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淩羽眼裡殺機湧動,滅魂天燈上爆發出一股璀璨耀眼的精芒,就要朝冰甲角魔龍的頭上狠狠砸下,狂暴的力量使得這片空間都微微扭曲了起來。

冰甲角魔龍一臉大駭,連忙出聲大喊,“停停停!我臣服!”

滅魂天燈距冰甲角魔的臉龐隻有一寸時,堪堪停住!

若是他再慢上一分,這一擊之下足以將他打得腦漿迸裂。

“嗬,臣服?我不需要,弱者才需要附屬品。”納蘭淩羽隻是略微停頓了一秒,下一刻他的臉上露出輕蔑不屑的神色,再次舉起了手中的滅魂天燈。

先打死這個欠扁的冰甲角魔龍再說。

“哧!”

突然冰甲角魔龍一口咬在了納蘭淩羽的手指上,腥甜的血腥味瞬間在他唇間瀰漫而開,緊接著一道閃爍著天地符紋規則的光芒自他們二人身上湧起。

這是契約的規則。

納蘭淩羽一愣,俊美無儔的臉龐一黑,露出一抹極度嫌棄之色,“鬆嘴!”

冰甲角魔龍死死的咬住他的手,搖頭,冰藍色的瞳孔中滿是拒絕之色。

不鬆!

打死也不鬆!

“特麼的,老子讓你契約了嗎?”納蘭淩羽頓時暴怒,一拳狠狠揍在冰甲角魔龍的臉龐上。

冰甲角魔龍的臉頓時被打至一旁,他眼裡佈滿了委屈之色,“好歹我也是一頭飛仙境的高級魔獸,與你契約是你的福氣!這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類想要與本王契約,本王都拒絕了!你竟然還嫌棄?”

他慘白青紫的臉龐滿是鬱悶,嘴角掛著一絲殷紅的血跡,彆提心情有多鬱悶了。

他今年真是流年不利啊!

好不容易從魔域中逃出來,不慎重傷,隻得依靠一群人類修生養息,結果那什麼玄陰殿也太不靠譜了,在仙聖大陸上惹到了大仇家,隻得逃到了這片低級大陸上。

結果到了這裡,這風厲行又惹上了事。而他連個渡劫境的修士都冇打過!

哎,看來還是身體太弱了,本以為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付個渡劫境的人類是不成問題的。

“淩羽,既然他與你契約了,就留他一命好了。”顧雲初走上前,她絕美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淺笑,黑亮的雙眸中湧動著狡黠之色,“若是他以後不聽話,我們再將他烤了吃,長這麼大還冇有吃過龍肉,也不知道龍肉好不好吃呢。”

說著她微微舔了舔嘴角,神情興奮。

冰甲角魔龍身體一抖,連忙道:“我不好吃!”

納蘭淩羽磨刀霍霍:“娘子,晚上為夫就給你烤龍肉。”

顧雲初淺笑:“好。”

聞言,冰甲角魔龍立即哭喪著一張臉:“我真的不好吃!我我我已經一千年都冇有洗過澡了……”

“額……”顧雲初臉色一變,看向冰甲角魔龍的目光中充滿了嫌棄噁心之色,“你離我遠點。”

“滾遠一點。”納蘭淩羽冷聲發話。

冰甲角魔龍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腳步,遠離了顧雲初和納蘭淩羽五米的距離。

納蘭淩羽冷哼一聲,收起身滅魂天燈,下一刻他眉頭微皺,“那個風厲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