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雪吟聞言,清冷美麗的臉龐瞬間冰冷如霜,她眉頭緊緊蹙著,她抬頭看了眼天空之上的飄揚的花瓣雨,“這件事情先不要告訴主子,今天是主子的大喜日子,讓主子和主公開心的洞房花燭……”

“是。”那人點頭。

“不過……”江雪吟眼裡閃過一抹淩厲冷光,“我們可以先將那兩個卑鄙小人抓起來。寒無印,翼辰,你們二人帶上雲羽閣中最強的精衛去將人抓來。”

“恩!”寒無印和顏翼辰二人點頭,立刻帶上了數十名雲羽閣中最強的精衛,朝擁擠的人流中而去。

東方宇飛和王倩嵐根本冇意識危險的靠近,二人仍舊看著天空上的冰甲角魔龍,臉上除了嫉妒之外,還有羨慕。

若是他們擁有一頭這樣帥氣又拉風的冰甲角魔龍,他們就會成為聖天城中人人羨慕的對象……

突然數十道冰冷肅殺的身影將他們二人包圍了起來,看著眼前這幾張略微有些熟悉的麵容,東方宇飛的臉上瞬間露出了慌亂之色。

眼前為首的兩人,他認識,是雲羽閣的管事,好像叫什麼寒無印和顏翼辰,每次雲羽閣有人去鬨事的時候,都是他們二人出手解決的。

不好!

東方宇飛掉頭就想跑,突然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籠罩在了東方宇飛的身上,令他動彈不得。

東方宇飛的臉上露出驚駭慌亂之色,“你們想做什麼?我告訴你們,我師父可是聖天學院的彭才,我家更是青雲河間的東方家族!你們要是敢傷我,我師父和我東方家族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顏翼辰俊朗冷酷的臉龐上漫上一絲不屑,他抬手一掌劈在東方宇飛的脖頸上,瞬間將他劈暈了過去。

一旁的王倩嵐嚇得臉色都白了,她張了張嘴,想要開口求饒,當然等待她的下場便是便被劈暈過去。

寒無印雙手負於身後,一臉不屑:“實力這麼弱,根本用不著我出手。”

“帶下去。”顏翼辰冷聲吩咐。

聖天城的護城河上,一抹淺藍色的身影神情憂傷的椅在橋頭上,她美麗的臉龐上佈滿了傷心的淚水,一雙美眸一眨不眨的緊緊盯著天空之中的白羽帝狼,其背上的喜轎中男人俊朗英氣的眉眼在紅色的紗幔間若隱若現。

此刻他全部的目光,全部的溫柔全都鎖定在他懷中的女子身上,浮世萬千,唯有眼前之人是他心中所愛……

“雲天哥哥……”藍琪兒低聲呢喃,泣不成聲。

若不是當初家中親人阻撓,此刻嫁給雲天哥哥的便是她了,怎麼可能會輪到楊月靈?

那楊月靈算什麼?

一個二流三流家族中的棄女罷了,根本上不得檯麵,天賦亦是平平,除了會煉些丹藥之外,一無是處。

相比之下,她的身份地位遠遠超過楊月靈,她藍家是聖天城中的一流家族,不僅如此,她的天賦和實力也比楊月靈,她更是家族中的嫡女,掌上明珠,能幫到雲天哥哥的霸天傭兵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