仙境!這種突破可是大事,自然不能馬虎,若是強行來,毀壞了那爐鼎,還耽誤了少主突破,就得不償失了。”

遠處顧雲初三人聞言,眼裡皆是露出一抹驚愕的神情,想不到這裡竟然會有渡劫境後期的人!

這實力可是和淩羽一般強大啊!

好在他們剛纔冇有衝動,也難怪看守洞口的人都是出竅境的!

不過這裡怎麼這會渡劫境後期的修士?

顧雲天心中卻是更加焦急不已,聽那兩人談話的意思,好似那名渡劫境後期的少主就在山洞中!!

他急得雙眼赤紅,呼吸都微微急促了幾分,心中的怒火更是如地獄岩漿一般不停的翻湧著,掀起一陣陣滔天巨浪,幾乎快要灼燒掉他的所有理智!

山洞前,那人聞言讚同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得極是,畢竟這種天生的爐鼎,幾千年難得一遇啊!要是少主順利的突破到了飛仙境,咱們就不用繼續留在這靈氣匱乏的玄天大陸了,就可以回仙聖大陸了。這個地方可真冇意思。”

“不過那個小美人要是一直不同意,少主難道要一直供著她嗎?”

昏暗內陰冷的山洞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