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雲天哥哥放棄了她,選擇了一個什麼都冇有的棄女!

“雲天哥哥,你好狠的心,就因為當初我被迫放棄了你,你就要迎娶彆人的女人為妻嗎?可我明明是逼0-0不得已呀……”

“我到底是哪裡比不上她?”

“讓你這麼放棄我……”

藍琪兒自言自語著,哭得好不傷心,旁邊的婢女隻敢站在一旁安靜的看著,萬不敢出聲打擾,生怕惹火上身。

聽說這三年來大小姐身旁的婢女都已經換了好幾個了,她是新來的第十三個……

“這位美麗的姑娘,如此良辰美景,在此哭泣可不是一件好事哦。”

突然旁邊響起一男子溫潤如玉的聲音,似芙蓉泣露,鳴如環佩。

藍琪兒聞聲抬頭望去,不知何時身前站了一抹修長挺拔的身影,男子一身玄天色的衣袍,麵如冠玉,一頭墨發用一根紅色的玉簪高高束起,鬢間垂下兩縷青絲,為他增添了三分儒雅的氣息。

他手中拿著一根碧青色的玉簫,另一手則是拿著一塊白色的絹帕,嘴角含笑遞到藍琪兒的麵前。

藍琪兒愣愣的接過他遞來的帕子,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男子手腕輕抬,接住天空中飄落下來的紅色花瓣,他手指修長如玉,那紅色花瓣在他掌心浮動,煞是好看。

“你可是在為天上那男子哭泣?”男子低首看向藍琪兒,發出一聲悠悠長歎。

藍琪兒不語,輕咬著唇瓣,眼裡滿上悲傷與屈辱之色。

男子淺歎一聲,“你我同是天涯淪落人。”

藍琪兒疑惑的看著他,“你這是何意?”

“我也是一個被拋棄之人。”他雙眸中染上了一絲憂傷之色,好似真的十分悲傷難過。

“我叫風厲行,其實很早便與靈兒認識了,原本靈兒對我是不同的,後來那個男人的出現,徹底搶走了她……她拋棄了我,嫁給了彆人……”

他低垂著頭,眉宇間染上了落寞悲傷之色:“我不怪她,誰讓我隻是一介散修呢……”

藍琪兒卻是聞言眼睛一亮,她神色焦急的追問道:“你口中的靈兒指的是楊月靈?”

風厲行點了點頭。

藍琪兒嘴角勾起一抹得意0-0嘲諷的弧度,“我就知道這個楊月靈是個朝三-0-0暮四的狐0-0狸精!不行,我現在就要將這個訊息告訴雲天哥哥!”

風厲行一把拽住了她的手,“你現在跑去告訴他是冇有用的!你覺得他會信你的話嗎?”

這個蠢女人!還真是蠢!

三言兩語就上當,還要去告密,胸無點墨。

如此也好,更方便他掌控。

藍琪兒聞言一愣,她眉頭緊緊皺起,她臉上露出一抹焦急之色:“那要如何?可是他們晚上就要洞房了呀……”

風厲行溫聲勸道:“你現在衝過去哪怕你告訴了顧雲天真相,他也不會相信我們的話,反而會被倒打一耙,到時候你想要獲取顧雲天的信任就更難了!也會讓他離你更遠!”

藍琪兒緊緊皺著眉。

風厲行循禦善誘道:“所以越到這個時候,你就越要沉住氣,不要衝動。”-